<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木叔提到了王妃,睿王爷眼前浮现出了一个娇俏的女子模样。

    过去的点点滴滴,一点点在眼前展现。

    他会跟那个娇俏的女子在一起,纯属意外。

    睿王府手握重兵,被皇室视为眼中刺,肉中钉,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睿王府前任王爷战死沙场,王妃殉情,只留下了刚刚二十岁的世子爷。

    世子袭爵,成为了新一任的王爷,带领着西北军立下了赫赫战功。

    本来皇室对睿王府就多有忌惮,刚刚袭爵的睿王爷一上任就把西北军牢牢控制在了自己手里,还立下了赫赫战功,先皇对睿王府的忌惮一日比一日更深。

    特别是当睿王爷开始查他父亲的死因时,先皇整个人都不好了。

    对外而言,前任睿王爷是战死沙场,可唯有坐在皇位上的那个人知道,睿王爷的死亡,是他一手促成的。

    目的嘛,自然是皇位上的那个人想要染指西北军的兵权。

    他没想到的是,睿王爷是被他按照计划给弄死了,可那位刚刚袭爵、不显山不露水的世子爷居然能闷不吭声把他安排到西北军的内应给一一拔除,还能扭转战局,给睿王府赢得了满堂喝彩!

    睿王府的继承人这么优秀,先皇对睿王府的忌惮更深,恨不得立刻就把睿王府的人弄死。

    前任睿王爷会被他算计,那是因为对皇室的提防不够,可刚刚继位的睿王爷就不同了,他早就知道自己父王的死因可疑,对任何事情都心生戒备,哪怕是友人相邀,他也都是能拒则拒。

    他把自己保护得太好,让先皇没有下手的地方。

    古语有言: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

    睿王爷是打定主意要保护自己,拒绝了不少邀约,可时间一长,自然会有所疏漏。

    这不先皇就瞅准了时机,意图把皇家郡主塞给睿王爷,而且先皇还不是赐婚,而是设计陷害,想要让睿王爷非礼郡主,这样一来,不仅能把郡主给塞到睿王府,还能败坏睿王爷的名声。

    先皇的算计差点就成功了,睿王爷行事再老练,可毕竟他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自然没想到会有女子连名节都不要,就为了栽赃陷害他。

    睿王爷的运气说好也挺好的,说差也挺差,他是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妥,提早离开,可他没想到人家为了陷害他,在屋里的香料中添加了不该有的东西,他一时不察,吸入了少许,影响了他离开的速度。

    人还没有离开,便有人把那位郡主送来了,为了避开她,睿王爷只能翻墙走。

    这一翻就翻到了睿王妃家的院子里。

    隔壁院子里的人等把郡主送进去了,便带着人闯了进去,谁知道他们在里面并没有找到睿王爷,反倒是那位郡主因为中了迷香的缘故,跟一个侍卫拉拉扯扯,坏了名节。

    先皇知道后,心下诧异,他可以肯定,睿王爷是到了那处院子,可为什么院子里找不到他人呢?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睿王爷提前离开了。

    先皇不死心,让人以找贼人的理由,搜查了那片地方的院落,果然找到了中了*、浑身湿哒哒的睿王爷。

    这一出戏,如王爷看得清楚明白,他知道算计他的人是谁,为了让先皇放心,睿王爷以坏了姑娘名节为由,娶了她。

    娶睿王妃的时候,睿王爷对她并无感情,只是觉得亏欠了对方,要不是遇到了他,人家姑娘可以找一个情投意合的男子相伴一生。

    婚后,两人日夜相处,睿王爷这才发现,他的王妃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学什么东西都快。

    睿王爷便教她识字、读书,后面还给她讲解兵书。

    让她从一个目不识丁的姑娘,变成乐八面玲珑、心有沟壑的睿王妃。

    “好久没去看她了,木叔,你准备点纸钱和供品,我明天去祭拜她,顺便告诉她一个好消息。”睿王爷声音带笑,心情极好道:“我刚刚去了宋宅,跟宋家人把话说开了,也确认了宋宴淮的身份。”

    “王爷。”一听这话,木叔立刻就明白了过来,他激动道:“宋大人就是咱们家的世子?”

    “对,我把王妃当年做的襁褓和书信带回来了,你看看。”睿王爷把带回来的东西奉上。

    木叔看到眼前熟悉的绣品,就知道这是他们家王妃亲手缝制的,打开书信,木叔一目十行看下来,看完后,木叔神情激动道:“老天有眼,让世子逃过一劫,活了下来。”

    “王爷,世子可有说什么时候认祖归宗?”

    “温言暂时不想回来,我也不能逼他,由着他去吧。”睿王爷低眉浅笑:“能找到他已经是三生有幸,别的事情都是小事情,对我们没什么妨碍。”

    “而且温言现在不回来也是好事,如今这位的注意力可全都集中在江南和秦王身上,咱们这时候要是大张旗鼓把温言认回来,不是让人把注意力集中到咱们睿王府么?”

    低调很好,低调不会出错,也不会出事!

    木叔应了下来,他看到睿王爷手臂上缠了一圈纱布,不由得问道:“王爷,您受伤了?”

    “傍晚的时候,有人刺杀温言,我替他挡开了,不小心伤到了手。”睿王爷对于手臂上的伤,不以为意,提起傍晚的刺杀,睿王爷皱眉道:“你去查查,看看究竟是谁对温言动手。”

    不用睿王爷吩咐,木叔就已经杀气腾腾去让人调查了。

    睿王府在京城经营了上百年,城里有多少据点,除了睿王爷和木叔,谁也不知道。

    木叔一声令下,不到两天的时间,调查结果就出来了。

    当木叔看到动手的人是谁时,勃然大怒:“好个秦王,居然敢对小主人动手,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扒皮是不可能扒皮的,秦王再不中用,那好歹也是个王爷,身边保护的人不少,不是那么好动手的。

    不过给他找点麻烦却不难。

    木叔跟睿王爷商量过后,在宋宴淮不知道的情况下,秦王就遇到了一堆的麻烦事!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0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85章 一堆麻烦,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