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江南,江东州府。

    一处金碧辉煌的院子里,传出了一连串的声响,很快几个灰头土脸的人从里面走出来。

    几人站在门口,相视一看,颇为无奈道:“近来王爷的脾气是越来越坏了,动不动就摔东西、骂人,再这么下去,我都不敢来跟他汇报事情了。”

    “理解理解吧,战事僵持在了这里,最近这段时间我们都没能攻下江南任何一座城池,王爷会生气,那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这也不能怪我们吧?谁能想到朝廷的人研制出了水泥这玩意儿,抹在城墙上,坚不可摧,我们的人用最厉害的弓箭射击,也没能在城墙上留下一个印子。”

    守城的人只要躲在城里,在他们靠近的时候放箭就行了,其他事情都不用干。

    几人叹了口气,近来遇到的事情太多了,不仅是江南战事毫无进展,岭南那边也卡住了。

    岭南山高林密,易守难攻,他们当初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占领了不少岭南的城池,这些城池都是在比较平坦的地方,现在这些地方拿下来了,可地处深山里的城池,他们连靠近都靠近不了,更别说占据了。

    岭南自古以来,民风彪悍,在秦王的兵马占据了岭南一些地方后,岭南当地的悍匪也拉帮结派,举旗造反了。

    这也就导致秦王不仅要面对岭南当地的驻军,还得跟那些悍匪搭成的草台班子打交道。

    这些人可不会因为秦王是王爷,就对他恭恭敬敬,而出生尊贵的秦王殿下,从小到大就没有跟悍匪打交道的经验,一时间被这些人气得不轻。

    秦王在别处受了委屈,自然只能把怒火发泄在自己手底下的人身上。

    刚好最近他们占领下来的地方,不少百姓和权贵生事,这些都是小事情,可是一桩桩一件件堆积在一起,也足以让人焦头烂额。

    这不,他们来汇报情况,想让秦王拿个主意,谁能想到,他们刚刚才提起这些事情,就遭到了秦王的呵斥!

    “王爷不搭理我们,那这些事情可怎么办?”有人问道。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谁也不愿意再踏入秦王殿下的书房,有人小声道:“要不,我们就自己看着处理?王爷心情不好,咱们也就别去触他眉头了,等他心情好了,咱们再来汇报。”

    “李兄所言甚是!”大家就等着这一句话呢,有人开了口,大家纷纷响应,生怕自己慢了一步,就要独子去书房面对秦王殿下。

    大家决定这么干了,便也不站在门口了,大家客套了几句,正要离开时,远处传来了马蹄声,几人抬头望去,看到来人时,大家忙跪在了地上。

    “是苏将军来了!”

    “下官见过苏将军!”

    跪在地上的几人连忙请安问好。

    被唤为苏将军的男人从马上下来,他看了跪了一地的人,冷着脸道:“你们刚刚跟秦王谈完事情?”

    声音冷得如同寒冬腊月里的冰凌,冻得人耳朵疼,可跪在地上的人,谁也不敢有异议,还得恭恭敬敬回话:“回苏将军的话,我们是来跟殿下汇报事情的。”

    “这几个月你们把治下的城池治理得不错,不过最近发生的那些事情,就足以看出你们在这方面的不足。”苏将军冷冷打量了眼前几人一眼:“你们要是不能胜任这份工作,本将军只能让能胜任的人来管理了。”

    显然,这段时间各地发生的事情,苏将军都已经知道了,而且他对于他们的办事能力很不满意。

    几人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为自己辩解,只能保证自己一定会做好自己的本分,不会让苏将军操心。

    也不知道他们说的话,苏将军有没有听到,反正苏将军甩了甩袖子,大阔步往秦王书房走去。

    等苏将军离开了,跪在地上的几人才颤颤巍巍站起身,大家抓着袖子,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后怕不已:“咱们今天是什么运气啊?怎么就这么背,刚刚被王爷开涮,又遇到了阴晴不定的苏将军。”

    “等会儿回了家,我可得去拜拜,祈求老天爷的保护。”

    大家小声议论了两句,然后便离开了,可不能多说,谁知道苏将军有没有安排人在暗处盯着他们呢!

    他们口中的苏将军,早就把门口的这个几人给抛之脑后了,他到了书房门口,不等人通报,直接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不是说了吗?不要进来打搅本王,本王心情不好,不管是谁,都给本王滚一边去!”秦王背对着门,语气不好的叫嚷。

    “倒是不知道,秦王殿下的书房,本将军都来不得了。”苏将军站在书桌前,声音冷淡得不行。

    明明他平日里跟谁说话都是这个语调,可秦王殿下听到这个声音,连忙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转过身,看到站在不远处的苏将军时,秦王殿下脸上堆满了笑容,谄媚道:“苏将军,您怎么来了?您来也应该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好让人给您安排住处。”

    秦王面对别人时,就是一副‘老子是天下第一厉害人’的表现,可面对苏将军,秦王立刻就变成了狗腿子!

    连自称都从‘本王’变成了‘我’,显然他跟苏将军之间,哪怕他名为主子,可其实苏将军的位置比他更高一筹。

    “你是高高在上的秦王殿下,本将军不过是你手下的一个将领罢了,哪里敢劳烦秦王殿下为本将军安排这些琐碎的事情。”苏将军冷笑道。

    闻言,秦王殿下额头上溢出了一层层的冷汗,明明已经是深秋,天气已经转凉,可对于秦王殿下来说,犹如置身于火炉之中,身上的里衣都湿透了。

    “没有苏将军的鼎力相助,就没有现在的我,苏将军是我的大恩人,能为苏将军安排这些琐事,是我的荣幸。”秦王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很低,卑微至极。

    见他要去喊人安排,苏将军揉了揉眉头,把人喊住:“今日来你这里,只有一件事,上次跟你提的事情,你考虑得如何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9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86章 卑微至极,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