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等到他被人搀扶着回了喜房,挑开了红盖头,看到了烛光下那张脸时,秦王殿下的脑子一下子清明了。

    苏文倩长得实在是让人提神醒脑,原本不少公子哥都跟着秦王殿下进来了,为的就是闹一闹洞房,顺便卖苏将军一个好。

    他们准备了满肚子夸赞新娘子的诗词,可当他们看到坐在喜榻上的新娘子时,他们背下来的诗词全都给忘了。

    就算没忘,他们也没法昧着良心说苏文倩是天仙下凡吧?

    眼前的女人,硬是跟天仙下凡这四个字扯上关系,那也只有‘凡’这个字了吧?

    就算是这个字,也算是比较勉强了。

    不少人在看清楚新娘子的长相后,看向秦王殿下的目光都多了几分的怜悯。

    秦王殿下也太可怜了,明明是个王爷,可偏偏他要娶一个丑不拉几的女人为妻,眼前的新娘子,哪里有半点新嫁娘的模样?跟他们家的粗使婆子有得一拼吧?

    来看热闹的人,等秦王殿下和新娘子喝了合卺酒,纷纷告辞起来了。

    他们怕自己再待下去,刚刚吃下的酒水全都给吐了。

    秦王殿下见他们鱼贯而出,顿时羡慕得不行,也恨不得跟着离开,不过他是新郎官,今晚是属于他的洞房花烛,不管愿不愿意,他都只能留下来。

    “王爷,您是不是喝醉了?可要妾身给你准备醒酒汤?”等屋里没人了,苏文倩这才站起身,有些别扭的扯了扯身上的喜服,她走到秦王殿下面前,想要蹲下来,只不过她刚刚蹲下,就察觉到自己的这个举动不太文雅,她便学着大家闺秀做出了文雅的举动,再娇滴滴的压着声音说话。

    苏文倩的声音一点儿都不娇滴滴,哪怕她已经压着自己的声音了,可落在秦王殿下的耳中,还是觉得难听得不行。

    要知道以往伺候秦王殿下的女人,哪一个不是声音好听,长得又好看的?

    可偏偏他今天娶回来的王妃,长了一张婆子脸,皮肤不白皙细嫩,看起来就有些糙。

    “我听岳父说,你是在乡下长大的?”秦王殿下压下了想要逃离的想法,他盯着苏文倩的手,问道。

    苏文倩听到秦王殿下这话,登时身子一僵,有些不悦,不过她还是继续装可怜装柔弱:“王爷是嫌弃妾身的出身么?这也不是妾身能决定的事情,妾身也不想的。”

    她一口一个妾身,听得秦王殿下脑瓜儿疼,他揉了揉额头,说道:“你能不能不‘妾身妾身’的称呼自己?”

    见苏文倩脸色不太好,秦王殿下慌忙解释道:“我们是夫妻,是要携手共度一生的人,你在我面前的时候,无需把自己的位置放得这么低。”

    眼前这位是苏将军的爱女,为了江山,为了将来,他得忍!

    “可我看话本子里面的王妃,跟王爷说话的时候,都是这么说的啊!”苏文倩被苏将军带回来以后,便开始识字和读书了,只不过她学习得太晚了,字是认识了不少,不过对于苏将军给她准备的各种历史书,她一点儿都不感兴趣,她最喜欢的就是各种话本了。

    一有时间她就看话本,对于大家闺秀的各种理解,她也都是从话本里学来的,哪怕后来苏将军安排了嬷嬷教导她,可因为苏文倩是苏将军的爱女,是未来的秦王妃,那些嬷嬷们,也都只会一个劲儿的夸赞她,半句重话都不敢说。

    这样一来,苏文倩学了什么东西可想而知了。

    “话本子上面的事情是当不得真的。”秦王殿下强颜欢笑道:“你听我的话就行了。”

    秦王殿下都这么说了,苏文倩自然不会怀疑,她很是欢喜的望着眼前的男人,看到秦王殿下那俊朗的容颜时,脸颊微微泛红,她早就嫁过人了,对于这些事情,没有女儿家的羞涩,她一把捉住秦王殿下的手,说道:“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该休息了。”

    要是让秦王殿下选择,他是宁愿跟苏文倩坐在一起聊天一晚上,也不愿意跟她睡在同一张榻上。

    他一直都告诉自己,一定要忍辱负重,一定要对苏文倩好,可看到苏文倩伸手去拉扯他身上的衣袍带子,秦王殿下还是接受无能。

    男人嘛,总是有这样的诡异心里,他自己可以拥有很多的女人,但是他们绝对不能允许自己的女人拥有很多男人,不然他们心里就会不舒服,就会乱吃醋!

    秦王殿下倒是不会吃苏文倩曾经男人的醋,对他来说,苏文倩要不是苏将军的爱女,连给他提鞋都不配,可他看到苏文倩那双在他身上作乱的小手,为自己鞠了一把同情泪。

    为了江山社稷,为了得到苏将军的全力支持,他真的是付出太多了。

    强忍着心里不适,秦王殿下反客为主,捉住了苏文倩的手。

    这一晚对于秦王殿下来说是很屈辱的一晚。

    不过他跟苏文倩的洞房花烛才进行到了一半,就被人打断了。

    当秦王殿下听到门口传来长随的声音时,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在应付苏文倩和办公事之间,他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

    匆匆披好了衣裳,秦王殿下迫不及待离开了喜房。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秦王殿下见到长随,差点没有抱着他好好感谢一通,以前他觉得圣上把朱辛月给他,太过分了,可现在有了苏文倩的这个比对,秦王殿下觉得苏将军更过分。

    “王爷,出事了,我们准备好的弓箭和大刀,一夜之间全都消失不见了。”长随见他出来,连忙把情况说了一遍:“我们发现的那个铁矿,也被人弄崩塌了,以后还能不能开采,谁也不知道。”

    “究竟是谁做的事情。”秦王殿下一口老血差点没有喷出来。

    “王爷,我们在离铁矿不远的地方发现了这封书信,您要不要看看?”

    秦王殿下从长随手里扯过了书信,打开一看,看清楚上面的字迹时,秦王殿下脸色突然,站在他旁边的长随很是奇怪他为何变了脸色,探头一看,看清后,长随脸色也变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9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89章 付出太多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