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你挑着吃,吃不完的,我来解决。”难得见叶千栀对一种吃食感兴趣,宋宴淮恨不得让她多吃两口:“鹿肉是王爷送来的,听说还有不少,你要喜欢,我让他们再送点过来。”

    自从睿王爷和宋宴淮相认了以后,睿王府的管事隔三差五就会往宋宅送东西。

    对于这件事,叶千栀已经见怪不怪了,早就习惯了。

    “他可有说,什么时候回西北?”叶千栀小声道:“他要是定了时间,你提前告诉我一声,我好给他多准备点药方和药丸。”

    “他要是知道了星宝的这份心意,定然会很高兴的。”宋宴淮想到睿王爷每次见到他时,那激动得手脚都不知道该如何摆放的样子,不由得轻笑出声。

    夫妻两个人说着话,吃着暖锅,气氛格外的轻松惬意。

    “对了,前段时间,京城闹得沸沸扬扬的赈灾事情,可有结果了?”叶千栀好奇问道。

    宋宴淮摇摇头道:“这件事不是我负责,我不知道进展,不过想来有大理寺和刑部两个部门联合调查,应该很快就会出结果。”

    主要是这件事圣上很是生气,为了让圣上的心情好一点,大理寺和刑部的人也会加快速度调查。

    事情确实如同宋宴淮猜测的那样,大理寺本就负责查案,里面的人都是一等一的查案高手,连人命的案子,他们都能查清楚,更别说这一桩贪墨案了。

    那些被大理寺调查的人,根本就不敢说谎,不仅把赈灾这件事交代得清清楚楚,还把那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也全都给交代了,就为了让大理寺的人能手下留情。

    有大理寺在,案子很快就尘埃落定。

    这一桩案子,牵扯了几十个人,最大的官员是正三品的户部侍郎。

    这个侍郎出身世家,谁也没有想到,他出身富贵,居然会做出贪墨这种事情。

    圣上对于这件事很生气,等事情结果出来了,该流放的流放,该抄家的抄家,他是毫不手软,一点情面都不讲。

    这一次抄家,除去了再次赈灾所用的银两,还有一些剩余的银两入了国库。

    别看有些人总是喊穷,可是这一次抄家才让人明白,这些喊得越厉害的人家,家底还真是不容小觑,少说都有十几万银两的家底,比国库都富裕。

    圣上看着抄出来的银两,若有所思。

    几十个官员一夜之间被撸了,空出了很多位置,不少人都借此机会升了官。

    那些被抄家的人家,都在咒骂宋宴淮和调查这件案子的官员,而那些借此机会升官了的人,全都默默感谢宋宴淮和大理寺的那几个官员。

    要不是有这些人在,他们哪里能升官啊!

    案子处理得干净利索,事情也全都安排好了,看似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但是对于某些人来说,这不过是表面上的宁静罢了!

    这天,宋云飞提前离开了店铺,去了萃华楼,特意买了一只烟熏大鹅,打算带回家给家里人加餐。

    谁知道他抱着大鹅离开萃华楼,走到了拐角处,就看到了一个样貌清秀柔美的小姑娘跪在地上,她的身边还躺着一个人。

    她面前的木板上,写着‘卖身葬父’四个大字!

    对于宋云飞来说,卖身葬父的故事他是听说过的,不过这些故事都发生在话本子里,生活中,他从未见到过。

    这次好不容易遇到了现场直播,岂能错过?

    宋云飞抱着大鹅跟着人群过去看热闹。

    都说想要俏一身孝,小姑娘穿着丧服,看起来娇娇弱弱,让不少人心生怜惜。

    见有人围了过来,小姑娘哭得更厉害了,一边哭一边说着自己窘迫的困境。

    小姑娘刚刚出生就没了母亲,是父亲一手拉扯大的,他们父女两人的感情十分深厚,秋天的时候,她父亲上山打猎,想要补贴点家用,谁知道人立着出门,横着回来。

    补贴家用的银两是没赚到,反而还把家里仅剩的银钱给花光了。

    她父亲受伤太严重了,用了不少上好的药材,可都没能把人从鬼门关给拉回来,小姑娘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的父亲断了气,永远离开了她。

    因为先前治病花费了太多的银钱,小姑娘把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现在她父亲走了,她连给父亲置办棺材的银钱都拿不出来,更别说请人念经、超度,让她的父亲来世能投到好人家了。

    小姑娘的讲述,让周围的人全都红了眼眶,大家对她的遭遇很是同情,有些阿婆大婶,已经摸出了铜板,塞到了小姑娘手里。

    “这位哥哥,您帮帮我好不好?”小姑娘看了周围一圈,当她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宋云飞时,跪着走到了他身边,伸手拉了拉他的衣摆,恳求道:“我会干活,家里家外的事情我都能干,只要您出钱帮我父亲安葬了,我以后给您当牛做马,回报您。”

    宋云飞本来是来凑个热闹的,没想到他刚来,热闹才刚开始看呢,谁知道他就被小姑娘拉住了衣摆。

    要是以前,他定然不会多想,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

    他自己是做生意的,而且生意做得还挺成功的,宋云飞也算是看多了人生百态,现在一有人靠近他,他不是想着这些人是不是因为他的魅力靠近他,而是想着,这些人是抱有什么样的目的接近他。

    要知道他现在可不仅仅是有点小钱的商户,他的弟弟还是通政司的副使呢,他听母亲说过了,他家弟弟坐在这个位子上,很容易得罪人,那些人没办法报复他弟弟,说不定就会从他们这些亲近之人下手。

    母亲说过,没什么事情是巧合的,很多看似巧合的事情,都是人为安排的。

    宋云飞想到这里,登时不慌了,不管眼前的人有什么目的,只要他不上钩,不把人带走,那就不会有麻烦。

    “这位爷,看您的穿着也是体面的人,家里定然也不缺这点小钱,您要不就发发善心,帮帮她吧?”有人见宋云飞不理会小姑娘,连忙帮腔道:“也算是为子孙积福。”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9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92章 卖身葬父,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