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爹、娘,你们说这几个人的脑子是不是有病啊?”宋云飞摇头叹息道:“但凡他们有空多翻阅几本话本子,也排不出这样的剧情。”

    “他们不是脑子有病,而是没想那么周全。”坐在一边,正给叶千栀挑鱼刺的宋宴淮搭腔道:“二哥,你不是说,你刚刚出现,跪在地上的小姑娘就跪到了你面前么?我猜测,这些人是冲着你来的。”

    “最近,你可有得罪人?”

    “我怎么会得罪人呢?”宋云飞忙道:“做生意的人最是讲究和气生财了,那些刁蛮的客人上门,我都能让他们满意而归,三郎,你觉得我都做到了这个地步了,还能得罪谁?”

    他可是把顾客当成了祖宗对待,就差把他们全都供奉起来了。

    “二哥,我没记错的话,你开的饭馆对面,也刚好有家饭馆,好像你的店铺开了以后,对门的生意大受影响,有没有可能,人家看到你饭馆的生意比较好,这才安排人来找你麻烦。”宋宴淮道。

    宋云飞摇摇头,表示自己不清楚,不过想到最近碰到的各种‘意外’,宋云飞道:“我饭馆的生意好,那是因为饭馆的饭菜好吃,这才招揽来了这么多的回头客,他们眼红不想着怎么改进自家的菜肴,反倒是动用这些歪心思,也难怪生意越来越糟。”

    “除了这次的事情,你还遇到了什么?”宋云绮好奇问道。

    宋云飞便把这段时间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比如他好端端走在路上,就会遇到有美人投怀送抱,或者是在饭馆招呼客人的时候,有人故意撞向他,还有人给他抛媚眼、送帕子。

    一次两次还能说是意外,可这段时间,这样的事情重复上演,几乎三两天就会碰到一次。

    饶是不太聪明的宋云飞也敏锐的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妥,几次过后,他对于那些送上门来的美人,是敬谢不敏!

    抱着远离美人就是远离是非的心态,他避这些美人如同洪水猛兽,恨不得离得越远越好。

    随着宋云飞的描述,宋婆子几人的脸色极为难看,宋宴淮也露出了慎重的神色。

    宋云飞话还没说完,就敏锐察觉到了饭厅里的气氛变了,他小心翼翼瞄了宋婆子一眼,察觉到她脸上的怒意时,连忙收回了视线。

    他不明白他母亲的脸色为什么会变得这么难看,不过见他母亲生气了,宋云飞小声道:“娘,好端端的,您怎么生气了?是不是因为我做错了什么?”

    他做错了什么?宋云飞绞尽脑汁地回想,都没能想明白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事情。

    “你问我为什么生气?我为什么生气,你不知道吗?”宋婆子本来就生气,宋云飞的这一句话,如同火上浇油,噼啪一下,把她心头的小火苗直接点燃了,她瞪着宋云飞,目光不悦。

    被宋婆子这么盯着,宋云飞缩了缩脖子,害怕的往后躲了躲,要不是怕被宋婆子打,他甚至都想躲到桌底下去了:“娘,您不说,我怎么知道您为什么生气?”

    他又不是他母亲肚里的蛔虫,怎么能知道他母亲心里想些什么,怎么知道她好端端的,为什么突然就生气?

    宋婆子扫了他一眼,对上了他那双无辜又懵懂的眼眸,宋婆子恨不得劈开宋云飞的脑子,把他脑子里面的水给抽干。

    这个死孩子,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还是一点都不贴心!

    “你要是早点成亲,就不会有这些麻烦事了。”宋婆子点了点他的头,没好气道:“早些时候,我给你安排相亲,你老是推辞,说是没时间,现在好了吧,你被人盯上了,等着吧,这不过是个开胃菜,谁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闻言,宋云飞直接被吓到了,他拍了拍心口,小声道:“娘,我胆子小,您别吓我。”

    “你以为我是在吓你?我说的是实话,你问问三郎,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宋婆子见他害怕,很是心疼,不过她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能护着他到几时?

    有些事情,确实是要他自己面对了。

    宋云飞眼巴巴地看向宋宴淮,那可怜巴巴的模样,像是被人欺负的小狗崽。

    “娘说得没错,二哥,你确实是被盯上了。”宋宴淮沉声道:“为了二哥的安全着想,这段时间,没重要事情,二哥还是少出门吧!”

    “我一个老实本分经营饭馆的人,他们盯着*什么?”宋云飞委屈得不行:“难不成他们接近我是为了知道饭馆里那几道招牌菜是怎么做的?”

    宋云飞此言一出,一直都没出声的叶千栀一乐,噗嗤笑出声。

    桌上众人的视线一下子全都落在了叶千栀身上。

    “三嫂,你笑什么?”宋云绮夹了一筷子笋干吃,她看到自家三哥给她的三嫂挑完了鱼刺,又给她挑起了红烧排骨,宋云绮羡慕得不行,顿时食欲全无。

    “二哥,你想偏了,饭馆的招牌菜都是咱们在江南的时候收集来的,他们想要知道那些菜肴如何烧制,完全可以派人去江南寻找,何须花费这么大的力气从你身上下手?”

    叶千栀一边思索一边慢吞吞道:“依照我的想法和猜测,他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接近他的原因和目的是什么,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不过,他们不是冲着二哥来的,那极有可能是冲着温言来的。”

    “弟妹,你这么说我就有些明白了,不过,他们是冲着三郎来的,为什么不直接跟三郎接触,反倒是从我这边入手,这是为什么?”宋云飞不解道。

    他和宋宴淮虽是兄弟,但是已经分家了,要不是他现在独身一人,刚好爹娘都住在这里,宋云飞是不可能跟宋宴淮住在一起的。

    “二哥,你脖子上的这个玩意儿,是摆着好看,不能用的么?”宋云绮翻了一个白眼,“三哥这边无处下手,他们不甘心,这才找上了你,你不提这些事情,我还想不到他们的用意,你一提,我倒是想起来了,前段时间也有几个男子蓄意接近我。”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8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95章 是不是有病,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