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云绮话音刚落,饭厅里的众人神情各异。

    宋婆子和宋老爹对视一眼,对此都颇为紧张,在宋老爹刚到京城不久,宋婆子便把宋云绮被人欺骗了感情的事情给提了提,老两口怕宋云绮因为黄瑾书的事情,排斥男子,压根不敢在她面前说这些事情。

    以前宋婆子恨不得立刻就把宋云绮给嫁出去,有了黄瑾书这个插曲后,她提都不提了,甚至觉得他们家里不缺钱,宋云绮要是真的不乐意嫁人,那留在家里也不错。

    宋婆子会如此豁达,倒不是因为黄瑾书这件事,还有就是宋云婷婚姻失败让宋婆子对于外面那些男人失望透顶。

    要知道卢家还没有发家的时候,卢子安跟宋云婷的感情有多好,宋云婷想要天上的星星月亮,卢子安怕是都恨不得给搭个天梯,上天摘给宋云婷。

    可感情再好,又有什么用呢?

    男人有钱就变坏,卢子安腰间的荷包鼓了点,男人的劣根性就发作了,学着那些有钱的老爷,开始在外面胡来。

    宋婆子在知道卢子安找了一个跟她外孙女年纪相差不大的女人时,被气得不轻,要不是离得远,宋婆子定然会拿着棍子狠狠打卢子安一顿。

    也因为这件事,宋婆子把宋云飞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她离得远,顾不上宋云婷,可宋云飞就在老家,怎么也没有把宋云婷保护好?

    宋云飞一脸委屈,宋家人都护短,宋云婷是他的妹妹,是他从小就疼到大的妹妹,他怎么会不护着她?

    可要护着她,也得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宋云婷自己瞒下了这件事,宋云飞每次写信给她的时候,宋云婷也绝口不提这些事情,远在州府的宋云飞自然不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他也只是知道卢子安身边出现了一个女人,跟他关系暧昧。

    为此,宋云飞还托宋天才,给宋云天传了口信,让他管管这件事。

    只不过后来被宋云婷给拦了下来。

    一时间,思绪飘远了,等回过神,宋婆子不咸不淡道:“阿绮,你记住,这世上的男人啊,没一个是好东西,你可别轻易相信了他们的甜言蜜语。”

    此言一出,在场的男人们脸色突变。

    宋老爹首先开腔,可怜巴巴道:“老婆子,我跟那些男人可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你是想说你没有花花心肠?”宋婆子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年轻时候,你没有机会发大财,又有这么多孩子要养,压力这么大,你当然是生不起这些心思了。”

    “要是有现在的条件,你会怎么做,可说不准呢!”

    “.......”宋老爹一脸受伤道:“老婆子,你就是这么想的?”

    “我没这么想,是你自己要往这里面钻。”宋婆子可不背这个锅,她夹了一筷子的菜给宋老爹,敷衍道:“我说的是别人,没说你。”

    老两口成亲几十年了,从一开始,宋老爹就被宋婆子吃得死死的,这不,明明他因为宋婆子的那句话生了气,可被宋婆子一哄,宋老爹立刻就高兴了起来,登时把刚才的不虞抛之脑后了。

    宋老爹被哄好了,宋宴淮和宋云飞对视一眼,想要为自己正名,不过两人都还没有开口,宋婆子就岔开了话题,这件事便过去了。

    话题已经转移了,两人也不好再提,接下来的半顿饭时间里,宋宴淮和宋云飞两人都有些食不知味。

    用完饭,一家人坐了一会儿,便各自回房了。

    叶千栀刚刚回到房间,就被宋宴淮抱在了怀里,他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呼出的气息全都喷在了叶千栀的脖颈上。

    叶千栀只觉得脖颈上有些痒痒的,她有些不太舒服,伸手推了推宋宴淮:“你怎么了?”

    “星宝,我有点不舒服。”宋宴淮闷闷道。

    “生病了?”听到他这么说,叶千栀担心得不行,顾不上去推他了,在他怀里转了个身,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不烫,叶千栀伸手去摸他的手腕,想要给他把脉。

    宋宴淮把手往后缩了缩,躲开了叶千栀伸过来的手,见状,叶千栀没有勉强,她歪着头,盯着宋宴淮瞧:“你不对劲。”

    宋宴淮不愿意给她把脉,这就说明他不是生病了,那么他为什么会说自己不舒服呢?

    叶千栀飞快的回想晚饭时候的一幕幕,似乎宋宴淮的不对劲是从宋婆子说了‘世上没有一个好男人’开始的,他不会是因为这句话,心里不舒服吧?

    “温言,你不会是因为娘跟阿绮说的那句话,心里不太舒服吧?”叶千栀试探地问道。

    宋宴淮点了点头,闷声闷气道:“别人我管不着,但是我一定对你好,我们一定会好好的。”

    话落,宋宴淮手臂收紧,那力道,像是要把叶千栀跟他融为一体。

    叶千栀搂着他的腰,把头靠在他的心口,含笑道:“我相信你。”

    宋宴淮在不安,他很怕她会离开,他的害怕,叶千栀有所感觉。

    她是不在乎宋宴淮身体上那点小缺陷,可身为男人的宋宴淮却不是那么想的。

    他的星宝,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珍宝,值得他把世上最好的一切都奉上,他能给叶千栀最好的物质生活,唯独不能给她一个孩子。

    以前没碰到喜欢的人,宋宴淮对于这些事情并不在意,可后来碰到了叶千栀,宋宴淮却在意得不行,特别是他和叶千栀独处时,他都在心里问自己,他残缺的身体,可配得上世上最独一无二的人儿?

    叶千栀说她不介意这些事情,他相信现在的叶千栀是不介意,可.....十年、二十年以后呢?

    她会不会后悔?

    有些事情是不能往深处想,一旦想了,那就如同一缕缕丝线,没有理出头绪又陷入到了更深的纠结之中。

    宋宴淮浑身冰凉,血液像是凝固了一样,叶千栀在他怀里抬起头,殷红的红唇,吻上了他那冰冷的唇。

    唇上传来的微微热意,让宋宴淮回过神,他反客为主,抱着叶千栀,加深了这个吻。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8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96章 他的不安,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