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天气越来越冷,叶千栀怕冷,每天都躲在屋里,连饭都是立春送到屋里给她用。

    她怕冷,不愿动弹,不过还是有人能够把她约出去的。

    收到朱辛月约她去戏楼看戏的邀请,在屋里待了十几天的叶千栀,终于决定出门了。

    立春知道她要出门,连忙把最近新做的衣裳全都搬了过来,供叶千栀挑选。

    围着一堆衣裳走了两圈,叶千栀翻看了一下,挑了挑眉,问道:“怎么都是女装?今年没有做男装?”

    “有,不过那些衣裳都送去了郁宅。”立春解释道:“夫人,您是想要穿男装?”

    “朱辛月是以男子的身份留在京城的,我要是穿着女装去见她,赶明儿,京城里就会传出宋夫人养了小白脸的传言。”

    不是叶千栀危言耸听,不管在什么朝代,一男一女走在一起,总是会让人浮想联翩。

    叶千栀不提,立春倒是没有想这么多,主要是她知道朱辛月是女子,自家夫人跟她见面,当然没问题,可她忘了,知道朱辛月是女子的人,只有他们,外人可不知道。

    要是她家夫人真的穿着女装去赴约,明天怕是谣言飞满天了。

    “我现在就去给您找衣裳。”立春知道事情的严重后,立刻就要出门,谁知道她刚刚抬脚,就被叶千栀喊住了:“行了,今天是来不及了,我穿去年的旧衣出门就行了。”

    好在她穿男装出门的机会并不多,哪怕是去年的旧衣,看着也还是很新。

    换好了衣袍,立春给叶千栀梳了一个男子发髻,又拿来了一件白色大氅,披在了叶千栀的肩上。

    一切准备好了,主仆两人上了马车。

    冬日里的京城,没有春夏时节的热闹,不过街道两边还是摆了不少的摊子,摊主们穿着厚厚的棉衣,站在摊子边上,一边哈气,一边招揽生意。

    只不过天气太冷,上街的人太少,一眼望去,街道两边的摊子边上,都没有一个人关顾。

    叶千栀坐在马车里,挑起车窗帘,看着窗外的一切,突然她的视线落在了一对祖孙的身上。

    她们卖的是绢花,满满一篮子的绢花,都快要掉出来了。

    “停车。”叶千栀看到一阵风吹来,卖绢花的小姑娘冻得哆嗦,而她身边的老奶奶则顾着去捡绢花,叶千栀连忙喊停,等马车停下来了,叶千栀便让立春下去把那一篮子的绢花都买了。

    “老婆婆,您的绢花怎么卖?”立春下了马车,走到卖绢花的摊子前,伸手拈起一朵绢花,在手里把玩。

    绢花做得很漂亮,就是料子不太好,颜色不够鲜艳。

    “五文钱三朵。”卖绢花的老婆婆慈爱地看着站在身边的小孙女,声音沙哑:“姑娘,您有喜欢的吗?尽管挑选,您要是买的话,老婆子可以多送您一朵。”

    她今天一朵绢花都没有卖出去,家里已经没有米粮下锅了,想起家里的那些事情,老婆婆眉头微蹙,神情黯然。

    “篮子里有多少朵?我全都要了。”立春掏出银两,放在摊子上,她拎起竹篮,转身就往马车走去。

    老婆婆看到摊子上的一两碎银,呆住了,等到她回过神,立春都已经拎着竹篮走远了,老婆子追了几步,大声喊道:“姑娘,银钱给多了。”

    一篮子的绢花,也才三四十朵,五六十文钱就够了,可对方给了一两碎银,这能买多少绢花了?

    “老婆婆,剩余的银钱,是我给这位小妹妹买糖吃的。”立春回头,灿烂一笑:“天气寒冷,您还是早点带小妹妹回家,免得冻病了。”

    卖绢花的老婆婆一手牵着小孙女,一手拿着那两碎银,眼眶发烫,差点没落泪。

    半晌后,老婆婆收了摊子,牵着小孙女的手,颤颤巍巍往家走去。

    叶千栀是带着一篮子的绢花去跟朱辛月见面的。

    看到叶千栀带着绢花来赴约,朱辛月勾唇一笑,揶揄道:“郁兄,你带着这么多的绢花来,是用来给那些戏子打赏的?”

    “那倒不是,我就是觉得这些绢花挺好看的,特意买下来的。”说话间,叶千栀把竹篮推到了朱辛月面前,财大气粗地表示道:“喜欢吗?你要是喜欢,全都送给你。”

    朱辛月看了绢花一眼,就知道这些绢花是从哪里买来的了,她含笑道:“手艺不错,还挺精致的。”

    她挑了几朵绢花,剩下的还给了叶千栀。

    “我点了马蹄糕和梅花糕,碧螺春,你看看还需要添些什么?”等绢花撤下了,朱辛月这才让伙计过来。

    叶千栀没什么想吃的,她点了一盘瓜子。

    瓜子很快就送上来了,等伙计离开了,叶千栀这才一边剥瓜子,一边看着台下的戏台:“你特意约我出来,不会就是为了看戏吧?”

    “当然不会了。”朱辛月喝了一口热茶:“有件事,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

    “什么事?”

    “前段时间,秦王娶了苏将军的女儿为妻。”朱辛月道。

    闻言,叶千栀扭头看了朱辛月一眼,神情诡异道:“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胡说什么呢?”朱辛月刚好在喝茶,听到她这话,直接呛了,“咳咳.....”

    “慢点喝。”叶千栀给她拍了拍后背,让她这口气顺畅了,这才道:“又没有人跟你抢,喝这么急做什么?”

    “栀栀,你是故意的吧?”朱辛月磨了磨牙:“他对我来说,就是个报仇工具,我怎么会对他动心?”

    都没动心,又怎么可能吃醋?

    朱家的仇已经报了,秦王殿下于她而言,不过就是个陌生人罢了。

    “是嘛?那你为什么对他的事情这么关注,连人家娶妻了都知道。”叶千栀挑了挑眉,明显是不相信朱辛月的说辞。

    朱辛月一听这话,立刻捂住了心口,一脸难过道:“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我做这一切,不都是为了你么?”

    “为我?”叶千栀不解。

    朱辛月小声道:“你不是把你身边那个叫墨容的暗卫派去了江南么?他身边集结了不少人,不过似乎缺少兵器,我盯着秦王,就是为了给你送兵器啊!”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8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97章 你不会是吃醋了吧?,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