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要不是秦王殿下还有这个功能,朱辛月是真的不想看到他了。

    这种男人,多看一眼,她都觉得辣眼睛。

    叶千栀倒是不意外朱辛月会知道她想做什么,只不过听到她给自己送兵器,叶千栀倒是多了几分兴趣,若有所思道:“你今天喊我出来,不会就是因为兵器已经到手了吧?”

    “可不。”朱辛月扬了扬眉,心情极好道:“我把秦王囤积了一年多的兵器全都给搬走了,不仅如此,还送了他一份大礼,短时间内,他是没有底气扩张地盘了。”

    江南那件事,朱辛月自认为是做得不错,她压低声音,把事情经过跟叶千栀说了一遍。

    “多谢。”叶千栀端起茶杯,敬了朱辛月一杯茶:“我以茶代酒,感谢朱姑娘的雪中送炭。”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朱辛月摆摆手,漫不经心道:“这次得到的兵器不算太好,不过也勉强能用,等以后我要是发现秦王那边有更好的兵器了,再给你弄来。”

    “对了,你说你给秦王留了书信,你就不怕他认出你的字迹?”叶千栀忧心忡忡道:“他要是知道你还活着,会不会找你麻烦?”

    “我就是故意留下书信给他的。”对上叶千栀担忧的目光,朱辛月忙道:“他是以什么名头造反的,天下皆知,要是他自己对外说,我还活着,你说龙椅上的那位会怎么想?”

    当今圣上的脑回路,叶千栀不敢苟同,不过朱辛月活着的消息传出去,圣上肯定会以为这是朱辛月和秦王联手搞出来的事情,秦王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问鼎江山。

    这个消息传出去,对秦王有害无益,只要他稍微有点脑子,秦王殿下就不会主动把消息往外传,不仅不会传,说不定他还会尽力掩盖这件事。

    想清楚后,叶千栀这才放下心来。

    “栀栀,我今天约你见面,可不仅是要跟你说这件事,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朱辛月俯身在叶千栀耳边,声音轻不可闻:“你可知道秦王新娶的王妃是谁?”

    “是谁啊?不会是我认识的人吧?”叶千栀开玩笑道:“我听说这位新晋的秦王妃也是乡野出身,还嫁过人,生过孩子。”

    “这个人,你说不定还真认识。”朱辛月正色道:“她叫苏文倩,我让人去查了她的事情,发现她以前的痕迹全都被人给抹掉了,不过因为我调查的时间比较早,所以还是查到了一点线索,她以前的名字叫叶文倩。”

    听到叶文倩这个名字,叶千栀有一瞬间的恍惚。

    这个名字对于叶千栀来说,有些陌生了,似乎那是上辈子听到过的名字。

    朱辛月轻描淡写说了一些苏文倩和苏将军的事情,其余的话她倒是一句都没有多说,但是叶千栀却知道朱辛月为什么会跟她说这些话。

    是为了提醒她,告诉她苏文倩和苏将军之间的关系,也是为了让她提高警惕,别被这两人算计了。

    “原来是她啊,我倒是没想到她会有这般造化。”叶千栀有些意外叶文倩的身世,不过很快就淡定了下来:“她要是不招惹我,我也不会主动去招惹她,如果她不自量力,那我也不介意教训她。”

    以前的事情,她可都还一笔笔都记着呢,一直都没有去找苏文倩算账,不是叶千栀网开一面,不跟她计较那些陈年旧事,而是苏文倩出嫁以后,日子过得不好,叶千栀便没有把她放在心上了。

    倒是没有想到苏文倩会有一个当将军的父亲。

    “你跟她关系不好?”朱辛月道。

    “我跟她关系很不好。”叶千栀没有隐瞒,随意说了几件事,听得朱辛月拳头咯咯作响,见她面色不虞,叶千栀拍了拍她的肩膀,含笑道:“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对我来说,也算是因祸得福吧,要不是她当初不愿意嫁给我家那位,我也不能离开叶家那个火坑。”

    “这就叫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朱辛月揽住了叶千栀的肩膀,安慰道:“你放心好了,她以后的日子苦着呢!”

    别看她现在飞出农门,嫁给了秦王,依朱辛月对秦王的了解,这位秦王妃,以后的日子怕是也不好过。

    秦王以为自己娶了苏文倩就能得到苏将军的支持,殊不知人家不过是利用他,当个跳板罢了!

    朱辛月眼眸微闪,敢欺负她的姐妹,那就得承担后果。

    她的姐妹不计较这些事情,她可不一样,敢欺负她的姐妹,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在这个世上,除了她的父兄,能够让她上心的人也就只有叶千栀了。

    叶千栀是她命里的大恩人,这些年来,她承蒙叶千栀的照顾和帮助,挽回了她父兄的性命,也让她顺利为朱家报了仇。

    叶千栀为她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朱辛月正愁自己没有办法回报呢,现在好不容易知道了有人得罪过叶千栀,不管对方是谁,朱辛月都没打算放过对方。

    所以一跟叶千栀分开,朱辛月立刻就写了一封书信,送到了江南,让人去办这件事。

    江南,江东州府。

    跟北方的皑皑白雪相比,江南地区倒是跟往年没有什么区别。

    虽然也下雪,不过雪花落在地上,顶多一两天,就已经化成了雪水,消失不见。

    雪在江东州府是不常见的,不过因为地势的原因,江东州府总是阴雨绵绵,几乎隔三差五就会下一场雨。

    雨不大,就是下得频繁了一点,让人厌烦。

    秦王殿下刚从城外的军营回来,顾不上回家,就先去了一家卖糕点的铺子,买了几样苏文倩喜欢吃的糕点,拎着回家。

    冒雨回来,门口却不见苏文倩的身影,秦王殿下有些讶异,这段时间,他每次离家回来,苏文倩都会在家门口等着他。

    秦王殿下也没有多想,他拎着糕点往苏文倩居住的院落走去。

    院子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他都走到房间门口了,也没见丫鬟出来迎接,他正要推开门,却听到了里面苏文倩说的话,不等听完,秦王铁青着脸推开了门。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8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98章 为姐妹出气,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