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托你的福,生意才有这么好。”余长琴很长时间没有跟叶千栀见面了,余长琴在叶千栀面前有些拘束,倒不是因为太长时间没见面了,而是宋宴淮升官了,余长琴面对叶千栀时,自然没法做到跟以往一样坦然。

    她很拘谨,总觉得自己和叶千栀不处于同一个阶级。

    叶千栀坐在椅子上,抿了口茶,这才道:“你和阿平的婚事打算什么时候办?”

    闻言,余长琴白皙的脸上飘起了两抹红晕,余长琴有些不太自然,低垂着头,看着圆润的手指,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叶千栀见她害羞,含笑道:“阿平他这个人,老实木讷,没什么心眼,他不懂浪漫,也不太贴心,不过他心里是有你的。”

    “阿平他无父无母,没什么家人,跟他比较亲近的人也就是我家那位了,前几天阿平特意去见了他,提起了你们的亲事。”

    叶千栀也没有想到啊,余长琴会跟阿平看对眼,且两人都已经到了要谈婚论嫁的时候了。

    她今天说是来查账,其实也是特意来余长琴这里坐坐,问问她的意思。

    若是两人都决定要成亲了,叶千栀回去就要操办两人的亲事。

    “你会觉得我配不上阿平吗?”余长琴手不自觉地揪着衣摆,身子绷得紧紧的,咬着唇问道。

    闻言,叶千栀立刻笑了起来:“世上本没有配不配得上这一说,只要两个人,男未婚女未嫁,两情相悦,想要携手到老,那都是值得祝福的,我今日来问你这事儿呢,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看看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要是你愿意嫁,我回去就得帮阿平操持起来。”

    成亲的事情既多又杂,需要不少时间,自然是早做准备早好。

    叶千栀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余长琴倒是没有扭扭捏捏,很是爽快道:“我确实心悦阿平,就是我的脚和身子......”

    说到这里,余长琴眸子暗了暗,整个人都蔫吧了。

    余长琴的身体情况没有人比叶千栀更清楚,她见余长琴情绪低落,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叶千栀想了想,道:“婚姻是没有固定模式的,并不是说,两个人成亲,就一定得有孩子。”

    “有些夫妻,已经是同床异梦的陌生人了,可为了孩子和面子,两个人还勉强住在一起,有些夫妻,看着恩恩爱爱,可谁也不知道他们内里是怎么样的。”

    “日子是你们自己两个人过的,好不好你们自己才知道。”

    “孩子并非是婚姻的纽带,也不是必须的,只要你们两人认定余生都要在一起,那就没什么能阻拦你们。”

    “你的情况阿平是了解的,他知道跟你在一起要面对什么,若是有朝一日,阿平因为孩子的原因,辜负了你,长琴,你放心,不用你多说,我就不会放过他。”

    既然想要儿孙环绕膝下,那就别来招惹余长琴。

    叶千栀这话刚刚落下,门外就传来了阿平的声音:“请夫人放心,若是能娶余姑娘过门,我阿平此生必不负她!”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阿平从门外走了进来,他给叶千栀问了好,紧接着双目就落在了余长琴身上:“余姑娘,我无父无母,也没有长辈亲戚,有没有孩子,我也不在意,我.....我.....”

    本来他还想说些贴心的话语,可阿平从来就没有说过这些话,所以他我了半天都没能把心里话说出来。

    坐在一旁看热闹的叶千栀,见到他磨磨唧唧,一句话半天都说不出口,有些着急了,她轻咳了一声,小声道:“阿平,你都在美人妆这么久了,怎么就没有一点长进?”

    按理来说不应该啊,阿平是美人妆的管事,美人妆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他在处理,每天都要跟各种不同的人打交道,几年下来,他该有点长进才对。

    叶千栀说话的声音不大,奈何屋里太过于安静了些,她说的话阿平和余长琴还有站在叶千栀身后的立春都听见了。

    余长琴很是不好意思地垂着头,阿平闭了嘴,老实巴交的站着。

    “是不是我在这里,影响了你发挥?”叶千栀站了起来:“那我先走,阿平,你跟长琴好好商量,等有了结果,知会我跟你大人一声,他也很关心你的终身大事。”

    交代清楚了,叶千栀便离开了,留下了余长琴和阿平两人,大眼瞪小眼。

    叶千栀唇角弯弯往家走,立春跟在她身边,很是羡慕道:“阿平这个木头疙瘩居然是我们这些人里第一个有意中人的,真是让人惊讶。”

    “羡慕了?”叶千栀扭头,看了立春一眼,笑语晏晏道:“我和你们大人没有规定,不许你们找人家,你别羡慕阿平,你要是遇到了喜欢的人,跟我说一声,我好给你准备嫁妆。”

    “夫人。”立春脸颊泛红,不太好意思。

    “我刚刚不是说了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们年龄也不小了,该考虑考虑这些事情了。”叶千栀很是明主道:“我知道一些大户人家的丫鬟小厮都是由当家主母直接婚配,但我跟那些主母不一样,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幸福。”

    “与其把两个对彼此都没好感的人拉在一起,彼此折磨过一生,还不如让你们自己挑选合心意的人,日子是你们自己过的,只要你们自己愿意就行了。”

    叶千栀不是大盛本地人,自然是没法接受这种强行拉郎配的行为,她自己没法接受这样的事情,自然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立春道:“我记住了,等我有了喜欢的人,定会带着他来夫人面前,让夫人帮着掌掌眼。”

    “好,我等着喝你喜酒。”

    主仆两人说笑间,马车已经到了宋宅,立春率先跳下了马车,当她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男人时,咦了一声。

    “怎么了?”马车里,听到立春诧异的声音,叶千栀也探出了头,当她看清楚站在不远处的男人是谁时,叶千栀脸色冷了下来。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7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02章 彼此中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