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他是放心了,不过宋云婷却有些担心,她看了宋宴淮几眼,迟疑道:“三郎,你刚刚回来,卢子安还在门口跪着,你没有踹他、打他吧?”

    “姐姐这是担心他?”

    见宋宴淮脸色有些难看,宋云婷连忙解释道:“我哪里担心他,我是担心你,我还记得当年我还没出嫁,刚刚跟卢子安定亲,有一天他来我们家里,见爹娘不在家,牵了牵我的手,你看到了,直接冲上去,打了他一顿。”

    她出嫁的时候,宋宴淮还只是一个九岁的小豆丁,那么一个小小的男孩子,就能为了保护姐姐跟人动手。

    打不过就咬。

    宋云婷想到这件事就好笑,不过她很快就收敛了笑容,正色道:“三郎,你现在是朝廷命官,一举一动都引人注目,你要是当众打了或者踹了他,依照卢子安的尿性,他怕是不会让你好过。”

    “为了一个这样的人,败坏自己的名声和前程,不值得!”

    宋云婷很担心她的弟弟会控制不住脾气,做出一些举动,影响他的前程。

    “姐,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会这么冲动的,你放心好了,我刚刚看都没看他一眼,更别说动手了。”在看到卢子安出现在家门口的时候,宋宴淮是真的忍不住想要打他一顿。

    不过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能轻举妄动!

    所以他忍下来了。

    反正要收拾一个人,法子多的是,没必要当众出手,落人话柄。

    知道宋宴淮没动手,宋云婷和宋婆子几人把心放回肚子里了。

    一家人和和美美用了饭,又坐在一起聊了会儿天,这才各自散去。

    叶千栀和宋宴淮手牵着手往他们居住的院子走去,等周围只有他们两个人时,叶千栀小声道:“其实你还是想让卢子安感受一下皮肉之苦的对不对?”

    “哪有?”宋宴淮不承认:“就像姐姐说得一样,我是朝廷命官,打打杀杀的像什么样?”

    “别装了,你在爹娘和姐姐面前不承认就算了,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人,你还装,是不是有点装过头了?”叶千栀撇了撇嘴道:“不说你想打卢子安一顿,我下午回来的时候,也差点动手。”

    “星宝,你细皮嫩肉的,哪里是他的对手?我皮糙肉厚的,跟他对打才不吃亏,这件事交给我来办,一定让你出气。”

    “不用,这点小事我来处理就行了,你啊,就当不知道就行。”叶千栀笑容狡黠,“你等着看好戏就是了。”

    叶千栀不是个冲动的人,处理卢子安对她来说,是件简单的事情,她不会吃亏,宋宴淮倒是不太担心她。

    宋宴淮这边在说卢子安的事情,宋云婷母子也在讨论这件事。

    “小羽,你可会怪我?”宋云婷惴惴不安地望着眼前的少年,紧张道:“会不会觉得我太自作主张了?”

    “娘,不管您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卢羽见不得他母亲露出难过的神情,他走到宋云婷身边,一脸认真道:“娘,我一定会努力赚钱,让您过上好日子。”

    “好孩子。”宋云婷笑着抱住了卢羽,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她眼眶泛红,一行清泪从眼眶滑落,她偷偷用手把泪水拭去,这才说道:“只要你好好的,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身为母亲,她最朴实的愿望就是希望他身体健康,平平安安的,就足够了。

    卢羽装作没有听出他母亲哽咽的声音,他用力点了点头道:“孩儿记住了。”

    “你好好回去睡一觉,明儿咱们就去改姓。”宋云婷想了想道:“你给你姐姐去封信,问问她要不要改姓。”

    在大盛的律法里,夫妇双方和离分开,孩子都是跟随父亲,没有跟母亲的,不过卢子安和宋云婷和离的时候,卢盈已经出嫁,卢羽也快及冠了,又有叶千栀在一旁盯着,县令大人这才问了卢羽的意思,让他自己做选择。

    在渣爹和苦命娘亲之间,卢羽自然是选择母亲啊。

    闻言,卢羽脸上露出一抹浅笑,“我要是写信回去问姐姐,姐姐肯定愿意改。”

    不仅姐姐愿意改,姐姐的婆家人也不会阻拦。

    毕竟他的舅舅现在是正四品的京官,多少人想要跟他搭上关系啊!

    “你先去问问,看看她愿不愿意。”宋云婷叮嘱道:“让她自己选择,你可别怂恿她。”

    “知道了。”卢羽失笑道:“娘,天色不早了,您该休息了,我这就去给姐姐写信。”

    目送宋云婷回屋休息了,卢羽这才脚步轻快地往他自己的房间走去。

    跟卢羽雀跃的心情相比,今晚有两个人的心情跌落了谷底。

    卢子安落脚的客栈是个又颇有狭小的小客栈,这样的客栈在京城里挺多,价格便宜,五文钱就可以住一晚,最是适合卢子安这种落魄之人落脚了。

    卢子安是走着回来的,等走到客栈门口,他已经没有力气跨过门槛了,整个人瘫坐在了地上。

    “子安。”

    就在卢子安坐在门口歇息的时候,客栈里传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女声。

    声音娇柔,听得人心里酥酥麻麻。

    大家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一个娉娉婷婷的女子从里面走出来。

    女子身上穿着素净的衣裳,头上的发饰也是极为简洁的银饰,她满眼担忧地走到了卢子安面前,蹲了下来,柔声道:“子安,你这是怎么了?”

    看到卢子安膝盖上的灰尘,卢莹眼里泪光闪烁,她自责道:“早知道姐姐生我的气,我应该亲自上门求取她的原谅,不该让子安单独去。”

    “疼不疼?我扶你进去。”

    卢子安在宋家受了一肚子气,他满心怒火无法对着宋家人发泄,便全都转移到了卢莹身上。

    可现在听着娇娇软软的话语,看着卢莹一脸担忧的模样,卢子安心里的不满和怒火顿时全都消失不见了。

    他摇摇头道:“我没事。”

    “怎么会没事?你看看你的膝盖,都红了。”卢莹挽起了卢子安的膝盖,看到上面青青紫紫的痕迹,顿时心疼得不行:“我知道是我们对不起她,可她也没必要这般羞辱人啊!”

    “她不心疼你,我心疼。”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7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05章 她不心疼,我心疼,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