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卢莹的一句‘她不心疼,我心疼’顿时让卢子安感动得眼泪差点都飙了出来。

    自从他及冠之后,便再也没有人跟他说过这样的话,再也没有人心疼过他,大家都说,他是家里的儿子,上要孝顺父母,下要疼爱子女,对于娶回家的宋云婷,他也要爱护有加。

    可从来没有人问问他,他辛不辛苦,累不累。

    他是个人,自然是会辛苦会累的,可是从来没有人问他,从来没有人关心过他这些事情。

    “阿莹,我没事,就是一路上走回来,有些累了。”卢子安眼神温柔地望着卢莹,视线落在了她扁平的肚子上:“你怀着身孕,很是辛苦,这些琐事,你就别操心了。”

    “这才一个多月呢,时间还短,哪里会辛苦?”卢莹笑容明媚,她扶着卢子安进了客栈,两人回了房间,她才继续道:“子安,你为了我和孩子,整日里起早贪黑,东奔西跑,才辛苦,来你喝杯茶水。”

    茶是粗茶,茶水又苦又涩,卢子安喝了一口眉头微微蹙起,自从家里做起了生意,他就再也没有喝过这样的茶水了。

    从简入奢易,从奢入俭难,过了好几年的好日子,卢子安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日子了。

    好不容易把一碗茶水喝完,卢子安放下碗头,拍了拍卢莹的手,愧疚道:“委屈你了,跟了我这么久,好日子没有过两天,还连累你跟我吃了这么多的苦头。”

    “能跟子安日日在一起,吃再多的苦头,也是值得的。”卢莹道。

    话说得好听,可其实卢莹满心委屈。

    她抛弃礼义廉耻,不顾己身的清誉,一心攀附卢子安,为的是什么?

    自是为了过上好日子。

    费尽心机算计了许多,好不容易等到了宋云婷和卢子安和离,等到了卢子安娶她进门,好日子就在前面冲着她招手了。

    可惜,她好日子还没过上个两天,卢家的生意就出了问题。

    卢家这几年能赚钱,不是因为卢子安经营有方,而是制作皮蛋的方子只有卢家才有,算是卢家的秘方。

    不管是谁,想要买皮蛋,都只能来找卢子安。

    整个大盛只有卢子安这边有皮蛋,他自然能坐地起价,能把自己的位置放得高高的,*さ暗姆阶颖还汲鋈ィ蠹叶贾廊绾沃谱髌さ傲耍业挠攀埔簿兔涣恕

    卢子安被不少人捧着,早就飘飘然了,他也早就忘了自家皮蛋的方子是从哪里来的,听人吹嘘得多了,卢子安得意忘形,平日里行事嚣张,得罪了不少人,这不,皮蛋的方子流出去以后,不少人就做起了皮蛋生意。

    以前皮蛋这块市场,是卢子安的一言堂,他要提价就提价,要降价就降价,谁也不知道他的成本究竟多少,可现在皮蛋的方子流传出去了,成本多少,大家是可以预估的。

    而且因为做皮蛋的人越来越多,价格被压得更低了。

    卢子安失去了优势,后面不少帮着他做皮蛋的人也全都单干了,还有那些卖鸭蛋的人,也都不愿意把鸭蛋卖给他,全都留着自己做皮蛋。

    卢子安先是失去了市场,接着又失去了原料优势,顿时陷入了窘境。

    后来资金链断裂,卢家皮蛋彻底从竹山县退出。

    事情走到这一步,已然是回天无力了。

    卢子安一开始的时候,还想着能撑一撑也是好的,不过后来,他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应对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年他挣下的家业分崩离析,对于他而言,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却无能为力,是最致命的打击。

    “你真好!”卢子安搂着卢莹,动作轻柔,神情温柔。

    靠在他怀里的卢莹,脸上挂着笑容,可眼里却半分笑意都无。

    宋云婷说要给卢羽改姓,那可不是说着玩儿的,卢羽已经及冠,改姓的事情,他自己就能决定。

    给京兆府衙门一笔钱,很快就把名字给改好了。

    卢子安本以为宋云婷不过是说笑而已,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可等他得到消息的时候,卢羽已经变成了宋羽。

    第一时间,卢子安就跑到了宋宅,指名道姓要见宋云婷。

    宋云婷没有见他。

    卢子安站在门口不走,固执地等着,希望宋云婷能出来跟他见一面。

    可他在门口站了一整天,宋云婷都没有出现,不仅她没有出现,宋家的其他人也都对他避而不见。

    对于宋家人来说,卢子安就是一粒尘灰,风一吹就没了,他愿意在门口守着,那就守着,跟他们也没多大的关系。

    屋里,叶千栀正提笔写字,她从来没有操持过婚事,阿平的婚事落在她手里,叶千栀还真的是有点为难。

    阿平曾经跟在宋宴淮身边,是他的心腹之一,后来跟在了她身边了,成为了美人妆的管事。

    阿平无父无母,他的婚事无人操持,叶千栀身为当家主母,自然是要帮忙操办的,只不过她完全没经验,三媒六聘都才刚刚开始,她就卡在了第一步。

    “栀栀,我听立春说,你找我有事?”宋云婷从门外进来,含笑道。

    “姐姐,你来啦!”叶千栀见她过来,很是高兴,她把迎进来,这才道:“我找姐姐是有事相求。”

    “一家人,说什么求不求的,你有事情直说就是了。”宋云婷倒是挺高兴的,她在宋家白吃白喝了这么长时间,还真的是很不好意思,叶千栀现在有事情找她,倒是让她松了口气,觉得自己还算是有点用,而不是在家里吃闲饭。

    “阿平跟余长琴的婚事差不多已经定下来了,阿平他家里已经没人了,跟他最亲近的也就是我和温言,我和温言商量过,决定亲自为他操持婚事,只不过我没有给人下过聘礼,对于这方面的事情,还真的不太清楚。”

    “我想请教姐姐,按照阿平和余家的家世,该准备多少聘礼比较合适?”

    “这就得看阿平的家底了,他要是家底富足,聘礼可以多准备一些,若是家底单薄,那就得精打细算。”宋云婷笑道:“左右我最近也闲着没事,不如我和你一起准备!”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7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06章 帮忙,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