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有了宋云婷的帮助,叶千栀准备起来,也就不那么手忙脚乱了。

    宋云婷虽然没有准备聘礼的经验,但是好歹她嫁过闺女,收过聘礼啊!

    阿平家底单薄,好在有宋宴淮和叶千栀的贴补,置办出了三十二台的聘礼,每一台的聘礼都沉甸甸的。

    “我还在金玉斋给他们定做了一套头面,用来送给余家姑娘,最好不过了。”宋云婷翻看着手里聘礼的单子,笑着道:“你看看,可还缺什么?”

    聘礼代表了男方家的诚意,叶千栀和宋云婷给准备的聘礼,数量不算多,但是诚意满满。

    家具、首饰、布料、香料.....全都考虑到了,也都准备齐全,叶千栀看了看,很是满意道:“差不多了,再添加,阿平就该发现不妥了。”

    早在聘礼准备之初,阿平就说了,让叶千栀不要给他贴钱,他有多少银钱就置办多少聘礼,叶千栀和宋宴淮没有听他的,两人都想把他的聘礼置办得妥帖一些。

    两人看过,都觉得满意,宋云婷便想着去金玉斋走走,顺便看看她定做的头面有没有完工。

    她刚刚出大门,就看到了站在门口,宛如门神的卢子安。

    宋云婷看都没有看卢子安一眼,抬脚上了马车,就在车夫跳上了马车,正要驾车的时候,卢子安突然冲到了他们面前,哑声道:“云婷,你当真要做得如此绝情?你真的不打算理会我了?”

    马车里没有传出声音。

    卢子安没得到回应,他顺势往地上一躺,赖皮道:“宋云婷,你要是不出来见我,我就不走了。”

    车夫调转马车,打算往另一边走,谁料倒在地上的卢子安见状,直接滚了过去。

    门口的街道并不宽,被卢子安这样一拦着,马车无路可走,车夫只能低声跟马车里的宋云婷说了一声。

    半晌后,马车里终于传出了声音:“卢子安,你用你的命来威胁别人,你觉得会有人受你威胁吗?”

    “既然你都不珍惜你的性命,我一个外人又何必替你惋惜呢?”宋云婷声音轻飘飘的,可说出的话却让卢子安心肝儿一颤,差点当场失禁:“别理会他,要是他还拦着不让走,你直接撞上去便是。”

    “不小心撞死了人,我认赔,不管多少银钱,我都愿意出!”

    车夫得了准话,立刻就挥舞起了鞭子,驱赶着马车往前走。

    哒哒哒的马蹄声和车轱辘碾压过青石板发出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声音由远而近,卢子安眼睁睁看着马车离他越来越近,就在马车快要碾压上去的时候,卢子安连滚带爬,缩到了街道边上。

    车窗帘被风吹了起来,透过缝隙,看到了路边的一幕,宋云婷嗤笑一声,闭上眼睛,不再多看!

    马车如同一阵旋转的风,很快就消失在了街道尽头。

    街道上静悄悄的,缩在墙角的卢子安能清晰听到风吹来的声音,寒风如同刀子一般,刮得他的脸和手生疼生疼的。

    等卢子安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到了客栈外面,看到站在客栈门口翘首以盼的卢莹,卢子安走向她的脚步是怎么也迈不开了。

    卢莹见到卢子安回来了,连忙迎了上来,她见卢子安身上脏兮兮的,伸手拍了拍,把他身上的灰尘全都拍打干净了,这才道:“你今日怎么回来得这么早?可是她原谅你了?”

    “要是你被人这么伤害、抛弃了,你会这么轻易就原谅对方么?”卢子安在宋云婷那边吃了一肚子的气,此时卢莹说的话,如同一滴火油,掉落在了火苗上,瞬间就把他的怒火点燃了。

    他强行压住的怒火再也控制不住,一下子全都爆发了。

    卢莹红着眼睛,听着卢子安的咒骂,不敢为自己辩解,等到卢子安让她滚出去的时候,卢莹忙不迭离开了,刚刚走到门口,门还未关上,卢莹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决堤而出!

    待在屋里的卢子安,不经意间扭头,刚好就看到了卢莹落泪的一幕,那一滴泪,刺疼了卢子安的心。

    他慌了。

    连忙追了出来,一把握住卢莹的手,手足无措道:“阿莹,对不起,是我没有控制好脾气,我刚刚是太生气了。”

    “我惹你了吗?”卢莹小声道,眼睛红通通的,委屈极了。

    卢子安看到她这个样子,心疼得不行,他忙道:“跟你无关,我是生宋云婷的气。”

    卢子安不想把自己丢人的经过说给卢莹听,他只是三言两语带过了一下。

    跟卢子安这种没脑子的相比,卢莹显然是极为有心计的人。

    她安静地听着卢子安抱怨,等他把心里的不满全都发泄了以后,她这才说道:“子安,我们来这里,是为了让求得姐姐的原谅,让宋家不要故意为难我们,放我们一条生路,现在看来,不管是宋云婷还是宋家人,都不会原谅我们的。”

    不会原谅他们曾经的所作所为,这在卢莹的意料之中,要是他们爽快原谅了,卢莹定是会怀疑他们是不是在打什么坏主意。

    这几天她冷眼看着卢子安天天都去宋家守着,为的就是让卢子安对宋家生怨。

    现在时机已经差不多了,卢莹望着卢子安,分析道:“没有爱就没有恨,姐姐现在这么生气,那是因为她在乎你,子安,其实.....”

    “其实什么?”

    卢莹抿了抿唇,有些吃味道:“想到姐姐心里还有你,我有点不高兴。”

    “小傻瓜,她心里有没有我,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只要记住,我的心里只有你。”卢子安摸了摸卢莹的脸颊,神情温柔道。

    望着这样的他,卢莹露出了一个笑容,她羞涩道:“你别这么说,在我心里你是最重要的,可为了你的抱负,为了卢家的未来,为了小羽和我肚子里的孩子将来少吃点苦头,我愿意把你让给姐姐。”

    闻言,卢子安浑身一震,大惊失色:“你不要我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7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07章 你不要我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