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对于卢子安来说,他放弃了经营了二十年的婚姻,就是为了跟卢莹厮守,现在她要是不要他了,卢子安会疯。

    卢莹看出了卢子安眼里的不安和疯狂,她连忙安抚道:“能跟你相伴一生是我最大的愿望了,我怎么会舍得离开你?”

    “那你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卢子安语气有些不好:“难不成是我理解错了?”

    “你先听我说。”卢莹道:“我不是想要把你推给姐姐,而是不得不这么做,我是为了卢家和孩子着想。”

    卢莹认真给卢子安分析:“姐姐明显对你有意,只要我们在一起,对于姐姐来说,那就是一种伤害,对于我们所求,是有害无益,可要是你假装跟姐姐和好,讨好她,那就不一样了,姐姐必定会心软,对我们网开一面。”

    “没用的,这几天我按时按点去宋宅守着,她对我视而不见。”卢子安摇摇头,神情颇为苦恼。

    卢莹倒是没有泄气,对于目前的情况,她心里还是清楚的:“去宋宅找她不容易见到人,那你要是去别的地方守株待兔呢?我听说姐姐最近挺忙的,每天都在城里跑来跑去,要遇见她应该不难。”

    “见到了又有什么用?她对我态度恶劣。”卢子安摇摇头,一脸苦色。

    “女人嘛,哄一哄就行了。”卢莹说道:“子安跟姐姐夫妻二十载,你们虽说不是夫妻了,但是也是比朋友更亲近的家人啊!”

    卢莹的话意有所指,让卢子安不由得顺着她的话往下想。

    对于很多人来说,得不到和失去的才是最好的。

    当初他跟宋云婷在一起的时候,卢子安觉得外面的卢莹对他很有吸引力,可现在跟宋云婷分开了,卢子安倒是发现了宋云婷身上的优点了,也怀念起了曾经他们甜蜜的过往。

    察觉到卢子安若有所思的神情,卢莹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说起了别的事情。

    卢莹不提,卢子安自然也不会主动提起关于宋云婷的事情。

    翌日,卢子安没有去宋宅门口守着,而是直奔金玉斋,打算去那边跟宋云婷偶遇。

    京城很大,当一个人盲目地想要在街上跟想遇见的人偶遇,那机率可想而知了。

    卢子安在街上转悠了一天,都没见到宋云婷。

    不过第二天的时候,卢子安倒是学聪明了,他没有直接去金玉斋,而是躲在宋宅门口的角落里,偷偷盯着宋宅的一举一动,当他看到宋云婷坐着马车出门时,立刻就跟了上去。

    马车在京城里走动的速度并不快,街道两边有不少人来来往往,马车的速度有时候还比不上走路的速度,这也方便卢子安跟踪。

    等到他跟着宋云婷到了一处饭馆时,就见宋云婷下了马车,走到了店里,而店里的伙计见到她进来,全都恭敬地迎了上来,口中称呼她为太太。

    这家饭馆是宋云婷开的?

    卢子安看着眼前装修华丽,人来人往的饭馆,嫉妒得眼睛都红了。

    知道这家饭馆有很大的可能是宋云婷的,卢子安也没有在门口等着,他定定地望着这里好一会儿,最后才转身离开。

    卢子安倒不是放弃跟宋云婷套近乎的打算,而是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法子。

    昨儿卢莹说的话在他耳畔回响,卢子安原本还有些不确定自己该不该这么干,但是在看到宋云婷离开他以后,不仅没有落魄,反而日子越过越好了,他内心如同打翻了辣椒瓶,五味杂陈。

    卢子安像是消失在了京城里一样,宋云婷几次出门都没有碰到他以后,倒是放心了不少。

    “看来卢子安已经回去了,这几天他都没有在门口守着了。”眼看明天就是阿平跟余长琴的成亲的日子了,宋云婷难得清闲了下来,有时间跟叶千栀聊天吃茶。

    叶千栀给她倒了一杯茶水,笑眯眯道:“这段时间,辛苦姐姐了,请姐姐喝杯茶。”

    “有事情忙活,日子过得反而更快一些。”宋云婷说道:“每天都在家里待着,无所事事,清闲是清闲了,可我心里不得劲,有点事情干,我心里踏实。”

    “小羽年纪也不小了,婚事也可以安排起来了。”叶千栀笑吟吟提议道:“我听说,别人家准备聘礼和嫁妆,那可都是孩子刚出生的时候就开始准备的,咱们现在开始准备,已经很迟了,有些好东西,那是可遇不可求,还是得先下手为强。”

    对于叶千栀的说辞,宋云婷是赞同的,这段时间她帮着阿平准备聘礼,自然发现了不管是什么好东西,一到京城,还没等她过去看货,就已经被人订走了。

    京城的人,挥霍起来,眼都不眨,似乎他们花出去的不是银票,而是一张张无关紧要的纸张。

    “我先准备点不会过时的物件,一样一样替他搜罗起来。”宋云婷和叶千栀便聊起了聘礼的各种事情,两人越聊越投契,恨不得立刻就把宋羽未来聘妻子的聘礼给准备好。

    转眼间,就到了阿平成亲的日子。

    阿平是美人妆的管事,在京城算是有点名气,不少商户也都想要认识他,想要跟他攀交情,而余长琴是余家独女,余家这几年生意蒸蒸日上,余长琴在京城也同样小有名气。

    两人成亲低调,请的也都是有往来的商户。

    阿平为了娶余长琴,特意在京城置办了宅院,他手里银钱不多,置办的宅院不过是个小院落,但是对于余长琴来说,这就足够了。

    在他们成亲的当天,叶千栀和宋云婷都去凑热闹。

    叶千栀和宋云婷帮着招待宾客,和处理一些突*况,当阿平接亲回来,新郎新娘去了喜堂拜堂的时候,宋云婷十分羡慕道:“要是我家小羽现在跑来跟我说,他想要成亲了,我会高兴得喝三大碗酒。”

    “姐姐的心愿应该很快就会变成现实。”叶千栀意有所指道。

    宋云婷不太懂她为什么会这么说,叶千栀没有解惑,只是冲着某个方向努了努嘴,顺着方向看去,宋云婷就看到了她那从来不跟女孩子说话的儿子,此时正殷勤地招待一个女孩子。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7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08章 心愿实现,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