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在所有人都无知无觉的时候,一场调查悄无声息展开了。

    在叶千栀和宋宴淮两口子做这个决定的当晚,有个人正在饱受折磨。

    这个人就是卢子安。

    这一晚对于卢子安来说,十分漫长,漫长到他都以为自己熬不过去,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等到最后一个人离开,整个破庙只留下卢子安一个人的时候,他躺在地上,连抬一下胳膊的力气都没了。

    他听着屋外的几人说的话,脸色铁青。

    一个人说:“这次的事情还真是简单,既能解决一些需求,又还不需要咱们花银钱,还能有银钱拿,这样的事情,要是每天都有,那该多好啊!”

    “每天?大早上的,你做什么梦呢?”有人搭腔道:“是不是昨晚累着了,导致你胡思乱想?”

    “咱们倒不介意多点这样好事,不过银钱咱们拿着不烫手,但是身体吃不消啊!”

    “对对,要是每一个都跟里面那个人一样,我可不乐意接这样的生意,太埋汰我了。”

    几人在屋外嘻嘻哈哈地说着,眉飞色舞。

    破庙里面,卢子安羞愤欲死!

    他一个大男人,被一群男人欺负了,还是以某种不可言说的方式给欺负了,欺负还不算,居然还在外面对他评头论足,听着那些话语,卢子安恨不得一头撞死。

    可他没有寻死的勇气,他还没活够呢,哪里舍得死?

    屋外的人说够了,估摸着城门开了,这才成群结队进城乞讨。

    没错,‘欺负’卢子安的一群人是城里的乞丐。

    躺在破庙里的卢子安,听着外面走远的脚步声,就知道他们离开了,他拖着疲倦的身子坐了起来,捡起了地上差点被撕成了破布条的衣裳,胡乱地套上,跄踉离开了破庙。

    卢子安知道昨晚的一切是宋家人故意安排的,可他却连报官的勇气都没有,不仅不敢去报官,甚至还不能让人知道这件事。

    倒不是他想要替宋家人隐瞒这些事情,而是他害怕官府的人把前因后果给调查清楚,是他先动了邪念,落得这个下场,别人也只会说是他活该!

    他是挺活该的,卢子安脚步跄踉地回了城。

    回到客栈,却没有见到卢莹,他也没在意,以为卢莹是出门去找他了,毕竟昨晚他可是一夜未归。

    他躺在榻上,闭目养神,可脑子里却在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还有,那个帮他的人,是为什么帮他?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帮助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卢子安猜测对方肯定是有所图。

    他是第一次来京城,在这里既无故友,也没亲人,对方找上门,给他帮忙,自然不会白帮忙,对方要什么呢?

    或者说,他身上有什么东西是对方看重的?

    卢子安人不笨,也就是前几年日子过得太顺遂了,才飘了起来,现在他被现实打回了原地,他脖子上的那个东西倒是转动了起来。

    整个京城,除了宋家,他谁也不认识了,对方找他,帮他这么多,十有*是冲着宋家来的。

    想到这里,卢子安倒是有些兴奋了。

    若是来找他的人是冲着宋家去的,那就说明宋家有麻烦了,而且麻烦还不小。

    宋家要是真的被人给弄倒了,这对他来说是件好事儿。

    也算是报仇了!

    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行最大,卢子安幻想着宋家倒霉以后的事情,浑身舒坦,身上的不适,一扫而空。

    在卢子安祈祷宋家倒霉的时候,叶千栀和宋宴淮的调查也有了结果。

    两人对比了一下调查情况,叶千栀肩膀塌了下来。

    “这才多久啊,你的人就能调查出这么多的东西来了,真是让人意外。”宋宴淮见她肩膀都垮下来了,连忙道:“你看看我的人调查出来的结果跟你调查的也差不多。”

    面对宋宴淮的安慰,叶千栀没觉得高兴,她皱眉道:“我得好好想想,给他们准备点东西。”

    “准备什么?药粉?”宋宴淮好奇道。

    闻言,叶千栀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在你眼里,我就只会使药粉?”

    因着宋宴淮的话,叶千栀也开始反思自己这几年的所作所为,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她还真的是只会使用药粉。

    不管去哪里,她怀里都揣着药粉。

    也难怪宋宴淮会这么打趣她。

    “开玩笑的,我家栀栀能研制出各种护身药粉,别人想要还没有呢!”宋宴淮嬉皮笑脸道:“我家栀栀真能干!”

    “你正经点。”叶千栀推了推宋宴淮的额头,让他离自己远一点:“现在说正事呢,你给我老实点,别动手动脚的。”

    “哪有?”宋宴淮委屈巴巴道:“我可老实了。”

    一边说话,一边把脑袋靠在了叶千栀的肩膀上,见他这样,叶千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她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调查来的结果看,看完后,她才道:“真是没想到,这次算计你的人是那些名门世家,温言,你不会是得罪了他们吧?”

    叶千栀拿起那一大沓的纸张,看着上面的字字句句,总觉得事情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好端端的,这些世家大族为什么会齐心协力对付宋宴淮?

    能够让这些人齐心协力、团结一致对一个人,那肯定是因为这个人触及到了他们的利益。

    “确实是得罪了他们。”在看到睿王府送过来的调查结果后,宋宴淮就知道他们为什么对付他了。

    “你干了什么?”

    这话是叶千栀问的,宋宴淮自然不会瞒着她,老实道:“今年秋收的税收已经收上来了,银两比往年缩水了差不多三成。”

    今年不少地方发生了灾害,税收会少是正常的,可户部和圣上都没想到会直接减少了三成。

    这些事情不归宋宴淮管,他知道是知道,但也没立场说什么,只不过后面发生了一桩事,让宋宴淮参与了进来。

    也因为他的参与,触及了世家大族的利益,这才引来了世家大族的报复!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6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11章 幕后黑手,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