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让宋羽离开京城,不现实。

    首先,宋云婷就不会同意,其次,避开不是唯一的出路,只有让卢子安知道,宋羽是真的不会管他,才能绝了他的念想。

    卢子安留在京城,不断作死,不就是笃定不管他搞出了多大的麻烦,身为人子的宋羽都会帮着解决么?

    可要是让他知道,不管他怎么折腾,怎么*,宋羽都袖手旁观,吃了几次亏,想来他就不会心存幻想了。

    叶千栀这么吩咐了,立春自然是立刻就派人去盯着卢子安。

    立春原本还以为,她家夫人多虑了,可当她再次听到卢子安的消息时,才不得不佩服,她家夫人的先见之明。

    卢子安又出事了。

    上次他是伤了第三条腿,这次他是剩下的两条腿都被折断了。

    上次是被混混们动手,最后伤了自己,这次就不一样了,是卢莹不甘寂寞,跟外面的人勾勾搭搭,被卢子安发现了,他想要打卢莹,谁知道最后被收拾的人是他自己。

    叶千栀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挺震惊的,她是不太看好这对老夫少妻,但是没想到这两人这么快就闹掰了。

    要知道,当初卢子安为了跟卢莹在一起,辜负了发妻,得罪了宋家,断送了蒸蒸日上的生意。

    付出了一切,到头来,最后却落得这么个下场,是个人都得疯!

    如叶千栀所猜测的那样,卢子安确实是疯了!

    “*!”卢子安倒在地上,蠕动着,嘴里骂骂咧咧个没完没了。

    卢莹从外面走进来,她身上的衣裙已经换成了京城这边最时髦的款式和料子,她脚步轻盈地走到卢子安面前,蹲下来,眸光温柔地看着趴在地上的卢子安。

    “*,你还敢回来?”以前卢子安有多喜欢她,那么现在就有多恨她!

    要不是他行动不便,卢子安真是恨不得直接撕了她!

    想他终日打雁,谁能想到,有朝一日居然被雁啄了眼!

    吃了这么大的亏,卢子安很得牙根痒痒。

    “我回来看看你呀!”卢莹饶有兴致地看着卢子安,见到他痛苦、愤怒的神情时,心情舒畅,她轻笑一声:“见到你过得不好,我就高兴了。”

    “*。”卢子安恨恨盯着她。

    “你除了这两个字外,就不会说别的了么?”卢莹丝毫没有把卢子安的咒骂放在眼里,他越是生气,卢莹笑容愈发灿烂:“卢子安,你太让我失望了。”

    失望?

    是失望他只会说这两个字?

    卢莹太嚣张,卢子安眼睛泛红,喉咙涌出一股腥甜,一口血喷了出来。

    见他如此,卢莹失望道:“你这抗压能力不行啊!”

    “你就这么点抗压能力,你说,我要是告诉你,我接近你的*,你是不是会气死?”

    *?什么*?

    卢子安不明所以地看着她,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

    “其实,我没怀孕。”卢莹丢下一个深水炸弹,把卢子安炸得七荤八素,他颤声道:“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我没怀孕。”卢莹笑着解释道:“我知道你手里没什么银钱了,怕你打坏主意,所以才谎称怀孕了,让你一定得带着我走,不能把我半道上丢下。”

    卢子安是个什么样的人,卢莹早就摸清楚了,所以在她第一时间知道卢子安手里银钱不多的时候,就想过,万一他打自己的主意,把她给卖了,那可怎么办?

    外人都说,他们夫妻感情深厚,可唯有她自己知道,他们也就是表面过得去罢了,卢子安看似很看重她,对她很好,可那些好都是流于表面,内里什么样,只有她自己知道。

    因为清楚,所以在知道卢子安手里缺银钱的时候,卢莹才会想出这样的法子,不然卢子安肯定半路上就把她给卖了。

    “你千方百计要来京城,就为了攀高枝?”

    “不然我跟你着你来京城干什么?”卢莹笑容得意:“你以为我是舍不得你?想要日日都跟你在一起?”

    “你想多了,你的年龄都可以当我爹了,长相其貌不扬,半点吸引人的地方都没有,要是有别人来勾搭你,我是巴不得呢!”

    卢子安被卢莹的话给气得脸红脖子粗,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卢莹是这样的人。

    “*!”卢子安低声呵斥道。

    卢莹微微一笑:“跟你相比,我还是逊色一筹,你才是*的鼻祖。”

    “连发妻说抛弃就抛弃,你说说,世上有几个男人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卢子安被卢莹的话堵得哑口无言。

    卢莹走到卢子安身边,抬脚踩在他的手上,用力一碾,疼得卢子安大叫出声。

    “嘘!”卢莹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你最好别叫,要是把外面的人给引进来了,到时候可就不是踩你一脚那么简单了。”

    “毒妇!”卢子安咬牙切齿地盯着她,汗如雨下,很快就打湿了他的衣裳。

    欣赏了够了卢子安狼狈的模样,卢莹这才大笑离开了客栈。

    卢子安这边发生的事情,叶千栀是一清二楚,不过她并没有插手。

    只能说,恶人自有恶人磨,卢子安现在落得这个下场,是他自己自作自受。

    卢子安的遭遇,叶千栀没有告诉宋羽,在卢子安想要跟宋羽求助的时候,叶千栀还帮忙挡掉了。

    最后卢子安因为没银钱住客栈被丢了出去,叶千栀直接让人把卢子安送出城,丢到了城外的破庙,任由他自生自灭。

    彻底解决了卢子安的事情,已经过了春年。

    春年一过,春风拂面,又到了一年中的耕种时节,家家户户都备上了种子,开始春耕。

    去年年底,叶千栀刚刚在离京城不远的地方买了一座山,专门用来种药材,北方天气回暖比较晚,叶千栀先让人准备了一批耐寒的重要,种了下去。

    等天气暖和了一些,再种些喜热的药材。

    等忙完这些事情,已经是四月初了。

    好不容易清闲了下来,宋婆子就过来跟她说了一件事,说是家里要准备办喜事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6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14章 毒妇,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