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云飞送苗花琳回去,等他们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外,宋婆子才低声问道:“栀栀,我看苗姑娘身体挺健康的,你跟娘说说,她身体是真的有毛病,还是被误诊了?”

    “娘,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情,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叶千栀说道:“要找原因也得从两人身上找,而不是固执的认为就是女方出了问题。”

    “我刚刚跟苗姑娘喝酒的时候,偷偷给她把了脉,她身体挺好的。”

    她没直接说苗花琳的身体没问题,但是她话里的意思就是这个意思,宋婆子自然听懂了。

    叶千栀的医术,宋婆子是信得过的,她听到叶千栀这么说,宋婆子放心了:“上次二郎带着苗姑娘回来前,就把她的情况跟我说了,我一听,下意识就要反对,好在最后关头忍住了。”

    她三个儿子,就只有老大膝下有一儿一女,其他两个儿子,老二连个媳妇都没有,老三倒是有媳妇,但是没孩子。

    宋婆子以前口头催促,时不时还会给宋宴淮、叶千栀熬一些补汤,这样的事情维持了一段时间,可他们两口子就是不着急,喝了这么多补汤也没出效果,到最后,他们两人倒是还挺配合,唯独她自己厌倦了,歇了下来。

    “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们的事情,我这个老婆子就不掺和了。”宋婆子摇头叹息道:“免得我管太多,到时候你们觉得厌烦,不待见我这个老太婆。”

    “娘说什么呢?”叶千栀抱着宋婆子的胳膊,亲昵地靠在她的肩膀上,“娘不是管我们,是关心我们。”

    叶千栀声音轻轻柔柔,像是在撒娇,听得宋婆子心一软,她伸手点了点叶千栀的额头,颇为无奈道:“你们也都不是小孩子了,做什么事情心里都有成算,我就不多干预了,你们爱干什么就干什么。”

    叶千栀使劲地跟宋婆子撒娇,逗她开心。

    刚刚离开美人妆的苗花琳站在美人妆门口,扭头看向美人妆的招牌,她若有所思问道:“云飞,宋夫人她是不是懂岐黄之术?”

    “似乎是懂一些。”宋云飞对于自己的这个弟妹,不了解,哪怕叶千栀嫁到宋家这么多年了,宋云飞跟她说过的话也屈指可数,更别说了解了。

    一个二伯,一个是弟妹,他要是敢过多关注叶千栀,他的三弟怕是会跟他翻脸。

    “花琳,你为何会问这个问题?”

    “吃饭的时候,她有好几次把手搭在了我的手腕上。”苗花琳垂头看着自己的手腕:“她似是不经意间触碰到了我的手腕,可我总觉得她应该是借机在把脉。”

    不是苗花琳敏感,而是她这几年看了不知道多少大夫,不知道把过了多少次脉。

    她相信她的感觉没出错。

    这次见面总体来说是很*,双方见了面,婚期就提上了日程。

    宋云飞的婚事有宋婆子操持,不需要叶千栀操心,她只要在一旁帮着打打下手就行了。

    春天悄悄溜走,带走了最后一丝的清凉,很快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就感受到了太阳灼烈的照耀。

    今年的夏天热的很,饶是不怕热的叶千栀,也有些受不住了,她让人端了冰放在屋里,每天吃的水果也都是在冰窖里冰过了才端出来,酸梅汤、绿豆汤更是不间断。

    每天呆在屋里的叶千栀都热得受不了了,更别说种在田地里的粮食了。

    据说离京城不远的一座小县城,有些田地都已经被晒裂开了。

    炎热的夏天,连吹来的风都带着热气,叶千栀窝在屋里,完全不敢出门,手里拿着扇子,一下一下扇着。

    她的面前放了一大碗的酸梅汤,她时不时抿一口,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她舌尖跳跃,堵在心里头的那股子闷热一下子就消散了不少。

    她惬意地闭上了眼睛,头也没抬道:“立春,今天的酸梅汤味道不错,你让人送些去通政司,给老爷消消暑。”

    “刚刚墨玉回来取了。”立春笑着说道,看到叶千栀脚边的罐子,她蹙了蹙眉,道:“夫人,这罐子里的酸梅汤都是您一个人喝完的?”

    “是啊!”叶千栀端起了碗头,喝了一大口酸梅汤,美滋滋道:“这种天气就该喝酸梅汤。”

    “夫人,您不觉得牙酸么?”立春见她放下碗头,立刻上前把碗头给收了,顺便还把罐子带走了:“夫人少喝点,不然又跟前几天一样,牙酸得连豆腐都咬不动。”

    丢下这句话,立春抱着罐子走了。

    躺在美人榻上的叶千栀坐直了身子,不敢置信道:“立春,你胆子越来越大了,连我都敢管。”

    说是这么说,但是从她的神情和话语中不难猜出她压根没有生气。

    立春自然不怕她,直接让屋外的丫鬟把东西收走,这才道:“您忘了前几天的事情了?这样的事情再来一趟,大人怕是会把我给换了。”

    虽然她是夫人的丫鬟,不需要听大人的吩咐,但是大人可以把她换了啊!

    有这个威胁在,立春自然是要盯着叶千栀,不能让她出一点差错。

    “小管家婆。”叶千栀嘟囔了一句,软趴趴倒回了美人榻上。

    立春拿着扇子,坐在她身边,给她扇扇子。

    凉风缓缓吹来,带走了身上丝丝缕缕的热气,叶千栀慢慢合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立春见她呼吸平缓了,连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屋外的丫鬟和小厮全都轻手轻脚,就怕扰了叶千栀安眠。

    日头偏西,天边的云朵变成了金色,叶千栀这才醒过来,睁开眼,就看到坐在她身边,给他打扇的宋宴淮,她咦了一声:“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天都还没黑呢!”

    “今天没什么事情,我就早点下值回来陪你。”宋宴淮见她发髻上的珠花有点歪了,伸手帮她扶正:“我听立春说,你今天喝了好几碗的酸梅汤。”

    “这么一点小事她都跟你汇报?”叶千栀无精打采道:“她到底是我的丫鬟还是你的丫鬟啊?”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6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17章 小管家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