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关乎你身体健康的事情,岂是小事?”宋宴淮不赞同道。

    “我是大夫,我说我能喝酸梅汤,就能。”叶千栀据理力争道:“上次我胃不舒服,跟酸梅汤没关系,是我自己在外面待太久了,有点中暑。”

    “你没听说过一句话么?医者不自医。”宋宴淮轻松驳回:“乖。”

    一个乖字,让叶千栀老实安静了下来,她从美人榻上挪到了宋宴淮怀里,也不嫌热乎,两人黏在一起,她揉了揉宋宴淮的脸颊,看到他眼里掩不住的红血丝和眼底的黑眼圈,她心疼道:“你是不是又熬夜了?”

    “不是说最近不忙吗?怎么还熬夜呢?”叶千栀趴在他怀里,听着他那强有力的心跳声,缓缓道:“你要注意休息,一把年纪的人了,可不是十几岁的时候了,别逞能。”

    “我心里有数。”宋宴淮应道。

    “是么?你有什么数?你要是真的心里有数,就不会整宿整宿熬夜了,你说你刚去通政司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忙啊,最近你在忙什么呢?”见他面露疑难,叶千栀摆手道:“能说就说,不能说就算了。”

    她也不是固执的想要知道答案。

    宋宴淮轻笑一声,揉了揉叶千栀的发髻,“我们之间,没什么话是不能说的。”

    “我最近在忙着找水源。”宋宴淮道:“天越来越热,地面开裂,山上不少泉眼都干透了,现在情况还没有很严重,只是小部分地方开裂了,我想着,要是能找到别的泉眼,把泉水引到开裂的田地,是不是能帮着百姓减少损失。”

    事情说起来是很简单,找泉眼,把泉水从山上给引下来,然后灌溉田地。

    但是他现在就卡在了第一步,山上的泉眼确实不少,但是基本上都干涸了。

    而且他就算找到了泉眼,还得想办法把泉水引下来,这又是一项大工程。

    这些事情向来是内阁阁老们思考的事情,圣上从来不会过问通政司这个部门的意见,不过现在通政司不忙,宋宴淮这才有时间思考这些事情。

    听完宋宴淮的讲述,叶千栀想了想,道:“我听玉蝶说,这次干旱最严重的地方是永古县?我上次看地形图的时候,看到银水河离开京城后到达的第一个小县城就是永古县?”

    “没错。”宋宴淮应道,不明白叶千栀为什么会提到银水河,难不成她是想把河水引去灌溉稻田?

    这个法子在几年前就有人提出来了,不过执行起来很难。

    首先把河道挖开灌溉,还得考虑水位、发洪水这些事情,其次,河流的位置比较低,良田处于高位,这怎么灌溉?

    “你们可以想办法把河水引入灌溉水渠,不就行了么?”

    “栀栀,有个问题你可能不知道,河堤那边的位置比较低。”宋宴淮说道:“还有就是水位的问题。”

    被他一提醒,叶千栀这才反应了过来,最近的天气基本上都是晴空万里,没有降雨的迹象,田地都被晒得开裂了,河流离得还远吗?

    “能争取灌溉一下也好啊!”想到田里郁郁葱葱的秧苗,叶千栀想了想道:“直接引水入良田不现实,那可以做个水车,利用水车运输水,浇灌田地。”

    “水车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方便取水,不需要了,不动它就行了。”

    水车?

    这是什么东西?

    宋宴淮从没听说过水车,他一脸懵。

    叶千栀见他一脸懵的表情,才反应过来,大盛还没有水车这种灌溉工具,她从他怀里爬了起来,走到桌边,拿着笔画起了水车的大概形状,等画好了,她才给宋宴淮讲解水车的用途是制作步骤。

    她没有做过水车,但是见人家用过,也知道基本的原理,她只能把自己知道的部分讲仔细点,至于自己不了解的地方,她也没有不懂装懂。

    好在宋宴淮脑子转得快,她讲的简单,但是他很快就举一反三,明白了过来。

    叶千栀画的图案是画了一个外表,宋宴淮在她的图纸和描述中加工,很快就把水车重新绘制了一遍。

    当叶千栀看到他画出来的水车时,眼睛一亮,连连点头,给与肯定道:“就是这个样子。”

    得了叶千栀的夸奖,宋宴淮也不骄不躁,等纸张干了,他才收了起来,郑重地给叶千栀打了一个揖:“栀栀,我替天下的百姓谢谢你。”

    水车还没有做出来,但是宋宴淮已经可以预料到水车做出来时,百姓们会有多高兴了。

    以后再也不用为灌溉农田而苦恼。

    “跟天下百姓有什么关系?”叶千栀没好气道:“我就是舍不得你背着我继续熬夜,不想你头上的这三千烦恼丝被你给折腾没了。”

    “我跟你说哦,要是哪一天你秃顶了,我可就不要你了。”

    看着叶千栀故作凶巴巴的神情,宋宴淮心软得一塌糊涂,他刮了叶千栀的鼻尖一下,含笑道:“记住了,为了不失去在星宝心里的位置,我一定会好好保养自己的。”

    为了不被嫌弃,从今天开始,黑芝麻、燕窝、何首乌通通给安排起来。

    两人你侬我侬了好一会儿,这才往饭厅走去。

    宋宴淮得了水车的图纸,他恨不得立刻就把图纸送去工部,让工部的匠人打造出来。

    翌日,天还没亮,宋宴淮就出门了,他直奔皇宫,把自己画的图纸给圣上过目,接着圣上就招了工部的人进宫,让他们估算一下,做水车需要花费多少银两。

    手摇水车成本并不高,工部估算之后,得出结论,用料和匠人加起来,一辆水车也就二两银子左右。

    二两银子对于圣上来说,那就跟毛毛雨差不多了,他大手一挥,准了。

    有了这两个字,工部的匠人风风火火开工了。

    宋宴淮把图纸上交,剩下的事情就不需要他操心了,他回到通政使,处理琐事。

    等工部的人和宋宴淮全都离开了,圣上这才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养生茶,感叹道:“这个宋宴淮还真不错!”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5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18章 水车,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