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门口的闹剧,叶千栀不知道,就算知道了,她也不会在意。

    此时她已经到了吏部尚书夫人设宴的花厅。

    “高夫人。”叶千栀先给今天宴会的主人行礼问好,接着又跟在场的夫人问好。

    她们的夫婿都是朝中重臣,她们跟叶千栀以前虽然没什么交集,但是身为当家主母,自然擅长交际,哪怕她们以前不熟,压根就没说过话,但是她们依旧能笑语晏晏跟叶千栀交谈。

    叶千栀是不喜欢跟人交谈,但这不代表她不擅长跟人打交道,她有心跟这些人交谈,自然能跟她们说到一块儿去。

    不管她们聊什么话题,叶千栀都能接上,甚至因为她曾经接受的教育,很多她们没想到的点,叶千栀也都能在不经意间给点出来。

    一时间,花厅里气氛融洽,这些夫人第一次用正眼看叶千栀,第一次对她敞开心扉笑,而不是跟先前一样,看在宋宴淮的面子上,表面上对她客客气气,实则疏离至极。

    在一圈四十多岁的夫人中间,叶千栀过分得年轻,二十出头的她,就像是枝头开得正艳的花儿,不管在哪里,都十分吸引人的目光。

    加上她长得好看,就更加吸引人眼球了。

    “宋夫人,你跟我们这些老婆子坐在一起,很无聊吧?”高夫人见她安安静静坐在椅子上,唇边带着点点笑意,一副温婉贤淑的样子,贴心道:“我听说宋大人极喜欢种花,院子里有不少是这两年刚刚培育出来的新品种,你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有中意的,等会儿一并带回去。”

    “多谢夫人的美意,那我就去看看了?”叶千栀站了起来,含笑道:“早就听说尚书府的花卉乃是京城一绝,今儿我可是有眼福了。”

    谁不喜欢长得好看说话又好听的人呢?

    高夫人被叶千栀的一番话哄得眉开眼笑。

    等叶千栀身影消失在门外了,高夫人这才慢悠悠道:“这位宋夫人可不简单。”

    坐在她旁边的户部尚书夫人赞同道:“言之有物,行为举止落落大方,确实是个妙人。”

    “哪怕她表现得再好,也挡不住满身的土味。”坐在角落里的一个妇人,忿忿开口:“乡下的泥腿子,穿上了锦缎,也还是个泥腿子。”

    她说话的声音不小,花厅的夫人全都听到了,大家的目光寻着声音过去,就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人。

    见众人看了过来,坐在角落里的妇人依旧没有察觉自己说的话有什么不妥,她对上那些不赞同的目光,反问道:“怎么?我说错了?”

    “胡夫人,我没记错的话,你的公公胡老大人也是出身寒门吧?”高夫人似笑非笑道:“胡老大人年逾四十才中举,四十九岁时才榜上有名,我没记错的话,胡老大人是在从四品的位子上退下来的。”

    高夫人只是提了提胡老大人的生平,但是在场的夫人全都听懂了她的言下之意。

    胡夫人自然也不例外,她听明白以后,脸色非常不好看。

    高夫人话里话外的意思,不都是她的公公比不上宋宴淮么?

    她公公四十岁才中举,宋宴淮十八岁就中举了,她公公四十九岁榜上有名还是在二榜,宋宴淮不过二十五六就高中探花郎。

    她公公努力奋斗了二十几年,退下来的时候,也还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从四品京官,而宋宴淮就不一样了,从他中探花郎到现在才多少年啊,他就已经是正三品的吏部侍郎了。

    她公公和宋宴淮皆出身寒门,一切全都靠自己打拼,可他们两人之间相比,她的公公完败!

    至于她的夫君,那就更不能与之相提并论了。

    “寒门也好,世家也罢,有什么区别?”户部尚书的夫人见气氛凝固了起来,不由得出声道:“百年前,大家也都是乡下的泥腿子,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为一日三餐辛苦奋斗的农人。”

    大盛的世家是很多,但是这些世家也都是在百年间才崛起的,还没有一个世家敢说自己是延续百年的世家。

    户部尚书夫人的这番话,直接让胡夫人脸色沉了下来,可她夫君的官位低,面对这些夫人,她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花厅里的争执,离开的叶千栀可不会知道,她在院子里闲逛着,这里看看那里瞧瞧,一副对什么都好奇的模样。

    走走停停,叶千栀打量了院子里一眼,最后选了僻静的假山作为休息的地方,她带着立春坐在假山下的石头上。

    “这些莲花开得可真好啊,到时候结出的莲蓬肯定也不差。”叶千栀视线落在了不远处的莲花山,随口道。

    立春见自家夫人对莲花感兴趣,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咋咋呼呼的声音。

    “大姐姐,你可见到了宋夫人?”声音是从假山的另一端穿过来的,离得有些远,声音听起来飘忽忽的。

    “见是见到了,但她跟你想象中的不一样。”被称为大姐姐的姑娘温声道:“她不像是好欺负的人,你啊,还是离她远点吧!”

    “凭什么?”先前开口的姑娘,气愤道:“宋大人玉树兰芝、温文尔雅,有着最好的前程,可偏偏就娶了一个不会下蛋的老母鸡,她要是有自知之明,就该自请下堂,而不是占着茅坑不拉屎。”

    “身为世家贵女,张口闭口屎不屎的,你就不会觉得恶心?”

    “这有什么好恶心的?谁不要拉屎?谁不要拉尿?大姐姐,你说,这个宋夫人是不是太过分了?她没法生,也就连累宋大人连子嗣都没有,她心好毒。”

    “立春啊,以前总听人家说,京城里的人善解人意,我倒是没想到,这里的人不仅善解人意,还挺操心的,人家正主都不急这些事情,反倒是她们急得很。”

    叶千栀笑吟吟道,声音不紧不慢,可落在刚刚说闲话的姐妹两人耳中那就不是一回事了。

    她们两人也没有想到,在僻静的假山里,除了她们姐妹外,居然还有别的人在。

    等叶千栀带着立春从假山后面走出来时,说闲话的姐妹两人脸色唰一下,白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5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22章 说闲话,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