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她们两人都没想到自己说闲话,居然被正主给听到了。

    “你们是哪家的小姑娘啊?”叶千栀笑吟吟地打量着眼前的两个姑娘,声音温温柔柔。

    可她的话落在她们两人耳中,如同催命符一样。

    年龄稍大一点的姑娘,定了定神,拉着妹妹给叶千栀福了福身,这才说道:“我们.....我们是......”

    我们了半天,后面的话是怎么都说不出口。

    叶千栀挑了挑眉,道:“怎么?对你们来说,自己的出身就这般难以启齿么?”

    “你们出身再差,也不会比我差吧?我是乡下人,不知礼数,文墨不通,难不成你们也跟我一样?”

    “宋夫人,你啊,就别为难她们两个了。”

    就在此时,假山的后面又走出了一个女子,女子身着红衣,神采飞扬,她一出来,叶千栀只觉得这片天地都亮了亮。

    叶千栀不认识眼前的女子,她目露疑惑地打量了她几眼,对方注意到她的视线,勾唇一笑,爽朗道:“宋夫人,久仰大名,今日得以一见,还真是名不虚传,我是闻安如。”

    闻安如?

    叶千栀不认识姓闻的人,不过闻姓算是比较稀有的,她稍微想一想就猜出了眼前的神采飞扬的姑娘是谁家的姑娘了。

    “我叫叶千栀。”叶千栀含笑道:“早就听说闻大将军驱赶鞑子的彪悍战绩,可惜我来京城多年,都没有机会一睹闻大将军的风采,今日见到了闻姑娘,便能知道闻大将军定然也是个风采卓然之人。”

    “你是第一个这么夸我父亲的,他要是知道了,定然会引你为知己。”闻安如听到叶千栀这么说,笑得更开心了。

    闻安如跟叶千栀寒暄过后,便把视线重新落回了刚刚被人议论叶千栀的姐妹身上,她打量了她们姐妹两人一圈,嗤笑道:“我没记错的话,半年前,你不是还缠着一个男人,非君不嫁,这才过了多久啊,你这就变心了?”

    闻安如说这话的时候,是对着姐妹花中的姐姐说的,对方被她说得是面红耳赤,恨不得立刻遁地而逃。

    闻安如像是没有看出她的窘迫一样,她的视线落在了姐妹花中的妹妹身上,轻笑道:“你家是在海边么?那么喜欢管别人家的事情?”

    “你有闲心去管别人家的事情,不如把时间和精力放在自己家里,免得再闹出姐妹两人争一夫的事情,你们不嫌丢人,我们也看够了热闹。”

    闻安如寥寥数语,说的面前的姐妹花脸色难看得不行。

    叶千栀从闻安如的话语中总算是知道了这对姐妹花是谁家的姑娘了。

    一样的米养百样人,大盛的国都,有权势滔天的权臣,有富甲天下的商贾,有为一日三餐奔波的农人,也有靠着祖上荫封过活之人。

    眼前这对姐妹花家里就属于最后一种。

    姐妹花姓夏,祖上是做丝绸生意的,三十多年前,大盛跟北燕开战,因为国库空虚,拿不出军饷,那时候夏家的老太爷,拿出了半数家产献给了先帝,缓解了朝廷的压力,也让夏家得了一个虚爵。

    本来嘛,夏家人得了这个爵位,哪怕是虚爵,那也是爵位啊,只要夏家人给力,完全能利用那次机会改换门庭。

    可惜夏家人全都不是读书的料,哪怕得了个虚爵,还是没能趁此机会改换门庭。

    不仅如此,因为夏家后代不善经营,连家业也给败得差不多了。

    到了现在,他们家也就剩下一个空壳子而已,内里是什么都没有了。

    无权无财,什么都没有。

    “闻安如,你太过分了,我们家好歹有爵位,不是你可以随意欺凌的。”夏于乔大声道,她是姐妹花中的妹妹。

    闻安如眼尾一挑,漫不经心道:“我有欺凌你们吗?我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

    “你们怕被人说笑,那就管好自己啊,别闹出这些事情,你们要是不*,我们这些外人能看热闹么?”

    “奉劝你们一句,不是自己的东西,哪怕看上了,也变不成自己的东西,你们啊,别盯着别人的东西不放,应该自己去找东西。”

    “闻姑娘,你误会了,我们姐妹不过是说说闲谈,没有那些意思,还请闻姑娘慎言,免得败坏了我们姐妹的名声。”姐妹花中的姐姐夏于姣说道。

    “我有说什么吗?我也只是跟你们先聊罢了!”闻安如眨眨眼,一脸无辜道。

    夏于姣姐妹被气得不轻,可她们还真的是不敢多说什么,咬了咬牙,转身想要离开。

    “等下,你们说了人家的闲话,不该跟人道个歉?”闻安如看出她们的打算,挑了挑眉道:“你们说了人家一通闲话,现在见到了正主,连个道歉都没有?你们家的家教就是如此?”

    “闻姑娘,你说我们就说我们,何必扯上我们的家人?”夏于姣咬牙道。

    “哦!”闻安如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道:“我倒是忘了,你们家人能让你们做出两女争夫的事情,想来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的缘故,也难怪会把你们姐妹教成这个样子。”

    “你.....”夏于姣和夏于乔都被闻安如的话给气死了,可她们对上恣意飞扬的闻安如,却不知该怎么反驳才好。

    她们家是落魄户,完全没法跟闻家相比,哪怕闻大将军没有爵位,但是他手握兵权,立下了赫赫战功,别说她们家这种无权无势的家族了。

    哪怕她们家有爵位,可那是最末尾的爵位了,能顶什么用?

    被闻安如说了一通,她们也只能受着。

    夏于姣脸色铁青,咬了咬牙,最终她还是匆匆给叶千栀道了歉,这才带着妹妹离开了。

    看她们疾步匆匆的样子,似乎身后有豺狼虎豹追一样。

    惹得闻安如轻笑出声。

    “闻姑娘心情很好?”沉默了许久的叶千栀,终于开了口,她看了一眼夏家姐妹离开的背影,有些好奇地问道:“她们可得罪过你?”

    叶千栀这话是随口一问,完全没有指望闻安如会回答,她没想到闻安如却大大方方承认了:“是啊,她们曾经勾搭过我的未婚夫。”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5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23章 闻家贵女,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