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我知道苍蝇不叮无缝蛋,他能被人家勾勾手指头就弄走,那是他品德出了问题,我要发泄和报复,都应该找他。”闻安如爽朗一笑:“她们姐妹不往我跟前凑,我自然不会跟她们翻旧账,不过她们敢在我面前出现,还做这些恶心人的事情,我也不介意收拾她们一下。”

    “多谢。”叶千栀莞尔一笑,冲着她福了福身。

    “谢什么?我相信我没出现,你也能解决她们姐妹,不过我提醒你一句,这两位是不要脸皮的人,只要她们看中的目标,她们就会竭尽全力去靠近,我能帮你赶一次,可赶不了第二次、第三次。”

    闻安如道:“接下来的事情,还是得靠你自己。”

    “这样的狗皮膏药,我来解决不太好,只要她们吃了瘪,受了教训,就不会往前冲了。”叶千栀道。

    “你对你家那位很有信心啊?”

    “一点点吧,如果他能被勾走,那就勾走吧,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吊死在这么一棵树上?”叶千栀倒是看得非常开,她跟宋宴淮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想过未来会如何。

    人心易变,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闻言,闻安如眼睛噌地一下就亮了起来,她目光灼灼地盯着叶千栀,兴高采烈道:“我就知道你跟我是一路人。”

    “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到处风流,没道理我们女子就不行了。”

    “这个男人不行,咱们就换下一个,总能换到一个长得好看,又乖巧的。”

    叶千栀失笑地看着她,没想到在礼数森严的古代,她还能见到这样的人,听到这样的论调。

    两人靠着假山,聊了挺长时间,等到了午饭时间,两人这才被丫鬟带着去了花厅用饭。

    夫人们之间的聚会是非常无聊的,除了坐在一起聊聊家常,喝喝酒水,就是看戏了。

    对于咿咿呀呀的戏曲,叶千栀是不喜欢看的,不过碍于在场的夫人们都很喜欢看,叶千栀也只能陪着看。

    戏台上的戏子咿咿呀呀个不停,台下的叶千栀是哈欠连天,好不容易熬了一个时辰,戏子们全都撤下了,叶千栀这才活了过来。

    “你说这些夫人们为什么这么喜欢看戏啊?而且这个戏班子唱的戏全都是关于男女感情的,看得我差点没睡着。”闻安如出身将门之家,她比较喜欢看武戏,对于这种黏黏糊糊的文戏,她是极少看的。

    “有些文戏也是很不错的,只能说,这次挑选的节目不太好看。”叶千栀说道:“好在已经熬过去了。”

    ‘熬’字就用得很灵性了,闻安如听到了以后,噗嗤一下笑出声。

    眼看时间不早了,聚会也到了尾声,叶千栀和闻安如跟高夫人告辞,两人一起往外走。

    当她们走到门口的时候,叶千栀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你怎么来了?”看到本该上值的人出现在这里,叶千栀有些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似乎是想确定一下自己有没有看错。

    “来接你回家。”宋宴淮走了过来,见到站在叶千栀身边的闻安如,他冲着她点了点头,随即打开了伞,遮在了叶千栀的头顶。

    叶千栀撇嘴:“我看你不是来接我的,是来监督我的,就担心我在外面乱吃东西。”

    “哪有的事情?能吃是福,我巴不得你多吃一点,哪里敢拦着你。”宋宴淮大喊冤枉。

    叶千栀道:“那我回家以后要喝三碗酸梅汤,你同意不?”

    “我就知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呢!”宋宴淮抬手揉了揉叶千栀的发顶,把她的发髻揉乱了,无奈道:“三碗不行,顶多给你一碗半。”

    能得一碗半的酸梅汤,叶千栀也很高兴了,她连连点头,答应了下来。

    见她这么高兴,宋宴淮唇边也跟着溢出一抹笑容。

    宋宴淮安安静静站在一旁,耐心十足地等着叶千栀跟闻安如话别,等她们说完话了,宋宴淮和叶千栀携手离开。

    礼部尚书府邸门口站了不少夫人,这一幕,全都被她们看在眼里,有人羡慕,有人艳羡,有人心酸。

    看看人家的夫君,再看看自己的,别说来接了,她们回家以后,两口子也说不了几句话。

    想到这里,她们都有换夫君的冲动。

    “姐姐,他好温柔啊。”站在角落里的夏于乔,目光痴痴地看着这一幕,恨不得魂穿叶千栀。

    夏于姣听到她说的话,眉心一跳,语气严厉道:“他不是我们能肖想的人,你还是消停点吧!”

    “就因为他成亲了?”夏于乔明显不想放弃。

    夏于姣磨了磨牙,铁青着脸道:“闻安如刚刚说的话,你不记得了?你别忘了,闻安如的婚事是被二妹搅黄,你觉得她会放过我们?”

    “二姐姐做的事情,跟我们两个有什么关系?”夏于乔道。

    “我们是一家人,是一家姊妹,你觉得会没关系?”夏于姣语气不好道:“最近这段时间,你消停点吧,别惹事!”

    夏于乔是不太聪明,可她见夏于姣生气了,也不敢多言,只是心里非常不甘心,好不容易碰到了一个合心意的人,她还没出手,就被家里人喊停了,换做是谁,心里都会不舒服。

    要她就这么放弃,那是不可能的。

    回到家的叶千栀可不知道夏于乔的所思所想,就算她知道了,叶千栀也不会说什么,就跟她刚刚跟闻安如说的一样,能被人勾走的人,那都不是良配,不值得她托付终身。

    一回到家,叶千栀就让人端来了酸梅汤,她一口气喝了一碗,接着捧着半碗酸梅汤,小口小口品尝着。

    她端着碗头,可怜兮兮地抿着酸梅汤,看得宋宴淮心头一软,给她追加了半碗酸梅汤。

    叶千栀眼睛亮晶晶地盯着宋宴淮,娇笑道:“多谢温言。”

    见她笑得开心,宋宴淮失笑不语。

    叶千栀和酸梅汤的时候,宋宴淮就吩咐了厨房,今晚的晚饭提前两刻钟开饭。

    等叶千栀磨磨蹭蹭喝完了酸梅汤,也就到了晚饭开饭时间。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5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24章 追加半碗,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