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不过有了上次送美人失败的经验,这次他们来送美人,就比较含蓄了,大家都是以送丫鬟来伺候叶千栀为由,把美人塞来宋宅。

    只是这送来的丫鬟一个赛一个漂亮,身段柔美、嗓音清亮。

    上次他们送美人来,宋宴淮全都给拒绝了,这次他们就不走宋宴淮的门道了,直接送到叶千栀面前。

    如他们所愿,叶千栀把所有的美人都给收下来了,甚至还对送美人的人说:“你们的眼光真好,挑选出来的丫鬟,各有特色,我一个女人看着都喜欢得紧。”

    这话一出,大家愈发相信了叶千栀不能生的传闻。

    她要是能生的话,又怎么会把这些美人给手下?

    大家都猜测,叶千栀把这些美人留下,就是为了让这些美人去伺候宋宴淮。

    至于她以前为什么没有给宋宴淮安排美人?或许是因为她没找到长得好看才情又不错的女子?

    要知道他们这次送去的女子,那可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长得漂亮只是基础,个个都还有自己的拿手本事。

    比如,有些姑娘擅长唱小曲,有些姑娘擅长弹琴,有些姑娘擅长跳舞,还有些姑娘没这些才艺,但是她懂如何跟人交谈,特别擅长攻略男人心。

    总之,能被挑选出来,送到宋宅去的女子,那都是有本事的。

    这么多的美人一股脑儿全都送到了宋宅,哪怕宋宴淮再挑剔,总能有一两个能入他眼的吧?

    送美人的官员有些不确定地想着。

    流言蜚语愈演愈烈,刚刚入吏部,正在熟悉吏部事物的宋宴淮,每次碰到同僚,同僚都用羡慕的目光看着他,跟他交流的时候,都忍不住说几句酸话。

    这不,他今天下值的时候,碰到了另外一位侍郎,对方一见到他,语气羡慕道:“宋兄,你今天这么早回去,是有事情吗?”

    按照往日宋宴淮的习惯,他现在肯定还在属于他的办公房里看书看资料,绝对不会这么早回家。

    今日如此反常,必然是因为有事情。

    “跟家里人约好了,今天要早点回去。”宋宴淮拱了拱手,不欲多谈。

    他的星宝今早可早早就叮嘱他了,让他今晚早点回去,说是她琢磨出了几个新菜,就等着他回去尝鲜。

    “懂得懂得。”同僚露出了一个了解的眼神,他拱手道:“宋兄还真是好福气啊,以后早早下值的机会怕是不少。”

    ???

    宋宴淮满头问号地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说,对方也没有把话说得太透,只是跟宋宴淮说了几句闲话,就往自己的马车走去了。

    宋宴淮被他的一番话弄得是摸不着头脑,也因为同僚的表现太过于反常,他这才想起来,似乎最近跟他说话的同僚们每次说完了正事,都会说几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以前他没有多想,还以为他们是压力太大了,脑子不太清醒,才有些胡言乱语。

    一个人这样就算了,现在是一群人这样,就由不得宋宴淮多想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导致他们全都一夜之间都变得莫测高深?

    “墨玉,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宋宴淮想不通,便问身边的墨玉。

    墨玉最近也忙得很,自从他家主子跟睿王爷相认了以后,他不仅要处理主子的事情,很多时候还得帮着木叔处理睿王府的事情。

    谁让他家主子是睿王府的小主子呢!

    他主子乍然间发问,倒是把墨玉问懵了,不过墨玉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我这就去查。”

    不等墨玉去查,宋宴淮就知道了发生了什么。

    原因就是他们走到马车停放的地方,听到了几个车夫正在八卦宋宴淮和那些美人的二三事。

    “老兄,你是宋大人的车夫吧?问你一件事呗?”不等宋家车夫拒绝,对方就贼兮兮问道:“我听说最近不少人给你家大人送美人,你家夫人都收下了,你家大人最近过得是乐不思蜀吧?”

    “要是我有这么多美人相伴,那该多好啊。”另一个车夫酸溜溜道:“粗略算了算,最少也都十几个了吧?一天一个,半个月都不重样。”

    “你?你还是早点回家,洗洗睡吧,梦里什么都有。”有人嗤笑道:“这样的福气可不是谁都有的,看看宋大人,他福气是不错,可身体也吃不消啊,这两天他的黑眼圈加重了不少,想来是应付那些女人累出来的。”

    应付那些女人累出来的?

    莫名其妙!

    明明他的黑眼圈是因为最近看吏部前二十年的文件给看出来的,他们怎么就胡说八道呢?

    站在他们身后的宋宴淮,心里默默腹诽着!

    “哎,老兄,你跟我们说说,你们家大人和夫人有没有因为后院那些女人闹脾气?”

    “你们问我,我问谁?”宋家车夫扯了扯嘴角道:“咱们做下人的,就该遵守本分,做好分内事,至于主子们的事情,少看少打听。”

    “你就不好奇?”有人不死心道:“还是说你不好意思说?”

    见宋家车夫沉默不语,他们撇了撇嘴道:“定是你家夫人不让你在外面说这些事情,也对,毕竟家丑不可外扬,你家夫人不能生的事情早就传遍了京城,你不会没听说过吧?”

    “谁说我家夫人不能生的?”宋宴淮原本还想听听他们还会说什么,可谁能想到,他们说着说着就把话题扯到了叶千栀身上。

    对于宋宴淮来说,叶千栀就是他的命,他能允许别人编排他、中伤他,但他绝对是不能容许叶千栀被人非议。

    哪怕是一点点不好的地方,宋宴淮都不能容许。

    宋宴淮的声音出现的突然又突兀,在他话音刚落下的时候,车夫们全都顺着声音看了过来,当他们看到站在他们身后的宋宴淮时,好几个人腿一下子就软了下来,说话都结结巴巴了。

    “宋.....宋大人。”

    “刚刚那话是谁说的?站出来!”

    宋宴淮脸色阴沉地看着眼前的几人,黑漆漆的眼瞳里,怒意翻涌,似乎下一瞬间就会爆发。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5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26章 收....收下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