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整个马车坪安静无声,远处街道上的喧闹声似乎都清晰可闻。

    “你们刚刚不是还议论得挺欢的么?怎么现在就一声不吭了?”宋宴淮一步一步靠近,声音里含着薄怒道:“是哑巴了?”

    “宋大人,我们知错了,我们再也不敢了,求宋大人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一次。”有人怂了,直接跪了下来。

    宋宴淮看都没有看跪在地上的车夫一眼,他紧盯着眼前的几人看。

    那几个车夫被宋宴淮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势吓破了胆,一个个如同下锅的饺子,膝盖一软,全都跪在了地上。

    见他们全都跪了下来,宋宴淮这才收敛了刻意释放出来的气势,冷着脸道:“下人犯错,是主子管教不利,你们刚才的所言,本官会直接跟你们的大人沟通,至于你们,就让你们家大人来管教吧,还有,本官以后要是再听到类似于我家夫人不好的言论,不管是不是你们几个传出来的,本官一概都认为是你们传的。”

    跪在地上的车夫,听到宋宴淮这番话,眼前一黑,差点没有昏厥过去。

    要知道京城里关于宋夫人的传闻那是太多了,特别是最近这段时间,更是数不胜数,按照宋大人的说法,以后他但凡听到了关乎宋夫人不好的言论,都算到他们头上,他们怕是得以死赔罪!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宋宴淮看都没多看他们一眼,更没有因为他们跪地磕头求饶就放过他们。

    他甩了甩袖子,直接上了马车。

    宋家车夫连忙跟了上去,驾着马车离开了。

    跪在地上的车夫们,等马车再也看不见了,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早知道宋大人会这么早出来,我们就不该议论他的事情,现在好了,平白得罪了他不说,还不知道人家会怎么收拾我们。”有人低声道:“他刚刚说了,这件事他会跟我们家大人沟通,要是被我家大人知道我在背后恶意议论宋大人的家事,我怕是要完了。”

    其余几个车夫一听,脸色惨白,都后悔得不行,早知道会被正主碰到,他们就闭紧嘴巴,什么都不说。

    他们后悔得恨不能打自己几巴掌,可事到如今,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们无法预料。

    谁也不知道宋宴淮会怎么找回场子,怎么给他家夫人出气!

    坐在马车里的宋宴淮,因为刚刚那些车夫的言论,也气得不行。

    半晌后,他才哑声道:“墨玉,你去调查一下,这些言论是从哪里传出来的,给我调查明白了。”

    “能一夜之间就传遍京城,连车夫都纷纷议论的地步,绝对是有人有意为之。”

    墨玉道:“我这就去。”

    这种事情宜早不宜迟,墨玉片刻都不敢耽搁,立刻就飞出马车,去办事了。

    马车里低气压持续,宋宴淮抚了抚身上衣袍的花纹,眸光微微转冷。

    不过等马车到了宋宅时,宋宴淮已经调整好了情绪,等看到叶千栀的时候,宋宴淮已经跟平日里没有什么区别了。

    “栀栀,我回来了。”宋宴淮早就跟叶千栀约好了时间,一下马车,他直奔厨房而去。

    刚刚到厨房门口,宋宴淮就看到了在厨房里忙活的身影,看到那抹倩影,宋宴淮眼里渐渐浮现出一抹温情,声音轻柔道:“做了什么好吃的?好香啊!”

    “回来了啊!你去洗洗手,很快就能吃了。”叶千栀扭头看了宋宴淮一眼,注意力就集中在了锅里,她看着锅里炸得金黄的蝴蝶虾,唇角微微勾起。

    宋宴淮听话地洗了手,擦干了水滴,这才走到了叶千栀的身后,一把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

    “你松开手,我身上油腻腻的,可别把你的衣袍弄脏了。”叶千栀扭了扭身子,试图摆脱他的桎梏。

    宋宴淮用力搂着她,有些委屈道:“星宝,你心里是不是没有我了?以前你都不会这么对我的。”

    一个大男人,露出如同被抛弃的小狗一样的神情,说话的语气委屈巴巴的,任铁石心肠的人看到了,怕是也会心软。

    叶千栀忙把锅里的蝴蝶虾给捞了起来,在宋宴淮怀里转了一个身,正面对着宋宴淮,揉了揉他的脸,柔声道:“怎么了?”

    “你是不是后悔跟我在一起了。”宋宴淮盯着叶千栀,不错过她脸上的神情。

    叶千栀微微蹙眉,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自言自语道:“没发烧啊,怎么就说胡话了?”

    “星宝。”

    宋宴淮极少闷闷不乐、不自信的时候,突然间见到了他这个样子,叶千栀心软的不行,说话的语气愈发温柔:“你今天很不对劲,是被人刁难了?还是遇到了麻烦事?”

    宋宴淮摇摇头,闷闷道:“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这个结论你是从哪里得出来的?”叶千栀努力回想自己最近的言行,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自己究竟什么时候冷落了宋宴淮。

    “我听说,最近有不少大人往咱们家送人,你都收下了。”宋宴淮声音低了下来,一副受了大委屈的模样。

    闻言,叶千栀总算是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她忙道:“我确实是把人收下了,不过我收下来是有他用。”

    “你什么地方用得上她们?你需要人,我可以给你安排,没必要把这些人留下来。”宋宴淮蹙眉道,心情倒是好了不少:“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别家的探子,把人留下来,不妥。”

    “我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是没想着把人收下来的,不过送人的人太多了,我想了想,就收了。”叶千栀把自己的想法和打算说给宋宴淮听:“往年的时候,人家给咱们送了礼,咱们不得回礼么?每次回礼都不轻,我想了想,他们送了人过来,难不成我还得去挑人送回去当回礼?”

    “这些姑娘可都是有专人*出来,伺候这些权贵的,我去外面买人,价格可不便宜。”

    “为了省钱,我就想着,把她们全都收下来,到时候把东家送来的美人送去西家当回礼,西家的美人送去东家,岂不是又妥帖,又省钱?”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5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27章 你是不是不要我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