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还不仅仅是省钱呢,还省事!

    要知道,像这种专门培养出来伺候人的女子,没有门路是买不到的,不仅得有门路,还得有钱。

    以花楼的花魁为例,老鸨培养出一个花魁,被人赎身,都需要几千两甚至上万两银子,更别说这些专门培养出来伺候有钱有权人的姑娘了。

    这些女子个个都有才艺,性情也都是温和懂事为主。

    叶千栀喜滋滋地盘算了一遍,高兴道:“你给我算算,是不是省了很多银钱?我是不是很会过日子?”

    听她说完,宋宴淮哭笑不得,他颔首道:“我家栀栀,向来聪明。”

    “我这样做,不仅省了钱、省了事,还能给他们一个警告,让他们不要打你的主意。”叶千栀霸道地表示:“经过了这次的事情,我相信他们暂时是不想给你送美人了。”

    经营了这么多年,叶千栀在京城的势力是越来越大了,关于她不能生的流言蜚语一出来,叶千栀就得到消息了。

    流言蜚语是一夜之间就传遍了全城,要说这里面没有人推动,叶千栀可不相信,她没有去追究源头,而是静静等待后续会发生什么。

    人家费力搞她名声,总不能是什么都不求吧?

    这不,流言蜚语刚刚出来没有两天,这些人就纷纷上门送美人了。

    对于他们送来的美人,叶千栀全都笑纳了,心里却狠狠把他们的名字记了下来,随时都想着回礼。

    今儿她就派管家挨家挨户去送回礼,想来他们现在已经收到了她的回礼,看到了她的诚意,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感动落泪。

    他们确实是落泪了,却不是感动落泪,而是被叶千栀的行为给气到了。

    特别是当他们知道叶千栀把他们送去的女子全都打乱了,然后一家塞几个回来,他们一口老血差点没有喷出来。

    “太放肆了,身为当家主母,一点风度都没有,行事这般鲁莽,也难怪宋宴淮这么多年连个通房丫鬟都没有,被这样的女人盯着,谁敢胡来啊!”

    连他们送去的女人,叶千栀都敢变着法儿给退货,在他们没看到的地方,叶千栀还不知道怎么欺负宋宴淮呢!

    这一晚,不知道多少大人书房里的摆件遭了殃,还有些惧内的大人,更是遭受了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折磨。

    所以第二天,宋宴淮去吏部上值的时候,刚刚下马车,就碰到了同僚。

    宋宴淮跟对方打了招呼,谁知道对方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在他一头雾水的时候,对方走了过来,拍了拍宋宴淮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宋大人,这些年,你受苦了。”

    ???

    宋宴淮一脸懵地看着眼前的同僚,不明白他好端端的,怎么就说这样的话。

    同僚没有解释,他再次用力拍了拍宋宴淮的肩膀,低声道:“宋大人,老话虽说槽糠之妻不下堂,宋夫人是在你式微的时候,陪伴在你身边,你敬爱她,怜惜她,我都能理解,不过男人嘛,在外拼死拼活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想要为家里人,想要为自己的儿子挣一条出路,想要让他们将来不会过得这么辛苦,可你看看,你现在被你媳妇管成什么样了?”

    “她自己不能生,还拦着,不让别人给你生孩子。”

    “媳妇该宠的时候是得宠,可这得有个度,你媳妇就过了啊。”

    “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们之所以没有孩子,不是我妻子的原因,是我的问题,我不想要孩子。”宋宴淮冷着脸道:“她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不想让她受生产的痛苦。”

    同僚听到宋宴淮这话,露出一副‘我懂,我都懂’的神情,他目光愈发怜悯:“宋大人,这些年,你辛苦了。”

    对于位高权重的男人来说,子嗣是非常重要的,同僚可不相信宋宴淮的说辞,还以为他是故意要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所以对宋宴淮愈发同情了。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宋宴淮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对方可能误会了,他想要解释,只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对方打断了。

    “你别解释了,我都明白的。”

    不是,你究竟明白了什么?宋宴淮欲哭无泪。

    同僚却不欲多说,很快就离开了。

    从停马车的地方到达办公的书房,这一路上,宋宴淮碰到了不少同僚,大家都用刚刚那位同僚的眼神看着他。

    宋宴淮被看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总觉得他们不对劲。

    接下来发展的事情,确实证实了宋宴淮的猜测,大家全都‘不经意间’走到他身边,跟他交谈,话里话外的意思,跟在停马车处遇到的同僚大同小异。

    宋宴淮不得不一遍又一遍解释,是自己不想要孩子,他们夫妻才没有孩子,大家当着他面的时候,全都表示理解,可背地里却全都在笑他傻。

    “为了一个女人,绝后值得吗?”几个同僚聚在一起窃窃私语道:“他们夫妻现在情意正浓,自然是觉得什么事情都比不上对方重要,可等到有朝一日,他们夫妻感情破裂,他怕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做人啊,就得给自己留条后路,你们看着吧,他们夫妻肯定是走不到最后的。”

    他们背地里说的话,宋宴淮暂时是没有听说,此时他的精力全都用在吏部的事情上和追查是谁背后恶意中伤他们夫妻。

    墨玉很快就把事情给调查清楚了,等他把调查的结果汇报给宋宴淮的时候,宋宴淮手里握着的毛笔,硬生生被他捏断了!

    “好,好得很,他们的手伸的这么长,这么喜欢管事情,那我就让他们管个够!”

    一直以来,宋宴淮给人的印象就是个非常好说话的人,对人对事的包容度都极高,极少跟人结怨,上次他发怒是因为秦王和稀泥,想要包庇杜菲芋买凶杀叶千栀的事情。

    而这次他发怒也是因为叶千栀。

    宋宴淮招了招手,跟墨玉嘀咕了一会儿,墨玉疾步匆匆离开了吏部。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4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28章 恶意中伤,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