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夏于姣语塞,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刚刚她这么说,完全是情急之下,才说出这番话,要是让父亲知道,她看上了宋大人,想要嫁给他为妻,这才大肆在城里编造流言蜚语,企图败坏宋夫人的名誉,她父亲知道了,怕是会打死她吧?

    “怎么不说话了?”永江伯爷看到她哑口无言,一个字都说不出的样子,对她愈发失望,眼里再无半点温情,“你跟我说实话,你真的不认识傍晚在门口大放厥词的落魄书生?”

    “女儿.....不认识。”夏于姣摇头说道,眼里蓄满了眼泪,她声音微微哽咽道:“父亲,我从未见过他,也不认识他,我不知道他为何要往我身上泼脏水。”

    “你不是说是有人蓄意指使么?怎么现在又说不知道了?”永江伯爷可没有那么好糊弄,他见夏于姣小脸上浮现一抹慌乱,他脸色更冷:“你可知,傍晚的事情流传出去以后,对伯府有多大的伤害?你的妹妹们闺誉也一并会被影响。”

    “你们都到了说亲的年龄,恰好这个时候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以后你们姐妹的亲事怕是不好说了。”

    永江伯爷膝下儿子只有两个,但是闺女却有六个,他一直都知道他们家的爵位是因为他父亲当年献上了一半家产给换来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先帝早已仙逝,他的父亲也已经离开多年了,他们家是一日不如一日,渐渐败落,很快就会泯与众人眼前。

    自从他继承了爵位,最想做的一件事,那就是重整家族。

    想要带领夏家恢复往日的荣光,只可惜,他是个没出息的,他的两个儿子也跟他一样,在读书科举这方面一点天赋都没有,他寒窗苦读数十载,连童生试都过不了。

    两个儿子倒是比他好一些,那也是过了童生试,卡在了院试上面。

    夏家要壮大,要发展,依靠他们父子三人,那是此生无望了。

    永江伯爷看到了柳家的发家史,从柳家的发家史中找到了一线生机。

    柳家三十多年前,可还是一介寒门,还不如夏家。

    可柳家出了一个宠妃,柳家靠着柳贵妃的裙带,直接从寒门变成了一门两候的世家。

    先帝仙逝了以后,大家都在猜测,柳家怕是要倒大霉了,不少人暗戳戳地都在收集证据,就想着要把柳家拉下马,可大家都没想到,他们还没有行动,柳家就又送了一个闺女入宫。

    此女一进宫,就把圣上迷得五迷三道,对她是恩宠有加。

    从小小的才人变成了位列四妃的淑妃娘娘,听说,淑妃娘娘要是诞下一儿半女,怕是她就要变成贵妃娘娘了。

    柳家的闺女们如此能干,再看看他的闺女,除了会拖后腿,还能干什么?

    两厢一对比,永江伯爷对自己的闺女是愈发嫌弃了。

    他本来想着,把闺女嫁入世家名门或者朝中重臣,这样一来,夏家的位置就会巩固一些,可惜他的闺女不给力,他都还没有物色好人家,就惹出了这么多的事情。

    “父亲。”夏于姣抬头,不解道:“您的意思是?”

    听到她父亲这么说,夏于姣心里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果然,永江伯爷接下来的话语验证了她的猜测。

    “你是我的长女,我对你是给予厚望,本来我是打算把你嫁给赵岱当续弦,可偏偏你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让你闺誉扫地,还连累了你的妹妹们。”

    永江伯爷恨铁不成钢道:“为父以前就曾教导过你,做任何的事情,不怕失败,就怕无法善后,不管你跟那个落魄书生之间有何牵扯,在你打算回来以前,就该把所有的事情和人都给处理干净,绝对不能给人留下把柄!”

    “父亲,我跟他没有关系。”夏于姣焦急地辩解道。

    永江伯爷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想听,他语气严肃道:“你们的过往,我不想听,为了家族,为了你妹妹们的未来,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你拿出证据,自证清白,向众人证明,对方是恶意抹黑你,败坏你的名声,一个是你落发为尼,去城外的尼姑庵修行。”

    闻言,夏于姣脸色一瞬间惨白如纸,她颤声道:“父亲,您是要放弃女儿了?”

    她知道傍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注重利益的父亲,必然会放弃她,但是她没想到,她父亲会这般绝情,要把她送去尼姑庵修行。

    “莫怪当爹的心狠,要不是你自己授人于柄,我也不想把你送走。”永江伯爷狠心道:“为了你的妹妹们,只能委屈你了。”

    凭什么?凭什么要牺牲她去成全他人的幸福?

    夏于姣在心里叫嚣着,难道她就该为家族的未来,搭上自己的一生?连给自己争取幸福的机会都没有?

    “父亲,我不要去当尼姑,我不要去。”夏于姣把头摇成了拨浪鼓,她声泪俱下道:“父亲,您别放弃女儿,女儿一定能给家里带来益处的,求求您不要放弃女儿。”

    “看来你是要选第一条路。”永江伯爷一听就知道她的选择了,他站在夏于姣面前,面无表情道:“给你三天时间,你去收集证据,证明你的清白,挽回你和府里的名声。”

    “阿姣,你千万不要让为父失望!”永江伯爷扶起了夏于姣,拍了拍她的手,语重心长道。

    夏于姣身子微微颤抖,被他拍的地方,一阵颤栗,鸡皮疙瘩全都冒出来了。

    此时,他的声音温柔又有耐心,若是让不知情的人听到了,怕是会误认为他是个疼爱女儿的好父亲,可这些话落在夏于姣耳中,就跟催命符一样。

    抬头,对上那双淡漠无情的双眸,她下意识点了点头,颤声道:“我知道了,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得了她的准话,永江伯爷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他叮嘱了夏于姣几句话,这才离开。

    他前脚刚走,后脚就让管家送来了伤药。

    夏于姣把药瓶握在手里,指尖一片冰凉,可她的心比手里的药瓶更凉。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4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31章 两个选择,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