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永江伯爷只给了三天时间,这对夏于姣来说,时间实在是紧迫,为了尽快解决这件事,夏于姣等不及脸上的红肿消退,便开始安排这件事。

    要消除影响,挽回自己的声誉,最好的做法,自然是找个有经验的妇人,给她检查身子,只要妇人证明她是完璧之身,那葛硕明的谎言就不攻自破了。

    夏于姣的首选也是这个,她大张旗鼓去了医馆,找了医女给她检查身子,而且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她还不止请了一个人。

    医女、婆子、有经验的妇人,林林总总请了五个人给她检查身子,很快检查的结果就出来了,这五人都说夏于姣还是完璧之身。

    如果是一个人这么说,还有可能这个人是被人给买通了,但是五个人这么说,这五个人互相不认识,是夏于姣随手找的,可信度就高了。

    大家一看这样的情形,就都相信了。

    夏于姣整理好衣裙,这才从医馆出来,她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发现有人偷偷打量她的时候,她还回以一个微笑,直把对方笑得不好意思。

    等夏于姣上了马车,聚集在医馆门口看热闹的百姓这才四散而去。

    离医馆不远的茶楼,靠窗的地方,坐了两个人。

    朱辛月见叶千栀面前的茶杯空了,先给她斟茶,等放下茶壶,眼角瞄到了夏于姣上马车的身影,她端着茶杯的手顿了顿,“今天的这出戏还真是精彩啊!”

    “她这就叫欲盖弥彰。”叶千栀倚靠在窗户上,见马车离开了,她这才收回视线:“缺什么,就会极力地跟人证明自己拥有什么,那个找上门的穷书生说的话,或许有不少人都不相信,可她现在弄出这样的一出戏,聪明人便都猜到了。”

    “你还有心情分析她的处境?”朱辛月不解道:“她如此中伤你,你不生气?”

    “一个无足轻重的人,说些无关痛痒的话,我为何要放在心上?”叶千栀含笑道:“别人生气我不气,气出病来她又不能替。”

    “栀栀,你就没想过,她为什么中伤你的原因?”朱辛月见她确实没有为城里那些流言蜚语而苦恼,她悬着的心一松,眉眼处染上了几分笑意:“你可以猜猜。”

    “我跟她素不相识,她故意败坏我名声,无非是只有三种可能,第一种是她本来就是长舌妇,喜欢搬弄是非,第二种是因为她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见不得出身不如她的我,日子过得比她好,所以才故意中伤我,第三种嘛,那就是为她妹妹出口气。”

    叶千栀漫不经心道:“上次高夫人设宴,我去了,见到了夏家的姐妹花,她妹妹话语中对我颇为不满。”

    轻描淡写把那天发生的事情说了说,连带着还说了闻安如帮她的事情。

    朱辛月听到闻安如这个名字的时候,挑了挑眉,倒是不意外闻安如会帮叶千栀。

    “她可不是为了给她妹妹出口气,才如此费尽心机。”朱辛月眼里飞快地掠过了一抹厌恶,“你跟京贵女夫人们没什么往来,故而不清楚夏家的事情。”

    “夏家二小姐,当年去参加了一个诗会,写了一首情诗,把闻安如的未婚夫给勾走了。”朱辛月嗤笑道:“闻安如出身将门之家,祖父、父亲、哥哥们都是立下了赫赫战功的将军,能跟她家议亲的人家,自然是不差的,闻大将军会给他的闺女定下的人,自是足够优秀。”

    “两个显赫的家族联姻,可不是简简单单两个年轻人的事情,而是两个家族之间的事情,闻安如的未婚夫刚跟她定下婚事,还不到三个月吧,就为了一个女子悔婚了,亲自上闻家退婚。”

    “这个女子就是夏家的二小姐,夏于颖。”

    这件事当年在京城闹得沸沸扬扬,生活在京城的百姓们都听说了这件事。

    闻安如长得好看,家世也不差,本身也是有才华的女子,她没有定下婚事的时候,京城不少世家子弟都曾去过闻家提亲,只不过闻大将军那时候都拒绝了。

    他精挑细选给闻安如选了这么一个未婚夫,谁知道这个未婚夫都还没有捂热乎呢,就被人撬走了。

    “辛月的意思是,这次夏于姣费尽心思败坏我名声,是看上了我家那位?”朱辛月可不会无缘无故就跟她说起夏家的陈年旧事,叶千栀一下子就抓到了重点。

    朱辛月道:“难道她的表现还不够明显么?如果不是别有所图,她为何劳心费力去抹黑你?要知道她可找了不少人,先找人在戏楼里传这些流言,接着又找上了赌场。”

    “花了这么大的力气,她为了什么,总不能是她闲得慌,找点事情打发时间吧?”

    就算她是闲得慌,想要找事情打发时间,也不会做这种白费功夫的事情。

    “我没记错的话,那天在高夫人家里,她妹妹口出狂言的时候,她可一声都没吭。”叶千栀早就知道散播流言蜚语的那个人是夏于姣,不过她一直都以为她是为了自己的妹妹,才这么干的。

    可现在听朱辛月一分析,她突然就不确定了。

    “会咬人的狗不叫,这句话虽然老了一些,但是不得不说,还是很有道理的。”朱辛月道:“老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句话用在这里也是适用的,夏于姣我是没打过交道,不过她的二妹妹夏于颖,有幸我见过几次面。”

    朱辛月比夏家姐妹年龄都大一些,她没入宫以前,夏家姐妹都还是小姑娘,自然也玩不到一块儿去,后来她入宫了,倒是有幸见过了攀上高枝的夏于颖几次面。

    她从久远的记忆中,把关于夏于颖的那点事情给挖出来:“在我的记忆中,夏家的二小姐,是个柔柔弱弱的人,动不动就喜欢红眼眶,我记得有年除夕夜宴的时候,有个贵女不小心撞了她一下,她登时身子一软,倒在了她夫君的怀中,红了眼眶,好不可怜。”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4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32章 办法,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