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语调轻松,就像是在说今天中午吃什么饭菜一样,倒是把朱辛月心里的那点子不舍给冲淡了一些。

    紧蹙的眉头渐渐松开,朱辛月含笑道:“那我可得好好准备,把那边好玩的地方都走几遍,到时候你来了,我才好当向导。”

    两人的话题一下子就跳到了西北那边究竟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上面去了。

    就在两人胡扯的时候,正在吏部上值的宋宴淮也收到了夏于姣请人检查身体的消息。

    看完纸条上的内容,宋宴淮直接把纸条放到了茶杯里,看着褐色的茶水渐渐染上了黑色,等茶杯里的茶水再也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宋宴淮这才把杯盖给盖上。

    磨墨、铺纸、提笔,宋宴淮写了一张字条,把纸条折叠好,招手喊来了墨玉,在他耳边说了几个字,墨玉便拿着纸条离开了。

    等办公的书房里只有他一个人了,宋宴淮唇边溢出一抹冷笑,他起身走到了窗边,看到了窗外的树枝上,一张铺开的网里,一只蚊虫正在奋力地挣扎,而不远处,蜘蛛飞速爬了过来,几下子就把网里的蚊虫给啃食个干净。

    “本想只给个教训,可偏偏不死心,各种折腾,既然如此,那也不必手下留情了。”宋宴淮低声道:“我倒要看看,接下来的招数,你会如何化解。”

    完美解决了困局,夏于姣的心情极好,不过这份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晚饭时间,她收到了一封泛着玉兰花香味的书信。

    打开信纸,扑面而来的是更浓郁的玉兰花香味,看到纸上熟悉的字迹,夏于姣原本还火热的心一瞬间跌落了谷底。

    她没想到葛硕明的手这么长,居然能把书信送到了她的闺房。

    信上只写了短短两行字,大意是让她明天晚上去城里一家客栈见面,她要是不去赴约的话,那就别怪他不顾往日的情意了。

    看到这封信,夏于姣冷笑一声,掏出火折子,点燃了纸条,看着火苗把信纸点着,纸张上面的字一点点被火苗吞噬,她慌乱的心慢慢安稳了下来。

    等把灰烬都处理干净了以后,夏于姣已经恢复如常了。

    她没有把葛硕明的警告放在心上,也没有打算去赴约。

    葛硕明跟她相处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对于这个曾经的枕边人,夏于姣是了解的,他是懦弱的人,以前他的母亲为难她的时候,葛硕明也只会站在一边,小声地相劝,要是他母亲大声呵斥他几句,他就不敢吱声,恨不得整个人都躲起来。

    以前她对于葛硕明是恨铁不成钢,觉得他太过于软弱,可现在她却很感激他的软弱,因为知道他性子软,绝对不敢把事情闹大,所以她在把纸条烧了以后,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了。

    殊不知她眼里懦弱的男人早就跟她记忆中的不一样了,不然葛硕明怎么会找上门?怎么三言两语中就让她不得不自证清白?

    可惜,夏于姣并未注意到这一点,忽略了葛硕明性情已经变了,所以当她再次出现在人前时,就发现大家看她的目光似乎有些不同,许多人对着她窃窃私语。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方二姑娘。”忽视掉周围那些让人不舒服的目光,夏于姣款款走到了方书兰面前。

    “夏大小姐。”方书兰见她过来,神情倨傲地点了点头,并没有站起身相迎。

    见状,夏于姣放在两侧的手微微收紧,她有些不自在道:“方二姑娘选的地方还真是不错,山清水秀,风景独好。”

    “尚可。”方书兰淡淡道:“风景倒是其次,主要是这里适合盛夏玩耍。”

    方书兰态度淡漠,对夏于姣的到来不欢迎不说,甚至还隐隐有些排斥。

    夏于姣舔着脸跟她交谈了几句,见她一直都还是这般态度,倒是也没有强求,跟方书兰说了几句话以后,便走到另一边,跟相熟的小姐妹聊天去了。

    跟在方书兰身边的小姐妹等夏于姣离开了以后,这才低声道:“书兰,咱们的聚会,她怎么会来?”

    “我亲自下帖子,邀请她来的。”方书兰目光追着夏于姣而去,等看到她跟几个小姑娘坐上了船只,打算去荷花塘里戏水,这才收回了视线。

    “你跟她素来没有交情,怎么会邀请她?”小姐妹往夏于姣那个方向扫了一眼,满眼厌恶道:“你难道没看城里最近出现的那个话本么?”

    “表面上看起来,她是人模人样的,谁能想到她内里是这样的货色?”小姐妹道:“咱们得离她远一点,免得被她连累,坏了名声。”

    “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方书兰不欲多说,转移了话题:“我记得你去年培养出了一朵并蒂莲?”

    “是啊!”小姐妹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她高兴道:“为了培养并蒂莲,我可花费了不少心力。”

    “是吗?”方书兰来了兴趣,她含笑道:“我这次把聚会的地点放在了这里,就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

    “什么惊喜?难不成这荷塘里也有并蒂莲?”小姐妹说着,眼睛不住地往荷塘里瞄。

    见她有些坐不住了,方书兰也没有留她,“你可以亲自去找找,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听到她这么说,小姐妹果然坐不住了,立刻带着婢女去坐船。

    等身边的人都离开了,方书兰这才懒洋洋地倚靠在椅子上,她的婢女正在给她打扇,见她眉眼处涌上了浓浓的倦意,很是心疼道:“姑娘,您刚刚回京城,为何要这般匆忙举办赏荷会?何不等休息好了,再举办呢?”

    “有些事情,越早解决越好。”方书兰懒怠道:“我听母亲说,大姐和大姐夫给家里送了不少的水蜜桃,你去那些冰镇的水蜜桃过来,等她们游湖回来了,刚好可以吃些去去暑气。”

    “奴婢这就去。”婢女放下了扇子,疾步匆匆离开了。

    前脚婢女刚刚离开,后脚湖里就传来了‘哗啦’的落水声和贵女们的惊呼声。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4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34章 落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