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该死,都该死,全都该死。”夏于姣抑制不住满心的怒气,她撕碎了话本,手一扬,细碎的纸片在车厢里飞舞。

    纸片落在了垫子上,落在了她的发顶、衣裳上。

    看着上面刺目的字眼,夏于姣整个人都快要发狂了。

    等发泄了一通怒火,夏于姣这才找到了话本子的封面,看到上面的笔名,夏于姣双目瞪圆,眼里燃着熊熊怒火:“葛硕明,你好样的,居然敢这样对我!”

    葛硕明完全就没有隐藏这件事是他做的,夏于姣一看到笔名,就知道写这个话本的人就是他了。

    夏于姣被葛硕明的这个操作气得心口疼,她这才回想起今天她去参加方书兰举办的聚会时,那些闺秀们看向她的复杂眼神。

    这几天她都躲在家里,没敢出门,自然是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闺秀们的目光太过于灼热,让夏于姣没法忽视,等到她回看过去的时候,那些人却都收回了视线,似乎刚刚她产生的是错觉。

    她还以为这些闺秀们是见到她今天的打扮清新不俗,这才频频看向她,可现在看来,却不是这样的。

    “去平阳客栈。”夏于姣知道写话本的人是谁,本来她是不打算跟葛硕明再有牵扯的,可想到今天的遭遇,夏于姣忍不下这口气,愣是让车夫改道,找上门去。

    不过等到马车到了平阳客栈,夏于姣去跟客栈的掌柜打听的时候,客栈的掌柜说葛硕明早在三天前就退房离开了。

    夏于姣追问道:“他去哪里了?”

    “这小人就不知道了。”掌柜的摇摇头道:“他没跟小人说啊。”

    想到上次葛硕明写信约她见面的事情,夏于姣悔得不行,早知道葛硕明会把他们那点子事情写成话本,大肆宣扬,她就不会避着葛硕明,不跟他见面了。

    人生难买早知道,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她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夏于姣失魂落魄回了家。

    刚刚到家,就得到消息,她的父亲早早就回来了,并且在书房等着见她。

    永江伯爷也没有想到他一个错眼,他的大女儿就出了这么大的岔子。

    当他知道的时候,这件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

    《我与负心女那些事》一经推出就广受好评,自古以来,大家看到的话本,基本上都是穷书生欺骗富家女的故事,或者是落魄户的富家女嫁给了高门嫡子的故事,还真的没有一个故事是高门嫡女欺骗穷书生,利用穷书生的故事。

    这个故事很新颖,不仅是大家闺秀们喜欢看,连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国子监的学子们也都喜滋滋地买了一本翻看。

    若是如此,这个故事也不会大爆,主要还是因为这个故事是有原型,而且话本子里面的男女主他们还都见过。

    本来嘛,还有一部分的人是持有怀疑态度,觉得夏于姣出身伯爷府邸,虽说永江伯爷只是一个正五品的伯爷,在京城这个地界,连三等世家都算不上,但好歹也是个伯府啊,夏于姣出身也算是金贵了。

    伯府的嫡女,将来许配的人家,绝对不会跟她相差太远。

    她出身这么好,又怎么会委身一个穷书生呢?

    这些事情不会是这个书生臆想出来的吧?

    从话本子影射现实,看过话本子和知道伯府跟葛硕明的人分成了三派。

    一派认为葛硕明说的是实话,夏于姣就是欺骗了人家,还甩了人家!

    一派认为葛硕明说谎,他们摆出的理由也很充分,就是夏于姣先前的时候请了五个人给她检查身子的事情,要是夏于姣非完璧之身,她哪里敢去找人来看?

    还有一派纯粹就是吃瓜群众,两边都不站,就站在中间,乐呵呵地吃瓜。

    不过这都是在夏于姣还没有落水以前,当她落了水,腰侧的红色胎记若隐若现,被不少人看到,大家把这个胎记跟话本子里的女主娇娇的胎记一对比,就知道葛硕明说的是真的。

    胎记在腰侧,女子的腰是不会随意给人看的,要是他们没有肌肤相亲,又怎么会知道夏于姣腰侧的胎记呢?

    夏于姣被永江伯爷狠狠地骂了一顿,夏于姣很是委屈,她都没有计较葛硕明当年占她便宜的事情,葛硕明反倒是咄咄逼人,先是找上门,见她不理会,又弄出了话本子的事情。

    导致她陷于旋涡之中,被人指指点点。

    等她从书房出来,夏于姣便派人去找葛硕明。

    偌大的一个京城,想要去找一个刻意躲避起来的人,难度可想而知。

    不等她找到人,夏于姣的名声在京城就烂大街了。

    先前她故意安排人编排叶千栀,那时候不少人跟风说了几句,不过这是别人家的事情,他们也就是说几句而已。

    但是夏于姣的事情就不一样了,跟那种无关痛痒的事情相比,夏于姣的事情可谓是闹得非常大了。

    自古以来,风月之事都是十分吸引人眼球的,更不要说是这种反套路的话本情节了,不管是谁都会说上两句。

    在夏于姣名声岌岌可危的时候,还有什么知情人士出来说夏家的二小姐夏于颖当年勾搭高门嫡子的事情。

    夏于颖的事情虽然过去很多年了,但是百姓们当年也是热议过的,所以当这件事旧事被捅出来以后,大家对夏家的感官一下子跌落谷底。

    这下子再也没有人站在夏家这边了,大家都站在葛硕明那方,反过来指责夏于姣。

    就在夏于姣被流言蜚语弄得焦头烂额的时候,把她名声搞坏的葛硕明已经离开了京城,他来时两袖空空,身上一文钱都没有,但是离开的时候,不说腰缠万贯,他手里的银钱也足够他余生过得滋润了。

    宋宴淮搞出了这么一出事以后,倒是没有再盯着夏于姣,不过现在的夏于姣和夏家也不需要他费心了。

    夏家声名狼藉,原本他们家就隐隐被排斥在京城权贵的圈子,此事一出,立刻就被踢出了这个圈子。

    没多久夏家的人就在京城里销声匿迹。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4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36章 销声匿迹,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