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京城。

    一向喜欢躲懒的叶千栀,今儿一大早,倒是早早起来了,换了一身清爽的衣裙,叶千栀便坐上马车,离开了家。

    马车直奔萃华楼而去,等她到的时候,约她见面的人早早就等在萃华楼的雅间了。

    跟着伙计上了二楼,推开门,见到雅间里的人时,叶千栀一愣。

    “宋夫人,您不认识我,但是我对您是如雷贯耳。”方书兰见她进来,站了起来,自我介绍道:“我叫方书兰,是辛月姐姐的好朋友,今天约您见面,也是因为辛月姐姐托我送一封书信给您。”

    方书兰说着,把朱辛月托她的书信递给了叶千栀。

    叶千栀把门关上,带着立春进来,当着方书兰的面便打开了朱辛月留给她的信。

    朱辛月早在半个月前就安排好了京城的一切,带了几个人去了西北,临走前,叶千栀去送她了,那时候她就说了,自己给叶千栀留了一个惊喜,叶千栀还好奇,她究竟给自己留了什么惊喜,等了好几天,都没有等到有人上门。

    而现在,看到这封书信,叶千栀才明白朱辛月究竟做了什么。

    看完了书信,叶千栀把书信收了起来,她抬头,认真打量了方书兰一番,含笑道:“没想到方二姑娘跟辛月是好朋友。”

    这是真的没有想到的,毕竟这两位年龄相差还挺大的,在叶千栀以前生活的地方来看,她们之间不过是相差了七八岁而已,不算太大,可在这里,那就不一样了。

    七八岁,那就是隔了一辈的人。

    就像叶千栀才二十二岁,但是她嫁人了,每次赴宴,认识的人都是各府的当家夫人,而不是闺阁贵女。

    叶千栀没明说,但是方书兰一听就懂了,她意有所指道:“有些人初次见面,就知道这个人值得深交,有些人哪怕认识了多年,也还是只能点头之交。”

    “你说的没错,这人啊,就看眼缘了。”叶千栀含笑道:“多谢你给我出气,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你是辛月姐姐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帮朋友一点小忙,不算什么。”方书兰笑着道:“我听辛月姐姐说,宋夫人跟郁神医有点交情?我这次约宋夫人见面,除了辛月姐姐的信之外,最重要的是,想让宋夫人帮我引荐一下郁神医。”

    “你找她有事?”叶千栀知道自己问的这句话,就是个废话,不过该说的话还是得说,该走的步骤还是得走,不能让人察觉出她跟郁拂云是同一个人。

    毕竟这个秘密,除了几个人,再也没有人知道了,朱辛月也是个懂分寸的人,并没有把她这个秘密告诉方书兰。

    “我的兄长,几年前跟人赛马,不幸从疾驰的马匹上摔落了下来,虽然没伤及性命,但是他这辈子都只能卧榻而活,他活的没滋没味,家里人看着也心疼,一直都在寻大夫给他治病。”

    可世上的有能力的大夫又有多少呢?

    方家家世好,自然能找到其他人都找不到的大夫,甚至连御医他们家也是请过的,只不过她大哥受伤严重,御医也没法子,只是开了几张药方,随便敷衍,就算过去了。

    方书兰把自家大家的情况说了说,说到最后,方书兰眼眶泛红,差点落下泪来。

    不管这件事过去了多久,对于方家来说,这都是一件极其受打击的事情。

    “郁神医会不会同意出诊,我不能保证,不过我有个朋友,是神仙谷的人,我会跟他说一声,让他引荐一下,要是有准确消息了,我会给你下帖子。”叶千栀见不得美人伤心难过,她安慰道:“天无绝人之路,总会有法子的。”

    谁也说不准下一个拐点在哪里,只要不放弃,就会有希望。

    方书兰来见叶千栀以前,自然也调查过叶千栀的事情,不过她调查到的消息,那都是叶千栀愿意让她知道的消息,不然她怕是一点儿消息都查不到。

    她自然知道叶千栀跟神仙谷的于列兄妹是好友,两家经常有往来,只不过叶千栀倒是没有跟郁神医一起出现过。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叶千栀和方书兰用了一顿饭,两人这才离开萃华楼。

    叶千栀坐上马车,打算回家。

    萃华楼到宋宅的距离虽然远,但是叶千栀经常走这一条路,心里估摸也是能估摸出大概需要多少时间,

    可这次,马车哒哒哒不知道跑了多久,一直都没有停下来,集市上的喧闹声也离她越来越远,似乎马车已经到了杳无人迹的地方了。

    不说叶千栀警觉了起来,就是立春也察觉到了不妥,她的手放在了腰带上,随时准备把软剑抽出来。

    叶千栀使了一个眼色,立春会意,在马车跑得正欢的时候,立春手疾眼快地打开了马车门,匕首*了车夫的肩膀上。

    车夫吃痛,一个不稳,直接摔落在了地上。

    马车早就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一条小巷里,看看白墙屋瓦的院子,叶千栀和立春一个伸手去拉马车的缰绳,一个顺势直接控制了马儿,骑着马儿往前奔。

    叶千栀学骑马已经一年多了,现在的她,马术不说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也是不差的。

    叶千栀骑着马在小巷里奔跑,很快前面就出现了十几个黑衣人,他们手里握着泛着寒光的剑,见到她过来,全都一拥而上。

    这几年来,叶千栀遇到这样的事情可谓是不少了,早就习惯了,所以她把身上携带的药瓶子一个个丢了出去。

    药瓶子里装的都是各种毒药,那些人不查之下,竟是被药倒了一大半。

    而剩下的人知道叶千栀使毒后,倒是往后退了退,没有往前冲。

    他们没有往前冲,但是也没有退太远,完全是把叶千栀包围在了中间,有个黑衣人挥了挥手,很快就有一批人加入。

    坐在驭位上的立春见状,全身紧绷了起来,如同一把弓弦,拉开到了极致,就等着出手了。

    “夫人,等会儿我上前拖住他们,您趁机离开。”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3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39章 刺杀,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