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你觉得我跑得了?”

    叶千栀坐在马匹上,看得很是清楚,她看到有人去拿了弓箭过来,她叹了口气:“我们俩今天可能是没法活着离开这里了,他们不仅有刀剑,还有弓箭。”

    “从他们的行为举止来看,他们是训练有素的队伍。”叶千栀观察得仔细:“我倒是不知道,我居然得罪过军中的人。”

    不说叶千栀诧异,就是立春也觉得奇怪啊!

    她家夫人脾气是一等一的好,向来极少跟人往来,更别说结仇了。

    “夫人,那怎么办?我现在传消息给秦姑娘,让秦姑娘带人过来?”立春低声道。

    叶千栀道:“我们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消息能不能传出去,你说你把信号弹发了出去,玉蝶能不能收到?”

    就怕她们已经离开了京城,要是这样,那她们不管发什么信号弹,那都没用了。

    叶千栀的话如同一盆凉水,浇了立春一个透心凉,不过她还是没放弃,在袖子里摸了摸,很快就掏出了一个白色的团子,她往空中一抛,很快空中就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团子在空中爆炸,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吓了人一跳,随着团子爆炸,空中划过一个艳丽的色彩。

    这抹色彩在空中绽放,随着风飘来飘去,摆弄出了各种的造型,但就是不会散,倒是挺让人称奇。

    黑衣人见她们发送了信号弹,全都着急了起来,直接拿起弓箭,往叶千栀和立春这边射来。

    叶千栀是完全不会武功的人,立春的武功,应付几个功夫平平的人,倒是不在话下,可眼下这些人,全都不是好招惹的,她根本打不过。

    更别说对方现在不跟她们对打,而是用弓箭射她们了。

    立春带着叶千栀狼狈的逃命,可空中飞来的箭羽,又密又急,根本就躲不开,立春受了两箭,叶千栀的右肩膀也被射穿了。

    眼看她们逃不脱,就要被射成筛子的时候,突然不远处传来了哒哒哒的马蹄声,很快一行人出现在了前面,这些人带了不少人过来,那些人一来,就跟黑衣人交上手。

    经过激烈的奋战,黑衣人不敌,各自散去,这场刺杀落下了帷幕。

    叶千栀受不住,倒在了地上,立春跌坐在她身边,颤颤巍巍地伸手,给叶千栀喂药。

    叶千栀随身携带了不少护身的药粉,自然也带了不少疗伤的良药,立春见自家夫人唇色发白,小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吓得不轻,立刻掏出了好几粒的药丸,塞到了叶千栀嘴里。

    “夫人,我们安全了,我们得救了。”立春给叶千栀喂了药丸以后,这才小声道。

    叶千栀疼得额头上冷汗直冒,她本就怕疼,肩膀被刺穿了,血滴滴答答往下落,叶千栀能感觉到血液从她身体里流逝,她咬着牙,点了点头。

    立春后背受了一箭,左肩膀受了一箭,她是强打精神给叶千栀喂了药,现在见她家夫人情况还好,她精神放松了下来,很快就昏厥了过去。

    “立春,立春。”叶千栀见她闭上了眼睛,慌了,大声喊了她几句,见她没有回应,连个反应都没有,彻底慌了神。

    她强忍着疼痛,费力地走到了立春身边,正要蹲下去的时候,骑着马儿的一行人来到了她面前。

    “你们几个帮忙把人送去医馆。”坐在马上的人,看了下面一眼,当他看清楚叶千栀的容貌时,立刻瞪大了眼睛。

    这.....这不是他心心念念、爱慕了好几年的姑娘吗?

    再次见到叶千栀,楚消可谓是五味杂陈,几年前,他爱慕她的颜色,当街说出等她和离的话语,导致他被楚老爷收拾了一通,几年过去了,岁月不曾在她身上留下丝毫印记,可楚消却再也没有了年少时的勇气,也无法当街说出要等她的那句话。

    “宋夫人。”蓦然间再次见到叶千栀,楚消看了叶千栀一会儿,很快就挪开了,“我叫楚消,是楚家的二少爷,我让人送你和你的婢女去医馆治伤吧?”

    “多谢楚二少爷。”面对他的好意,叶千栀自然不会拒绝,她看了马背上的男子一眼,拜良好的记忆力所赐,她很快就认出了眼前这位男子就是几年前当街说要等她和离的少年。

    几年时间过去了,当初的少年早就没有了年少时的意气风发,做事也愈发周全了。

    楚消送叶千栀主仆两人去了医馆,生怕还会有人刺杀她们,楚消留下了几个人保护叶千栀,自己则是去京兆府报案。

    朗朗乾坤,天子脚下,青天白日的,居然发生了当街劫杀的事情,虽说没有出人命,可这件事传出去,到时候坏的也是朝廷的尊严。

    当京兆府尹知道被当街劫杀的人是叶千栀后,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连忙带着京兆府衙门的人前去查案。

    正在吏部上值的宋宴淮在看到空中那抹绚丽的颜色时,他就知道出事了,不顾还在上值,撩起官袍,直接往外冲。

    等到宋宴淮赶到的时候,叶千栀和立春已经被送到了医馆。

    “栀栀。”宋宴淮直奔医馆,一进门,双眼一扫,立刻就确定了叶千栀的位置。

    见到叶千栀右边的肩膀的衣物全都被血色给染红了,他双眸一红,颤声道:“栀栀,你疼的话,就咬我一口。”

    箭羽还在肩膀里没有*,叶千栀疼得小脸发白,冷汗直冒,肩膀太疼了,疼得叶千栀没力气说话,饶是如此,叶千栀还是被宋宴淮这句话给逗笑了。

    她咬牙切齿道:“你是不是傻?我咬你,那不是多一个人疼?”

    “我没法把你的伤口转移到我身上,唯一能做的,不过是陪着你一起疼。”宋宴淮拿着帕子,小心翼翼地擦拭她脸上的冷汗:“这是我的荣幸!”

    “傻,你要是被我咬疼了,那谁来照顾我?谁给我换药?”叶千栀被他的脑回路给打败了。

    她怒气冲冲地瞪着他,要不是肩膀太疼了,她怕是忍不住上手打他一顿。

    见叶千栀生气了,宋宴淮连忙道:“你别生气,我错了,我改,以后我再也不胡言乱语了,你别生气。”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3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40章 被救,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