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宴淮见她生气,连忙哄着,该说不该说的话一股脑儿全都说了。

    只要能博得他家栀栀一笑,别说是低声下气哄她了,就是要他跪下来,求着她,他也绝无二话。

    站在不远处的大夫和药童,还有送叶千栀来的楚家下人,眼睁睁看着一个穿着三品朝服的男人,蹲在叶千栀面前,轻言细语地哄着她。

    宋宴淮疼爱妻子的事情,早就传遍了京城,大家早就如雷贯耳。

    都说宋夫人身子有恙,于子嗣有碍,可宋宴淮却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身边只有宋夫人一人,连个通房小妾都没有。

    身居高位,能做到这一点的男人,可谓是凤麟毛角,不少男人,在稍微有点权势之后,就大肆收敛银钱,身边的美人也是一茬换了一茬。

    大家一开始还觉得宋宴淮对叶千栀好是做戏,可现在看到他神情温柔地哄着受伤的妻子,大家就都明白了,传言是真的。

    叶千栀和立春受伤严重,医馆的大夫根本就不敢拔箭,只能用点药,缓解疼痛。

    箭越早*越好,知道大夫们不敢动手以后,宋宴淮半点都没有耽搁,直接让墨玉几人把叶千栀和立春带回家,接着传信给木叔,让木叔找几个会治箭伤的大夫过来。

    睿王府是以军功立世的,在睿王府麾下,除了士兵和将领外,也就是治疗各种病症的大夫了,这些大夫大部分都是呆在西北,少部分散落在大盛各地。

    木叔一收到宋宴淮的传信,立刻就带了人过来。

    大夫先看了叶千栀的伤,看完后,松了口气:“没有伤到大动脉,箭头也没有倒钩,把箭*,再养三个月,就没事了。”

    大夫做了一些准备工作,接着便要给叶千栀拔箭。

    叶千栀怕疼,她让人给自己熬了一碗麻沸散,喝了,等药效发作了以后,这才让大夫动手。

    饶是喝了麻沸散,可她还是能清晰地感受到箭一点点往外拔的痛。

    额头上的汗水,一点一点往下滴落,她咬着唇,一声不吭。

    “大夫,你轻点,轻点。”守在一旁的宋宴淮,见叶千栀忍着疼痛的样子,心抽疼抽疼,不住地喊道:“她怕疼,你轻点。”

    “宋大人,我动作已经够轻了,只是这箭头太深了一些,要*,宋夫人确实是要吃点苦头。”大夫被宋宴淮搅扰得都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好了。

    “温言,你出去。”叶千栀忍着疼痛,蹙眉道:“有大夫在,我不会有事的,你别待在这里,影响大夫。”

    “我不出去。”宋宴淮拒绝,他坐在榻边,满眼担忧地望着叶千栀:“我在这里陪你不好吗?”

    “不好。”叶千栀虚弱道:“我不想被你看到这么狼狈的一面,温言,你出去好不好?”

    叶千栀向来是个坚强的人,从来不会对人示弱,哪怕她有时候跟宋宴淮撒娇,那都是刻意而为,宋宴淮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的一面。

    突然间,看到了她这样的一面,宋宴淮无法拒绝的她任何要求。

    再三叮嘱大夫要轻点后,宋宴淮这才念念不舍离开了房间。

    屋外,宋婆子、宋云婷、宋云绮都在,见他出来,连忙围了上来,问他叶千栀的情况。

    宋宴淮实话实说,他话音还未落下,就见宋婆子变了脸色:“三郎,你平日里看着挺机灵一个人,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就掉链子了呢?”

    “栀栀说,不让你陪着,你就真的不陪?你知不知道,栀栀刚刚受了伤,正是需要人陪的时候,你这时候不陪着她,你想干什么呢?”

    宋婆子对着宋宴淮一通指责,什么身为人夫,怎么能缺失妻子最需要陪伴的时候?

    宋宴淮乖乖巧巧地听着,不敢反驳。

    等宋婆子说得口干舌燥了,宋宴淮还得奉上茶水,见他老娘喝了茶水,他这才为自己辩解道:“娘,是栀栀让我出来的,她不想被我看到这么狼狈的一面,我想留下都不行,她执意要我离开,我只能遂她心意。”

    “你不知道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吗?”宋婆子用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看着他:“你又不是毛头小子了,跟栀栀成亲了这么多年,你难道不知道,女人口中说不要的时候,其实内心想的是‘要’?”

    见宋宴淮懵懂的样子,宋婆子被他气坏了:“三郎,我本来以为,你是你们三兄弟中最懂女人心的那一个,现在看来,是当娘的高估你了,你啊,连你二哥都不如,他还知道怎么哄着媳妇儿呢!”

    宋婆子认为宋宴淮就是缺教训,才会这么不贴心。

    “行了,你也别站在这里碍眼了,走远点吧,我看到你,眼睛疼。”

    宋婆子直接把人撵走。

    屋里,枕边人不需要他,屋外,当娘的恨不得直接把他丢到墙头外,宋宴淮第一次发现自己是多余的。

    他赖在院子里不走,宋婆子见状,一脸嫌弃道:“你先去把身上的官袍给换了,在家里,别穿这一身出来晃荡。”

    宋宴淮回过神,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的还是官袍,不用宋婆子撵人了,他自己就回房间换衣裳去了。

    等他换好衣裳,还没来得及去叶千栀拔箭的屋子,墨玉回来了。

    他手里拿了一支箭,神情凝重地走到了宋宴淮面前:“大人,这次刺杀夫人的人,可能是苏将军的人。”

    “苏将军?是支持秦王的那个苏将军吗?”宋宴淮想了一下大盛姓苏的将领,好像就只有那么一个是比较有名气的。

    “是他!”墨玉道:“这是他手下将领所配用的箭羽。”

    宋宴淮接过了墨玉手里的箭,在箭尾处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苏字。

    “这箭是用玄铁打造的,造价不菲,箭上还刻有字,看来确实是他的人了。”宋宴淮把箭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下了结论:“你传信给顾流云,让他的人去查一查,看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大人,何须让顾公子的人去查这些事情,我让兄弟们查就可以了。”墨玉道,敢伤害他们的当家主母,胆子还真是大啊!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3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41章 嫌弃,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