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这件事就交给顾流云去办,你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宋宴淮道:“我听说秦王最近囤积了不少的兵器,又想着扩张地盘的事情了,你让人去把他的兵器给抢了,顺便给他找点事情干,让他不得闲。”

    “还有就是,花点钱,找几个江湖高手,去刺杀苏将军和秦王几次。”宋宴淮吩咐道:“能不能伤着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要让他们两人感到惶恐。”

    在看到箭上的标记时,宋宴淮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两人是冲着他来的。

    苏大将军跟他是没有打过交道,但是秦王跟他曾经的关系还算是亲密,现在苏大将军和秦王是一丘之貉,宋宴淮怀疑秦王就是为了报复他,这才派人刺杀叶千栀。

    在宋宴淮紧锣密鼓地布置这一切的时候,远在江南的苏文倩收到了消息。

    “废物,一个两个都是废物,连个女人都杀不了!”苏文倩看完纸条,一气之下,把屋里所有的摆件都摔碎了!

    满屋狼藉,饶是如此,她还是不痛快,心里堵得慌。

    她就想不明白了,叶千栀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好呢?

    她从苏大将军那边要来的人可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他们出手,向来就没有失败的时候,怎么这次就失败了?

    她想不通!

    “既然杀不死你,那我就从别的地方毁了你!”苏文倩看着满地瓷片,满眼疯狂。

    不把叶千栀给除掉,她就没法安心。

    就在她在想办法,要怎么毁了叶千栀的时候,秦王回来了。

    一推开门,看到的就是满地狼藉,秦王这段时间本就不太高兴,看到屋里满地狼藉,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秦王脸色冷了下来。

    语气不善道:“又有谁得罪你了?要拿满屋子的摆件出气?”

    “你知不知道本王摆在屋里的东西,每一件都价值连城?本王不求你能跟高门大户出身的嫡女一样,能帮着操持家务,但是好歹你也别败家啊!”

    “怎么?摔你两件花瓶,你就心疼了?”苏文倩心情不好,正需要找个发泄的地方,谁知道秦王就撞了上来,她没好气道:“秦王府家大业大,我身为王妃,摔几个花瓶怎么了?你要是不愿意,我回我父亲那边去就是了。”

    说着,她就喊人进来收拾行李,一副打算离开的样子。

    见状,秦王只能软了下来,“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看看满地的瓷片,这要是伤着了你,那可怎么办?你是本王的王妃,身份贵重,一点皮毛都不能伤。”

    “是嘛?你不是嫌弃我败家吗?”苏文倩瞥了秦王一眼,慢悠悠道。

    “哪能啊。”秦王赔笑道:“你是王府的女主人,家里的一切你都可以做主,可以随意使用,无需客气。”

    “看到满地的瓷片,你不心疼?”苏文倩是不知道屋里这些摆件的价值,不过看秦王一脸肉痛的表情,她就知道这些东西价值连城。

    所以她才故意问道。

    秦王赔笑道:“不过是几个摆件罢了,若是它们能换来王妃展颜一笑,也算是物有所值!”

    秦王这番话说得漂亮极了,总算是把苏文倩给哄好了,她没有揪着这件事不放。

    让丫鬟进屋打扫,她则跟着秦王去了正厅。

    路上,苏文倩看着庭院两边的风景,说道:“王爷,府里好安静啊,你不在府里的时候,连个陪我说话的人都没有。”

    “孤独了?”秦王贴心道:“最近府里的花卉开得不错,你可以举办几个宴会,请城里那些夫人们过府聊天,陪你玩耍。”

    “算了吧!”苏文倩想到城里那些夫人,情绪低落道:“我出身不好,她们个个都看不起我,上次我去参加她们举办的宴会,她们聊的话题,我一个都插不上。”

    这是没法子的事情,哪怕苏文倩现在已经跟着女先生开始读书习字,但是她的人生经历摆放在这里,而且她本人也不是读书的料子。

    聊诗书,她说不上话,聊城里的时新料子,她也搭不上话,更别说首饰这些东西了。

    她只能坐在位置上,看着她们聊天,还要保持微笑。

    “其实你可以聊你擅长的话题啊!”秦王给她出主意:“说说你们以前在乡下的趣事,我相信,你说的这些,她们没一个人能搭上话。”

    “我说这些倒是擅长,但是你不怕我丢脸吗?”苏文倩道:“父亲早早就叮嘱过我了,让我不能丢了王府的脸面,不然对王爷的名声有碍。”

    “有我和岳父在,你担心什么?”秦王伸手点了点苏文倩的鼻尖,笑容宠溺道:“放心吧,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是在城里,我能保证那些人都得哄着你,捧着你,哪怕她们不想聊这些,可只要你想,她们就会尽力配合你。”

    苏文倩被他哄得眉开眼笑,心里的那一点阴霾一扫而空,她小声道:“其实,举不举办宴会都没关系,比起出门应酬,我更喜欢待在家里,王爷,咱们俩成亲也挺久的了,最近你能不能抽多点时间在家里陪我?”

    秦王想了想道:“最近事情有点多,你也知道,我们攻打江南的进度太慢了,这半年多来,一座城池也没有打下来,我必须出城去操练士兵。”

    “我知道王爷在外面是有正事,但是您留在府里也不是陪着我玩儿啊!”苏文倩害羞道:“我想抓紧时间生个孩子,父亲说,王爷是要干大事的人,子嗣很重要。”

    “你说的对,我以后会争取多点时间在家里。”子嗣对秦王来说,确实是非常重要,他现在这么拼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想要给自己的孩子打下一片天地么?

    江东州府的秦王夫妇在忙着造娃,远在京城的叶千栀则被关在家里养伤。

    天气炎热,伤口很容易发炎,吃食方面得格外注意,有宋婆子和宋宴淮在一旁盯着,叶千栀就是想偷吃,那也是不成的。

    一到夏天,叶千栀的胃口本就不好,加上现在她戒辣、戒冰,她的快乐一下子全都没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3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42章 快乐全没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