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一受伤,来府里探望她的人不少。

    大多数都是宋宴淮在官场上的同僚,他们的夫人准备了厚礼,上门探望,叶千栀不方便出门招待,这些人都是宋婆子在招待。

    除了这些人,其余来探望叶千栀的就都是秦玉蝶几人了,当然了,这其中也有两个人不属于此列。

    那就是闻安如和方书兰。

    方书兰在知道叶千栀是因为赴她的约,回家时发生了截杀的事情,她第一时间就准备了厚礼,上门探望。

    “宋夫人,对不起,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早知道,我应该送你回来。”方书兰一脸懊悔,要是宋夫人真的因此丧命,那他们方家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叶千栀含笑道:“这跟方二姑娘有什么关系?那天约我出门的人不是方二姑娘,是别人,我也会遭此一难,方二姑娘就别为这件事内疚了。”

    “对了,我受了伤,没法出门,答应方二姑娘的事情,得往后挪挪。”

    “我的事情不着急的。”方书兰说道:“宋夫人还是先把伤养好。”

    方书兰来的时候,是叶千栀拔完了箭的第三天,她已经换了屋子,但是方书兰鼻子比较敏锐,还是能闻到淡淡的血腥味。

    丫鬟端了茶水上来,端给方书兰的是花茶,给叶千栀是一杯温开水。

    叶千栀看着托盘里的花茶,闻着空气中淡淡的香味,用力地吸了口气。

    她的馋样把方书兰逗笑了:“宋夫人,你现在身上有伤,可不能贪嘴。”

    “我知道,我这几天不是吃素就是喝药,嘴里淡的一点味道都没有。”说到一半,叶千栀改口道:“不对,还是有味道的,是药味。”

    “等夫人伤好了,想要吃什么,都可以吃了。”方书兰见她郁郁寡欢,连忙安慰道。

    叶千栀叹了口气,没有应声。

    她的苦,别人怎么能懂呢?

    就算她伤好了,宋宴淮也是不会让她吃这些东西的,以前他都可以找出那些理由阻拦,更别说她受伤以后了。

    两人不熟悉,方书兰在这里陪叶千栀小坐了一会儿,便告辞离开了。

    方书兰前脚刚走,闻安如后脚就来了。

    方家是文臣世家,送来的都是各种补品,而闻安如是武将之家,她送来的东西都是各种加快伤口愈合的药粉。

    叶千栀一瓶一瓶打开,闻了闻,其中有好几瓶药的质量是不错的,她把品质好的药挑选了出来,一些留着自己用,还有一部分则是让人送给立春。

    这次要不是有立春护着她,她这条命怕是就交代在那里了。

    叶千栀跟方书兰不熟,同样跟闻安如也不熟悉,两人说了几句客套话,闻安如便告辞离开了。

    等坐上回去的马车时,闻安如的婢女不解地看着自家姑娘,她不太明白自家姑娘为什么会主动接近叶千栀。

    “你是不是有很多问题想问我?”闻安如看了婢女一眼,含笑道:“你好奇我为什么会主动来看宋夫人?”

    “姑娘,您跟宋夫人只是一面之缘,上次您帮忙解决麻烦,这次主动上门探病。”婢女好奇道:“这些事情,姑娘以前都不曾做过。”

    她家姑娘生来就是被人捧在手心上,向来只有人讨好她家姑娘,何曾见过她家姑娘主动向人示好?

    闻安如笑了笑,给出了上次一样的答案:“宋夫人长得好看,多看她几眼,我能多吃两碗饭。”

    “宋夫人确实是长得不错,不过在奴婢看来,姑娘您是最好看的。”婢女笑眯眯道。

    “你今儿早上是不是背着我偷吃蜂蜜了?不然小嘴儿怎么这么甜?”

    “姑娘,奴婢是实话实说。”

    马车已经走远,只有随风飘来了隐隐约约的笑声。

    养伤的日子是很苦闷的,特别是对于怕热的人来说,被人困在家里的一亩三分地养伤就更难受了,好在宋宴淮每天回来都会给叶千栀带些小玩意儿,这才让叶千栀平淡的日子里,多了几分期待。

    日子一天天过去,等到叶千栀伤口结疤的时候,京城的天气已经从炎炎炙热的夏天转到了初秋时节了。

    白天的气温依旧炎热,但是等太阳落山,空气中平添了几分的凉意,到了深夜,有时候还需要盖毯子。

    伤口的表面已经结疤了,叶千栀被困在家里这么长时间,等到伤口稍微好了一点,她就坐不住了,就开始琢磨起来要做什么事情了。

    宋宴淮不放心她出门,把人困在家里,可叶千栀表面上答应得好好的,转头就把他的叮嘱丢到了九霄云外去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丝毫不当自己是个伤患。

    “这次是楚二少爷经过,救了我一命,我现在伤好得差不多了,也该亲自上门,去感谢楚二少爷的救命之恩。”叶千栀让管家准备好了谢礼,打算亲自上门道谢。

    宋宴淮下值回来,知道她明天要去楚家道谢,连忙过来劝道:“栀栀,能不能等我休沐的时候一起去?你一个人出门,我不放心。”

    不提楚二少爷以前喜欢过他家栀栀,就单单有秦王和苏大将军那边的人盯着,宋宴淮就不放心让叶千栀一个人出门。

    “你还有六天才休沐呢!”叶千栀算了算日子,拒绝道:“我会带多点人去的,绝对不会让自己落单。”

    这些日子,她被困在家里,没有自由就算了,吃食方面也被宋宴淮管着,她是再也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了,所以不用宋宴淮提醒,她就会乖乖带人,保护好自己。

    “明天让墨玉陪你一起去,他武功好。”宋宴淮无奈地叹了口气,退了一步。

    他是不想同意,但叶千栀是他不同意就不这么干的人吗?

    显然她不是这么听话的人,所以他除了妥协,还能怎么做?

    只能尽可能护着她,保护她。

    知道他是不放心她单独出门,这才把墨玉借给她使用一天,叶千栀道:“你把墨玉给了我,那你自己怎么办?”

    万一这次人家就转移了目标,把目标换成了宋宴淮。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3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43章 来访,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