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放软了身段,哄着宋宴淮。

    这样的叶千栀,让宋宴淮说不出一个拒绝的字来,最后冷着脸答应了下来。

    不是他骨气,实在是见不得他家小姑娘委屈巴巴地看着他。

    对上这样的眼神,别说他了,就是铁石心肠的人,怕是也会心软,毫无原则答应她的所有事情。

    “行吧!”宋宴淮还能说什么呢?除了同意,没有第二个选择。

    见他答应了,叶千栀喜笑颜开,她娇声道:“温言,你真好。”

    “我要是不同意你去的话,我是不是就不好?”宋宴淮故意抬杠,露出受伤的神情。

    “说的什么话呢,在我心里,温言就是最好的。”叶千栀见他不开心,连忙顺毛道。

    被她哄着,宋宴淮的心情倒是好了不少,突然他目光一凝,说道:“栀栀,方家大少爷我虽然没有见过,但是他的情况我还是略知一二的,当年他受伤以后,可是找了不少大夫诊治,连御医都请上门了,最后还是没能保住双腿。”

    “这次你上门去给他看病,肯定很辛苦,你肩膀上的伤并没有痊愈,你去的话,会不会牵扯到自己的伤口啊?”宋宴淮是绝对不会允许叶千栀不顾自身的安危去给人治病的:“还有啊,方二姑娘是通过你,邀请的郁拂云,你说到时候你是让郁拂云自己上门好呢,还是得有你介绍比较好?”

    宋宴淮说的问题,叶千栀是没有想过的,她的想法很简单,就是答应了方二姑娘要去给她大哥治伤,所以她直接上门去就是了,可是现在听到宋宴淮这话,她才意识到自己这样贸贸然上门不妥。

    “那该怎么办?”叶千栀想了想道:“那我找一个人来假扮我,到时候跟我一起去不就行了吗?”

    “......可以。”宋宴淮本来是想说,可以从睿王府找一个大夫出来,扮成郁拂云的样子,再跟着她一起去,但他心里也清楚,叶千栀的医术能被人这么推崇,那就不是一个懂点医术的人可以假扮的。

    他不情不愿答应了下来。

    叶千栀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原本想说的肯定不是这话,不过不管他想说什么,现在他答应了,那就行了。

    方二姑娘跟叶千栀不过见过了两次面而已,双方都不熟悉,所以叶千栀直接让秦玉蝶过来假扮她。

    挑中秦玉蝶的原因也简单,秦玉蝶长得漂亮,五官跟叶千栀虽然没有半点相似之处,不过有叶千栀那一手绝妙的医术加持,是不会露馅的,最重要的是,秦玉蝶跟在叶千栀身边多年,对她很是熟悉,不管是说话的方式还是一些小动作,她都知道。

    假扮一个人,自然不是容貌上变了那就行了,还是有很多讲究的。

    从神态到说话的方式,再到一些行为举止,秦玉蝶扮成叶千栀以后,还在叶千栀跟前学习了好长时间,这才胸有成竹退下了。

    翌日,叶千栀带着秦玉蝶直奔方家。

    方家离宋宅还是有很长一段距离,昨儿的时候,叶千栀就已经给方书兰下了帖子,说是今天会登门拜访,方书兰一看帖子,就知道叶千栀绝对不是单纯的来找她玩儿,两人只见了两次面,还没有到互相去对方家里玩儿的情分上。

    况且叶千栀刚刚养好伤,她现在过来,肯定是为了给她哥哥治病,所以方书兰立刻知会了她的父母和大哥。

    对于叶千栀和郁拂云的到来,方家人是很期待的。

    叶千栀和秦玉蝶一到方家,立刻就被热情地迎了进去。

    方家是文臣之家,从进门开始,一直到正厅,这一路上走来,叶千栀暗暗把周围的景色看在了眼里。

    跟宋宅相比,方家的面积大了一半不止,院子里的设计和布置,也都是亮眼至极。

    处处都是风景,随便站在哪个角落,看到的都是极好的景色。

    等到了正厅,方老爷和方夫人还有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子,已经等着了。

    方书兰站在秦玉蝶身边,跟秦玉蝶介绍道:“宋夫人,这是我的父母和兄长。”

    “伯父伯母,方少爷。”秦玉蝶福了福身含笑道:“这位是我的朋友,郁拂云。”

    不用秦玉蝶介绍,方老爷和方夫人的视线就已经落在叶千栀身上了。

    叶千栀冲着他们拱了拱手,淡淡地打了一个招呼。

    等双方落座,丫鬟送了茶水上来,几人闲话了一番,这才开始看诊。

    叶千栀、方少爷、方老爷、方夫人几人去了旁边的花厅,秦玉蝶和方书兰则留在了正厅,到了花厅,叶千栀先是给他把了脉,随即让他脱了鞋袜,亲自给他看脚。

    叶千栀看完了以后,伸手在他腿上捏了捏:“有没有感觉?”

    方少爷涩涩道:“毫无知觉。”

    叶千栀摸出了银针,消毒过后,直接扎在他腿上,每一针都不是随意扎的,而是有步骤的,叶千栀扎了五针以后,这才停手,她慢慢旋转银针,而后问他:“现在可有知觉?”

    “有点疼。”方少爷很是惊喜道。

    自从他的双腿受伤治愈以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知觉了,他的双脚就像是一个摆件,一个可有可无的摆件。

    叶千栀含笑道:“有知觉那是好事啊!”

    “郁神医,你这话的意思是不是我儿的双腿有救了?”方夫人颤声问道。

    一旁的方老爷也很激动,不过跟方夫人相比,他比较稳得住,不过从他眼里的狂喜就能看出,他也是很高兴的。

    “对,有知觉就代表着他腿上的神经并没有完全死绝,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好事。”叶千栀说起病情的时候,是非常认真的:“他双腿受伤严重,想要治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或许需要花上三五年的时间。”

    “只要能治好,不管多长时间,我们都愿意。”方夫人道,她眼眶泛红,一滴清泪从脸颊滑落。

    对他们家来说,缺少的不是时间,而是希望。

    从方少爷双腿受伤开始,方家就一直都在找寻良医,不管是有名气还是没有名气的,他们都找回来了,那些人对于方少爷的病情,就只有三个字。

    没治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3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45章 哄着他,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