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难度大是一方面,还有就是他们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可最后查来查去就查了一个寂寞,根本就查不到究竟是谁传出这样的谣言。

    编排出绯闻的人,显然是不怀好意。

    要知道郁拂云虽说无官无职,但她是名满京城的神医啊,她露面的时候不多,但凡见过她的人,都说她长得好。

    最重要的是,前几年的时候,楚家姑娘楚令怡被家里人安排相看和定亲,人家姑娘就是不乐意,吵吵着要嫁给郁拂云。

    虽说后面她没嫁成,可楚令怡后面嫁人的时候,夫君也是按着郁拂云的标准找的。

    不会医术不要紧,没有手艺也没事儿,反正楚家有钱,不在意这些,楚令怡就提出了一个要求,得好看。

    吃瓜群众刚刚听说的时候,还嘲笑过楚令怡,说她傻,楚令怡听说了以后,她直白道:“找个长得好看的人,我饭都能多添一碗,怎么地,我家里条件好,难不成还得将就那些歪瓜裂枣?”

    有人就说了,长得好不好看,烛火一吹,被子一盖,那不都一样吗?

    要是这么说,楚令怡就有话说了:“这怎么能一样呢?你跟人亲热的时候,不亲嘴儿?”

    说这话的人不脸红,听这话的人脸涨红,楚令怡就是个颜狗,当初她看上郁拂云,难不成是看上了她的医术?自然不是,她就是看上了郁拂云那张脸。

    可惜啊,人家没看上她,不管她家里说什么,郁拂云都敬而远之。

    姑娘家芳华有限,楚令怡她是愿意耗着,但楚家人不愿意啊,被家里人劝着劝着,加上郁拂云时常不出没,久而久之,楚令怡的心思就淡了一些,主要也是看明白了。

    别人会为了楚家的金银珠宝折腰,可郁拂云不会,不仅不会,还躲得远远地,就为了不被她缠上。

    身为姑娘家,被人这样躲着,楚令怡但凡要点脸也做不出继续赖着郁拂云,只能放弃。

    以前吃瓜群众就是看个热闹,现在有了郁拂云和叶千栀的绯闻传出,不少人就有话说了,大家纷纷猜测,也不知道郁拂云究竟长得有多好看,连有夫之妇都能跟她搅合在一起。

    有人猜测,那肯定是比宋宴淮长得好看,有人问,为什么这么说,对方就有话说了,要是郁拂云长得没有比宋宴淮好看,宋夫人跟她搅合在一起是为了啥?

    郁拂云就是个大夫,说得好听一点是神医,说难听点就是个江湖郎中,反观宋夫人的夫君,那可是正三品的吏部侍郎啊,前途无量,将来拜相入阁不说板上钉钉,起码也是有非常大的机会。

    放着官夫人不当,跟个没前途的江湖郎中搅合在一起,宋夫人图啥?

    肯定是跟楚令怡一样,图郁拂云长得好看呗!

    这个说法得到了大众的支持,一时间大家纷纷讨论了起来,郁拂云究竟长得有多好看,才能迷得宋夫人不顾礼义廉耻,跟她大白天同乘马车。

    有些闲得慌没事干的人更是纷纷开始深扒,想要看看郁拂云和叶千栀是什么时候搅合在一起的。

    这件事闹得是风风雨雨,连不爱上街的宋婆子和宋老爹都听说了,更不要说宋家其他人了。

    外面的传言说的是有鼻子有眼,宋家人原本是不相信的,奈何架不住说的人多了,听着听着,不由得让人怀疑起来,这事儿不会是真的吧?

    宋婆子倒是稳得住,她跟叶千栀相处的时间久,相信她,但不是所有人都是宋婆子,像宋云婷她跟叶千栀以前没相处过,还是和离以后,才跟叶千栀相处多了一些,但因为她是出嫁女的缘故,所以她跟叶千栀之间的交流,也仅限于表面。

    表面上彼此客气着,说是把对方当成了自家人,但是内里,谁都有自己的小算盘。

    叶千栀事情多,每天不是在药房捣鼓就是在书房看账本,要不就是出门去查看店铺的事情。

    手里事情多,她分身乏术,跟家里人交流的时间自然就少了。

    宋云绮和宋婆子跟叶千栀相处多年,相信她不会做这些事情,但别人那就难说了。

    这不,宋云婷就找上了宋婆子,跟她抱怨起了外面流言那些事情。

    “娘,您最近可有听到什么流言蜚语?”宋云婷知道她母亲大人是个直来直往的人,跟她说话就得打直球,千万别绕弯子,不然宋婆子能削人:“三弟妹那事儿.......”

    事情是要说的,但也不能说得太透,宋云婷约摸提了提,想要看看宋婆子的反应。

    她说得有些遮掩,宋婆子一听就明白她要说什么了,她掀了掀眼皮,没好气道:“她跟你不说日夜相处,起码也相处一年多了,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心里没点数?”

    “人不可貌相。”宋云婷被前夫背叛过了一次,她轻易是不相信人了,也轻易不敢看人外表就下判断:“有些人表面是人,内里是鬼,谁说得清楚。”

    “别人我是弄不懂,栀栀我还是了解的,不说人品这些,就单单她跟老三的感情就好的不行,两人恨不得天天黏在一起,成一对连体婴儿,他们感情这么好,还会有二心,这世上就没有恩爱夫妻了。”

    宋婆子说得笃定,对此很有信心,可宋云婷就没有那么乐观了,她支支吾吾了一会儿,还是直言道:“可她跟郁拂云坐同一辆马车的事情是事实,这该如何解释?”

    她的问题太过于刁钻了,宋婆子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她是知道叶千栀喜欢捣鼓药材,也懂些医术,没有人点破,宋婆子是不会把叶千栀和郁拂云这两个性别不同的人往一块儿扯的。

    所以面对宋云婷的问题,宋婆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娘,您还是得跟三郎提一提,让他上心点,别傻乎乎的相信人,到时候人家要是摆他一道,那他岂不是亏大了?”宋云婷道:“这事儿我跟他不好提,您跟他说,他才会上心。”

    “我倒是不知道,我有什么值得人家骗的?”

    宋云婷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了宋宴淮熟悉的声音。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2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48章 有什么值得人骗,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