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夜,渐渐深了。

    宋宴淮一行人还没有找来这里,楚渊和叶千栀只能将就着在此过夜。

    叶千栀躺在干柴上,头有些昏昏沉沉,身子也略显沉重,极不舒服,不过她没吱声,安安静静地躺着。

    眼皮子上下打架,过了不知道多久,叶千栀这才沉沉睡了过去。

    半夜,楚渊是被一阵呓语声给吵醒的,一睁开眼睛,他就看到了对面的叶千栀脸颊红通通的,像是发热了。

    楚渊揉了揉眼睛,飞奔上前,顾不上保持距离,伸手摸了摸叶千栀的额头。

    好烫!

    这该怎么办?

    楚渊原地思索了几息,很快就扯下了自己的里衣,跑到河边沾了冷水,这才拿回来,敷在了叶千栀的额头上。

    这样的动作周而复始,不知道忙活了多久,楚渊再次伸手探了探叶千栀的额头,手掌传来的温度依旧还是很高,楚渊有些担心了,要是任凭叶千栀这么烧下去,怕是大事不妙。

    到时候把她脑子烧坏了,那可怎么办?

    楚渊想了想,伸手抱起了叶千栀,想要抱着她离开。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杂噪的声音,很快房门就被敲响了,屋外传来了一个清冷的男声:“请问屋里有人吗?”

    楚渊跟宋宴淮打交道的时间不多,但是他一下子就听出了外面来的人就是宋宴淮,他很是激动道:“你是宋宴淮吗?”

    “是我。”

    得了准话,楚渊忙道:“我是楚渊,你的夫人.......”

    不等楚渊把话说完,宋宴淮就已经推门而入了,当他看到楚渊抱着叶千栀的时候,楚渊莫名有些紧张。

    他和叶千栀现在这个样子,似乎很容易让人误会啊!

    他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可宋宴淮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他的双眸落在了叶千栀身上,着急道:“她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对,她半夜里突然发起了高热,我正要带她去找大夫。”楚渊忙把叶千栀塞到了宋宴淮怀里,等对方接过了以后,楚渊这才松了口气,像是甩开了一个大麻烦一样。

    宋宴淮看着发烧已经昏迷不醒的叶千栀,急得不行,隔着衣物,他都能感受到叶千栀身上灼热的温度,宋宴淮冲着楚渊,感激道:“多谢你照顾了我家夫人,此等大恩,日后报答。”

    丢下这句话,宋宴淮抱着叶千栀离开了,墨玉几人连忙跟上,楚渊也跟了上去。

    这里离京城有段距离,好在宋宴淮是骑马来的,宋宴淮直接带着叶千栀去了最近的村子,找了一个赤脚大夫,开药、熬药,一碗汤药灌了下去。

    这碗汤药下肚不到两个时辰,一直高烧不退的温度终于有了下降的趋势。

    黑色一点点被光亮驱逐,很快天边就泛起了鱼肚白,村里的公鸡也开始打鸣。

    虽有退烧的趋势,但只要她没有醒过来,宋宴淮总是很担心的,他守了叶千栀好一会儿,都不见她有醒来的意思,宋宴淮看了看屋外的天色,做了决定:“我们回京。”

    “夫人生病了,不适合赶路。”一旁的墨玉提醒道:“大人,要不要等夫人醒了以后,我们再回京?”

    “没法等了,咱们现在就回京。”宋宴淮看着昏迷不醒的叶千栀,说道:“天色已经大亮,不影响我们赶路,我们走吧!”

    自家主子都这么说了,墨玉还能说什么呢?

    自然是只能安排好一切,让主子放心!

    一行人离开了小村子,宋宴淮带着叶千栀直奔京城,等进了城,宋宴淮顾不上给叶千栀换衣裳,直接带着她去了医馆。

    好在叶千栀身上的衣裳经过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早就脏的不成样子了,没有人认出来,这套衣袍是郁拂云所有。

    等大夫开了药,督促着药童熬了药,又把药灌下,宋宴淮没有带着叶千栀回家,而是在医馆旁边找了一个客栈,安顿了下来。

    这次的汤药灌下去不久,叶千栀就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看到陌生的床幔,愣了愣:“有人吗?”

    声音沙哑得不行,要不是屋里太过于安静,怕是都没人听得清楚她在说什么。

    靠在床头的宋宴淮第一时间就捕捉到了她的声音,他惊喜地看向叶千栀:“栀栀,你醒了,真好,你醒了。”

    宋宴淮抓着叶千栀的手,放到唇边吻了吻,语气激动道:“要不要喝水?”

    叶千栀嗓子疼,懒得说话,点了点头。

    端着水杯过来,就着他的手,叶千栀把水杯里的水一饮而尽。

    温热的水从喉咙划过,让火烧火燎的嗓子舒服了不少,等喝完了水,叶千栀这才道:“我们这是在哪里?”

    她还记得在自己入睡以前,她跟楚渊是在一处茅草屋中躲雨。

    醒来以后,身边的人却变成了宋宴淮,究竟先前的是梦,还是现在的是梦?

    一时间,叶千栀有些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梦里还是在梦外。

    “在客栈。”宋宴淮摸了摸她的额头,松了口气:“终于退烧了,星宝,刚刚见你的时候,可没把我吓坏,你浑身滚烫,大夫都说,要是来迟一点,你怕是就没救了。”

    大夫的说法略夸张了一些,不过这也说明了叶千栀情况危及,不然大夫不会这么说。

    叶千栀给自己把了脉,她哑声道:“我没事了,你不用担心。”

    会发热应该是昨天伤口泡了太长时间的河水,导致伤口发炎,这才发了热。

    叶千栀嗓子不舒服,不想说话,宋宴淮便自言自语,把昨晚发生的事情简略地提了提。

    早在醒来的时候,叶千栀就注意到了宋宴淮身上脏兮兮的衣袍,衣袍被尖刺划过,上面沾染了不少的枯叶,还有泥巴,他面带倦容,显然从昨天开始就没有好好休息。

    见到他这个模样,叶千栀心疼得不行,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道:“这张榻的位置挺大的,你上来一起休息。”

    一边说,她一边往里面挪了挪,给宋宴淮腾地方。

    宋宴淮也没有客气,直接爬了上来,把叶千栀搂在怀里,沉沉睡去。

    客栈里的两人睡得香甜,外面却闹翻了天。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2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53章 闹翻了天,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