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城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传起了叶千栀跟楚渊的谣言,故事编的是有鼻子有眼。

    什么荒山之中,两人私会,什么茅草屋内,两人不顾礼义廉耻抱在一起。

    墨玉是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先前的谣言都还没有澄清,现在又来了一个绯闻对象,墨玉差点被这个消息吓得昏厥过去。

    不过当他知道了具体内容的时候,墨玉抿了抿唇,直接把昨晚跟着他和大人出城的人全都查了一遍。

    人数不多,很快他就找到了一个可疑人员,他顺着这个人查了查,很快就得到了他编排和出卖叶千栀的证据。

    证据到手,墨玉就把人喊了过来。

    “头儿,您找我?”对方一过来,便冲着墨玉笑了笑。

    “今天城里的谣言,是你放出去的?”墨玉开门见山道。

    对方一愣,随即摇头否认:“头儿,您怎么会认为城里的谣言是我放的?我从进了客栈,就没有出去过。”

    “而且主子和头儿对我恩重如山,我怎么会恩将仇报?”

    对方会否认,墨玉一点儿都不意外,他把自己查到的证据全都甩了出来,让对方好好看:“你先把这些证据看一下,再辩解吧!”

    “兄弟一场,我也不想闹得太难看,要不是你吃里扒外,我也不会找上你。”

    “昨晚到了客栈以后,你确实是没有再出门,不过你刚来就跟客栈的伙计说,夫人闹着要喝鸡汤,让客栈的伙计帮忙买了一只鸡,有人看到了你给伙计塞了一锭银子,让他帮你跑一趟珍宝斋。”

    “什么时候,夫人说要喝鸡汤了?从早上到现在,除了大人,谁都没见夫人一面,你扯谎的时候,就没考虑一下现实情况?”

    墨玉把自己调查来的线索全都丢到了对方的脸上,声音陡然间冷了下来:“说吧,究竟是谁指使你这么干的?”

    在诸多证据面前,出卖叶千栀和宋宴淮的人就算想辩解,那也说不出话来了,最终只能老老实实坦白。

    来找他的人,他不认识,以前也没见过,不过对方出手大方,说是只要他给的消息是真的,还会有丰厚的谢礼,为了银钱,他做出了出卖自家大人和夫人的行为。

    墨玉把该问的事情都问出来以后,直接就让人把他带走了。

    这种对大人和夫人抱有敌意的人,自然是不能留在身边伺候了,不过也不能放任对方离开,不然再次被人收买,谁知道他还会在外面乱说什么。

    墨玉把人扣了下来。

    想到外面的流言蜚语,墨玉有些头疼,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公开叶千栀和郁拂云是同一个人的消息,这样就能挽回一点声誉,只要叶千栀和郁拂云是同一个人的消息传出去了,叶千栀跟楚渊之间的流言就会不攻自破。

    因为楚大少奶奶当年难产的时候,可是叶千栀出手相助,把她从棺材里救回来的。

    不仅救了楚大少奶奶一命,还救了他们的一双儿女,到现在楚家每逢节日的时候,都会给叶千栀送礼物。

    虽说礼物全都是送到了郁拂云名下的那座宅院,但是这几年,他们之间的互动确实是挺多的。

    要把叶千栀的身份给公开,可不是他能做主的,墨玉硬着头皮去找宋宴淮,刚好叶千栀在一旁,听到了他的为难之处,叶千栀爽快道:“那就把我的马甲公开吧,反正对我来说,叶千栀也好,郁拂云也罢,不过都是一个称呼罢了。”

    墨玉几人为了她的事情都好几天没有睡好觉了,叶千栀觉得自己也不能再让他们为难,这种小事情,爆出去就爆出去吧,能省点麻烦。

    宋宴淮对于叶千栀的决定一向是支持的,她要是不想公开,宋宴淮会想尽办法把这个消息压下,可现在是叶千栀决定要把这件事公开,宋宴淮自然是举双手支持。

    叶千栀的本意是能节省麻烦,可她和宋宴淮都没有想到,这个消息一对外公开,大家就全都把锅往叶千栀一个人头上扣了。

    人家也不抓着她水性杨花这一个点来搞事了。

    叶千栀和郁拂云是同一个人,叶千栀和郁拂云之间的绯闻不攻自破,而楚渊和叶千栀每次见面都没有避开人,两人身边也都带着人,想要污蔑他们之间不清不楚,难度也不小。

    所以幕后之人直接把矛头放在了叶千栀不能生这一点上。

    郁拂云是京城赫赫有名的神医,大家对她的医术十分推崇,还有不少人每个天都派人去跟于列搭讪,就为了能跟郁拂云攀扯上交情,让她帮忙看病。

    郁拂云是叶千栀的事情一出,大家的注意点立刻就落在了叶千栀和宋宴淮成亲多年,膝下无一子半女的事情上。

    她自己就是神医,要孩子那还不是很简单的事情?

    可为什么他们成亲多年都还没有孩子呢?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叶千栀不孕。

    当宋宴淮和叶千栀离开客栈,回到家里时,这才知道了外面的传言又变了,这次大家全都说起了叶千栀不孕的事情。

    “这些人还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自己家里还有一摊子的事情不处理,倒是一直都盯着别人家的事情不放。”宋婆子这段时间早就被外面的纷纷扰扰的流言蜚语弄得头大,现在一听现在又有人重提旧事,她第一个就不乐意了。

    她是宋宴淮的养母,她都没有管这两口子的事情,外面的人连叶千栀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就对着她的事情评头论足,宋婆子一听就来气,恨不得直接出门舌战群雄!

    “他们说的话是不中听,但是有道理啊!”一旁坐着的宋云婷微微歪了歪头:“娘,我知道您不乐意听到这些话,但是老三的年龄也不小了,是该要个孩子了。”

    “他们都成亲将近十年了,以前是老三太忙了一些,没有时间,现在他吏部的事情上手了,空闲的时间也多了,是该考虑孩子的事情了。”

    “我知道娘不想逼老三夫妻要孩子,但他们现在要孩子好处多多,不说您身体还健朗,可以帮忙搭把手,就说他们现在年轻,早点生完,三弟媳的身体也能恢复得更好。”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2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54章 同一个人,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