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安排了入冬以后的琐事,叶千栀便让秦玉蝶离开了。

    她一个人躺在美人榻上,继续望着窗外的风景发呆。

    就在她快要跟窗外的风景融为一体的时候,院子里传来了急匆匆的脚步声,很快就传来了立春的声音:“夫人,老夫人请您去正厅,说是有事找您。”

    “知道了。”叶千栀懒洋洋爬了起来,去内室换了一身颜色鲜艳点的衣裳,又拿口脂给唇添了色,掩盖住了本来还有点苍白的唇色,收拾妥当了,她这才慢悠悠往正厅都去。

    宋婆子极少喊她去正厅,会喊她去正厅,定是有重要的客人上门,才喊她去招待。

    只是近来家里事情多,她身体也刚刚好转,按道理来说,应该不会有客人上门才对,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等叶千栀到了正厅,看到出现在正厅里的人时,她挑了挑眉,倒是不意外。

    “睿王爷。”叶千栀脚步轻快走到正厅,冲着睿王爷福了福身。

    几人见了礼,叶千栀这才挑选了一个靠后的位置坐了下来:“睿王爷,您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来寒舍,是有什么指教?”

    “指教不敢当,是有点事情需要宋夫人帮忙。”睿王爷指了指站在自己身边一个留着胡子的老头:“这是西北军中医术最好的军医,我请他进京,是为了给宋大人看病的,不知道宋大人何时下值?”

    叶千栀看了看不远处的沙漏,回答道:“估摸还要三个时辰。”

    三个时辰都是保守估计,要知道宋宴淮忙起来的时候,是没白天没黑夜,有时候到家都是半夜。

    “宋夫人,您能让人先去请他回来吗?我们找他有急事。”睿王爷把自己的姿态放得极低,恳求道。

    叶千栀看了他一眼,虽然睿王爷没说他带着军医来找宋宴淮是为了什么事情,但是叶千栀却猜到了,他是为了宋宴淮的隐疾而来的。

    她颔首道:“立春,你去吏部,跟大人说一声,就说我不舒服,想要他回来陪我。”

    “是,夫人。”立春领命而去。

    宋婆子听到叶千栀这么说,有些着急:“栀栀,你别用自己做借口,你让立春跟三郎说,我摔了一跤,受了伤,想要见他。”

    “呸呸呸,这话不算数,娘,您可得健健康康、无病无灾活到八十岁的人呢,可别说这样的话,万一被老天爷听到了,当真了,那可就不好了。”叶千栀不是迷信的人,不过当这种事情涉及到了自己在乎的人,叶千栀也就对这些无心之言上心了。

    “我活到八十岁?那不是成了老妖怪了?”宋婆子连连摆手道:“活得太久,那就有点讨人嫌了,我还是别活这么老,差不多得了。”

    “在我们心里,娘这么好的人就该长命百岁。”叶千栀固执道。

    察觉到她眼里的认真和执拗,宋婆子连忙道:“承栀栀吉言,我一定会活到八十岁。”

    叶千栀这才笑了起来。

    从吏部到宋宅路程挺远的,一个时辰后,宋宴淮跟着立春回来了,他满头大汗,马车都还没有停稳,他就从上面跳了下来,直接往屋里冲。

    在马车到家的时候,就有小厮跟叶千栀几人禀告了,叶千栀猜到,宋宴淮得知她身体不舒服的消息,肯定会不管不顾就往院子冲,所以她特意站在了去院子的必经之路上,见到宋宴淮的时候,叶千栀冲着他扬了扬手,喊了一嗓子:“温言。”

    听到叶千栀的声音,宋宴淮这才抬头看了过来。

    他眼睛泛红,见到叶千栀完好无缺站在面前,他有些不敢相信地伸手触摸了她的额头一下,小心翼翼道:“你身子不舒服,别站在这里吹凉风,我扶你回屋。”

    “我身体好着呢,没事儿,就是睿王爷来了,带了一个军医过来给你看病,我这才找了借口,把你从吏部喊回来。”

    叶千栀这么说,宋宴淮还是不放心,他仔细地把叶千栀检查了一遍,见她无恙,这才放下心来:“看病的事情不着急,我晚上回来也可以看。”

    “是不是耽误你的事情了?”叶千栀小心翼翼问道。

    “那倒没有,最近吏部挺清闲的,就是我听不得你受伤、不舒服的消息。”宋宴淮牵住了叶千栀的小手,跟她十指紧扣:“我承受不起这样的事情,栀栀,以后,你少吓我。”

    “我记住了,没有下一次。”叶千栀举着手,认真道:“我发誓。”

    “别弄得这么严肃,我就这么一说,以后你要是想见我,直接说就是了,我就是翘班也回来见你。”

    “可别,你啊,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可别这么不认真。”叶千栀忙道:“你认真点,屋里这么多人看着呢,我们这样黏黏糊糊的,不成体统。”

    说着,叶千栀就要把手从宋宴淮的手掌里抽出来,宋宴淮察觉到了,他一把抓住叶千栀的手,含笑道:“怕什么?他们要是羡慕了,也可以互相牵手啊,我没拦着他们,不让他们在我们眼前撒狗粮。”

    撒狗粮这个词还是跟叶千栀学的,宋宴淮觉得叶千栀有时候说出的词语,还挺逗。

    正厅里的几人都听到了宋宴淮的声音,睿王爷露出嫌弃的眼神,觉得这样子的宋宴淮,实在是没眼看。

    一旁站着的军医倒是一脸激动地看着慢慢走近的宋宴淮,他高兴得不行。

    等了这么多年,盼了这么多年,王爷总算是找到了小主人,西北军后继有人,他们这些老家伙也能放心了。

    睿王爷会带来的人,自然是他信任的人,所以双方见了面,军医二话不说,就直接给宋宴淮把脉。

    宋宴淮的脉象跟常人无异,从脉象上是看不出一点特别之处,老军医给他把了脉,接着便拿出银针,挑破了宋宴淮的手指,把他指尖流出的鲜血盛入了白瓷碗中。

    老军医摸出一个发黄的油纸包,用银针把油纸包里的绿色粉末倒在了鲜血中,当绿色的粉末跟鲜红的鲜血相遇,眼前的一幕让在场的几人吃了一惊。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1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58章 老军医,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