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鲜红色的血一点点变成了白色,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大家眼皮子底下消失。

    宋宴淮几人不知道绿色的药粉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为什么药粉和鲜血融入在一起以后为什么会变了颜色,但是他们看到老军医脸色一瞬间凝固,神情变得认真的时候,就知道这里面怕不是有其他的事情。

    睿王爷是睿王府的王爷,他是懂医术,但是眼前的一幕,无需老军医多言,他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睿王爷脸色大变,他扭头看向老军医,有气无力地道:“是断崖草?”

    “是。”老军医一脸沉重地点了点头:“从小主人的血液来看,小主人是刚刚出生的时候就中了断崖草。”

    当年王爷在外出征,王妃留在了京城,京城里只有王妃一人,先帝要给小主人下毒,机会多得是。

    “他都给温言下了这样的药,那为何当年还要对他们母子两人赶尽杀绝?”睿王爷不解,断崖草是皇室秘药,专门用在男子身上的药,中了这种药的男子,就跟宋宴淮一样,身体各方面都没有问题,唯独无法*。

    睿王爷的不解,没有人能够回答,睿王爷也不需要别人应声,“这种毒,可有解药?”

    老军医摇摇头道:“断崖草的毒药和解药都是同长在一根藤上,换句话说,想要解了断崖草的毒,就得找到当年下到小主人身上的断崖草,这样才能解了他身上的毒。”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全都绝望了,按照老军医所言,宋宴淮所中的毒,那就没得解了。

    “我立刻让宫里的探子查找断崖草的线索。”只要有一丝的希望,睿王爷都不会放弃,都会竭尽全力去寻找。

    按照老军医所言,宋宴淮刚刚出生的时候就中了断崖草的毒,到现在已经三十一年了,先帝也仙逝好几年了,谁也不知道先帝会怎么处理断崖草的解药,是存放了起来,留着威胁睿王爷,还是在睿王妃和小世子出事以后,就直接把断崖草的解药给毁了?

    谁也不知道先帝会怎么做,睿王爷下这样的命令,也不过是想要赌一把,想要找找看,万一他们的运气非常好,就找到了解药呢!

    想象是很美好的,但是行动起来的时候,却是非常难的,先不说皇宫这么大,里面堆积的珍宝如数家珍,就单单断崖草长什么样子,都没有人知道,想要找出一根三十多年前断崖草的解药,难度可想而知。

    从初冬开始,睿王府的人就全都投入到了寻找断崖草的行动中,叶千栀和宋宴淮也抽出了手里一部分的人手去帮忙,不过东西在皇宫,他们两人的势力还没有到皇宫的地步,只能帮些小忙。

    初冬、深冬,直到来年开春,桃花都开遍山野了,还是没能找到断崖草。

    刚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很有信心,觉得只要东西在皇宫,那就一定能找到,可时间一天天过去,却没有好消息传来,大家都绝望了。

    寻找的人绝望了,宋宴淮也绝望了。

    找不到解药,他的身体没有办法康复,他这一辈子就这样了。

    以前宋宴淮是个神采飞扬的男子,哪怕已经三十多岁了,可他看起来年龄却不大,还因为他经历了太多事情的缘故,气质偏沉稳,让人看到他,就觉得这个人办事牢靠,让人心安。

    可现在他因为这件事,情绪低迷,整天郁郁寡欢。

    作为他的枕边人,叶千栀对于宋宴淮情绪的变化是了如指掌,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她花费了大力气,想要哄他开心,可宋宴淮在她面前的时候,表现得挺开心的,一扭头又是另外一副模样。

    “该想个什么办法,让他心情好一些,人整天都沉闷着,看着就让人心疼。”叶千栀靠在窗户上,看着窗外盛开的桃花,胳膊支着脑袋,想了许久,她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宋宴淮只有她面前的时候表现得比较开心,那她就要抓住这个机会,让宋宴淮真的开心。

    叶千栀亲自去准备了酒菜,就等着宋宴淮下值回来了,到时候两人坐在院子里,欣赏院子里的桃花,喝着小酒,吃着小菜,想想就挺美的。

    叶千栀备好了一切,就等着宋宴淮回来。

    准时下值的宋宴淮却没有跟往常一样直接回家,而是绕道去了一家糕点铺子,排队买糕点。

    宋宴淮容貌出众,站在排队的人群中十分显眼,这家糕点的味道一绝,京城里不少夫人和贵女都喜欢这边的糕点,故而时常遣人来这里买糕点。

    宋宴淮长得好看,是京城里大家时常议论的人,特别是去年爆发出了叶千栀的各种事情以后,连带着,宋宴淮也在京城里出了名。

    以前他在京城里也挺有名的,不过那时候大家提起他的时候,大多数都是说,这个人运气不好,选错了阵营,将来是要吃大苦头的人,不能与之深交。

    从去年开始,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大家都说宋宴淮也太可怜了一些,官途坦荡,明明有着大好的前途,可偏偏就娶了一个农女为妻,娶农女为妻的人也不是没有,远的不说,就提近的,当年睿王爷不也是娶了一个农女为妻么?

    只不过人家选的农女那都是有大造化的,能够帮着夫君忙的,反观宋宴淮的媳妇,就是一个天天躲在深闺的女人,别说帮忙了,她连夫人们之间的应酬都懒得应对,人家下了好几次帖子了,她这才赴宴一次。

    公主郡主都没有她忙,可叶千栀就做到了,不管是谁邀请她,说不去就不去。

    都说夫人外交,叶千栀都不能跟这些夫人打成一片,可想而知她被孤立得有多厉害了。

    到现在已经没有人不给她下帖子了,不是没有聚会,而是大家都下意识把她排挤在外了。

    “这个就是宋大人,他媳妇嫁给他都十来年了,还没有生养。”有人指着宋宴淮,小声道。

    她的声音是小,当奈何宋宴淮听力太好了,把她们两人说的话,全都给听清楚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1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59章 找到了原因,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