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这事儿我听说过,就是一直都没见到真人,现在见到了,我倒是真的羡慕死了宋夫人了,守着这样一个男人,她不得美死?”婢女模样的姑娘偷偷看了宋宴淮几眼,脸红红道:“我要是宋夫人的话,自己不能生养,为了相公不会绝后,也该做主为相公纳几房美妾啊!”

    “谁说不是呢,可宋夫人就是这么绝,就是不给纳妾,不仅不主动帮忙纳妾,还把别人送给宋大人的美人全都给当礼物送到别人家去了,宋大人真可怜,守着这样一个母老虎,也难怪脸色这么难看。”

    “我要是宋大人的话,早早就把宋夫人那个不能生养的母夜叉给休了,哪里会留她在身边。”

    身后的小姑娘小声地讨论着,站在前面的宋宴淮浑身都泛着一股低气压。

    去年,叶千栀的名声跌落到了谷底,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春的迹象,天气已经回暖,桃花已经盛开了,可叶千栀的名声却依旧在谷底躺着。

    宋宴淮知道,是自己连累了叶千栀,当初叶千栀嫁的人不是他的话,那她就不必遭受到这样的千夫所指,也不会被他姐姐坑了一次又一次。

    宋宴淮愧疚得不行,不知道该怎么补偿叶千栀。

    “客官,您要几种糕点?”

    宋宴淮傻呆呆地站在店铺面前,愣愣出神,糕点铺子的伙计喊了他好几次,才把人喊回神,见到他回神了,伙计连忙问道。

    “玫瑰酥、马蹄酥、桂花糕、花生酥。”宋宴淮回过神来,一连点了几种叶千栀喜欢吃的糕点。

    等伙计打包好了,宋宴淮付了银钱,他这才离开。

    走远了,那两个婢女的说话声早就听不到了,可宋宴淮的心情却愈发沉重。

    拖着沉重的脚步,宋宴淮回到了家。

    等他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微微有些暗了,院子里的烛火已经点上了,借着点点烛光,宋宴淮看到了坐在桃花树下的叶千栀。

    “你回来啦,今天很忙吗?你比往日回来的时间晚了一些。”叶千栀抬头看了看天,垂头看了看桌上的饭菜,有些苦恼道:“饭菜都凉了,我让厨娘拿去热一热,热好了,咱们再吃。”

    宋宴淮走到桃花树下,看到桌上的饭菜都是他们两个人爱吃的菜肴,情绪一直很低落的宋宴淮,总算是露出了一个浅笑:“不用,现在天气热,饭菜凉了也不影响食用。”

    “那不行,吃冷饭菜对胃不好,我可不允许。”叶千栀霸道地表示,连忙让立春带着人把桌上的饭菜全都撤了下去。

    “你手上拎着的是什么?”叶千栀觉得今天的宋宴淮有些不对劲,他脸上挂着笑容,可是她却总有种感觉,他是在强颜欢笑。

    为了转移注意力,叶千栀绞尽脑汁想着能跟他搭话的事情。

    “给你买的糕点。”宋宴淮把糕点放在了桌上,柔声道:“饿了的话,你可以先吃点糕点填填肚子。”

    “都是我喜欢吃的呢!”叶千栀打开了油纸包,看到里面的糕点,眉眼含笑道:“这是百品糕的糕点,那边的糕点最是好吃了,很多人喜欢,每次糕点出炉,不到一刻钟就会卖干净,你能买到这么多种,是不是排了很久的队?”

    不仅仅是排队,百品糕跟宋宅是两个方向,完全不顺路,宋宴淮去买糕点,不会是顺路过去,而是特意绕路,就是为了给她带糕点回来。

    “你喜欢就好。”宋宴淮没有说什么为你排队不辛苦的话,他神情温柔,说出的话也温温柔柔。

    看着这样的他,叶千栀莫名有些心慌,刚刚她觉得宋宴淮的情绪不太对,可现在看到他眉目含笑,跟往常一样,她心里却越来越不踏实,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撤下去的饭菜很快就热好了,除了饭菜,酒水也热了热,等到桌上摆放了满满当当的饭菜后,叶千栀便把糕点收起来了。

    这一顿饭开始的时候吃得比较开心,桌上的饭菜是叶千栀亲手烧的,宋宴淮很是喜欢,他把每一个菜都尝了尝,又喝了不少的酒。

    见他喝闷酒,叶千栀一把夺了他的杯子,噘嘴道:“你别光顾着喝酒,多吃点菜。”

    “好。”宋宴淮十分好说话,叶千栀说什么,就是什么,从来都不反驳。

    过了会儿,叶千栀见他闷闷地吃菜,有些担心道:“温言,你是不是有心事?”

    莫不是他在外面遇到了困难,所以今天的心情才这么不好?

    “没有的是,有你在身边,我能有什么心事?”宋宴淮伸手揉了揉叶千栀的脑袋,矢口否认:“快吃吧,在桃花树下吃饭,咱们可得吃快点,太慢的话,万一树上的虫子掉下来了,那可怎么办?”

    闻言,叶千栀立刻收敛心神,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面前的饭菜上。

    宋宴淮愣愣地望着她,看着她吃饭,唇边无意识地露出一抹浅笑。

    说实话,他真的很喜欢叶千栀,很想把世上最好的一切都捧到她面前,很想跟她携手共度这一生。

    可他想归想,却不能忽略那些事情。

    他无法忍受那些人对着他的栀栀指指点点,无法忍受他的栀栀遭遇这样的暴击和委屈,也无法忍受让他的栀栀拥有不完美的人生。

    他的人生早就注定是有缺憾的,而他强行把叶千栀留在身边,除了害她,还能有什么呢?

    有些决定早就该做了,只是他太贪心了,不想把这块美玉被别人窥探,被别人夺走,所以一直都紧紧地攥在手里。

    可有些东西不是你抓着了,就是你的,很多时候,你认为是你的东西,最终也不一定会是你的东西,人生就是这样,总是在得到和失去中来回穿梭。

    “你不饿吗?这么看着*什么?看我能饱腹?”他的视线太过于灼热,让叶千栀都没法假装不知道,抬头,满脸无奈道:“你究竟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跟我说?”

    宋宴淮欲言又止地望着她,说不出口。

    “有话就说,别磨磨唧唧的。”叶千栀催促。

    “栀栀,我们和离吧!”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1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60章 我们和离吧!,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