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抱着膝盖,坐在美人榻上,两行泪痕清晰可见。

    老人言:君既无情我便休。

    以前她听到那些负心汉的故事时,也都是这样想的,既然对方不喜欢自己,那就放手,放过他也放过自己。

    天大地大,三条腿的*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到处都是,还怕找不到男人么?

    凭什么要为了一个男人,在一颗歪脖子树上吊死?

    没碰到这些事情的时候,说这些话,那是有理有据,觉得自己可以做到,可当事情发生在了自己身上时,她才恍然惊觉,难度太大了。

    这一晚上,叶千栀就呆呆坐在窗边,看着窗外的月亮从东边升起,西边落下,等夜空中再也没有月亮的身影了,叶千栀也终于冷静了下来。

    她不想让宋宴淮觉得自己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他做了这个决定,她不想遵从,所以只能想办法让他打消这个念头。

    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叶千栀心烦意燥,没有好好想想这其中不妥的地方,可现在吹了半宿的冷风,她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了,脑子也暂时捡回来了。

    她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脑海里浮现出的却是昨晚她和宋宴淮两人说说笑笑的场景。

    明明是那么要好的两个人,却没想到一晚上过去,却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可笑可笑。

    叶千栀想笑,嘴角扯了扯,却扯不出一丝笑来。

    当天边透出一丝亮光的时候,整座城就从静止状态转换成了动态。

    宋宅迎来了新的一天,丫鬟小厮婆子各司其职,整座府邸都活跃了起来。

    宋宴淮一夜未眠,这一晚,他就枯坐在客房里,望着院子发呆,一夜过去,他整个人颓废得不行,胡子邋遢、眼睛泛红。

    宋婆子一早就过来找他,他这个样子,直接把宋婆子吓了一跳。

    “三郎,你这是怎么了?”宋婆子把端来的肉粥放在了桌上,她走到宋宴淮面前,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好端端的,怎么跑来客房住了?跟栀栀闹别扭了?”

    宋婆子稀奇得不行,这两口子从成亲到现在,都没怎么闹过脾气,她就没见过比他们感情更好的夫妻了。

    都说男女刚刚成亲的那几年,是彼此磨合的几年,争吵会比较多,可这事儿搁在宋宴淮和叶千栀身上是不存在的,这两人同进退,做什么事情都是有商有量,从来不会为此闹脾气。

    他们两人成亲都步入第九个年头了,对彼此的了解不说了如指掌,起码也差不离了,在这个关口,两个人却分居了,宋婆子不由得猜测,这两人闹的矛盾还挺大,不然不会分房睡。

    “娘,我跟栀栀提出和离了。”宋宴淮精神不太好,他红着眼睛道。

    闻言,宋婆子大吃一惊,她脱口问道:“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和离?”

    话音刚落,她就看到了宋宴淮眼里的难过,一下子如有神助,就明白了他的想法:“你是因为你身体的情况,所以才......”

    下面的话,宋婆子没有说,但是她知道,事实就是这样。

    “你傻不傻啊!”宋婆子点了点宋宴淮的头,恨铁不成钢道:“不就是一时没有找到解药吗?总有一天能找到的。”

    “女子芳华易逝,我不想耽误她。”宋宴淮低声道:“是我痴心妄想,耽误了她几年。”

    “你能做到,眼睁睁看着她嫁给别人?”宋婆子问道:“她以后过得好,你不会惦记她,可要是她过得不好,那怎么办?她被人欺负了,你能做到眼睁睁看着她被人欺负?”

    宋婆子的一番逼问,让宋宴淮哑口无言。

    别说叶千栀将来过得不好,只要一想到,有朝一日,叶千栀会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他就恨不得把对方暴揍一顿。

    他心里是非常不愿意的,可理智告诉他,必须这么做,叶千栀还年轻,还能找个情投意合的人,生个孩子,同度余生。

    而不是把时间浪费在他这个废人身上。

    “以后有人欺负她,我会替她报仇,出气。”宋宴淮语气凶狠道。

    想到有人会欺负叶千栀,宋宴淮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一拳砸在了桌上。

    ‘嘭’的一声,桌子还是完好无恙,反倒是他的手受伤了。

    宋婆子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紧接着就是被他手上的鲜血给吓到了,连忙让丫鬟拿了药箱过来,给他包扎伤口。

    这一番耽误,等到宋宴淮处理好伤口,时间已经不早了。

    好在今天是休沐的日子,不需要上朝,不然他就耽误正事了。

    一晚上没睡,他的眼睛通红,宋婆子看着心疼得不行,好言相劝,让宋宴淮去榻上休息,等他闭上了眼睛,沉沉睡去后,宋婆子这才打算去找叶千栀。

    只不过没等她过去,立春就拿着一封书信,急匆匆跑了过来:“老夫人,不好了,夫人她离家出走了。”

    立春的声音又快又急,话音还未落下,躺在榻上的宋宴淮就一跃而起,跑了出来。

    “你说什么?”宋宴淮着急问道:“她不在屋里?”

    “天一亮我就在门口守着了,按照夫人以往的习惯,卯时一刻她就会起来在院子里活动筋骨,可今天都卯时三刻了,她都没起来,我觉得奇怪,便推门进去。”

    谁知道屋里静悄悄的,被褥整齐地码放在榻上,没有动过的迹象,而屋里,叶千栀的衣物少了一些。

    桌上放着一封书信和一张纸条。

    纸条上写的内容是,她会离开一段时间,让立春不要担心。

    昨晚叶千栀和宋宴淮吃饭的时候,立春没有在身旁伺候,她并不知道这两位主子之间发生了什么,不过昨晚宋宴淮没有在主院休息,反而去了客院的消息,她是知道的,所以她也觉得是这两口子发生了口角。

    究竟是什么口角,能够让夫人做出离家出走的决定?

    宋宴淮手指颤抖地打开了叶千栀留下的书信,信上只写了几行字,大意不过是,给彼此一些时间,让两人都冷静冷静,如果冷静过后,他还是决定要分开,那她尊重他的决定。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1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62章 离家出走,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