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这支簪子不错。”叶千栀把簪子拿了起来,仔细打量了一番,还插在了发髻上,对着铜镜照了照。

    仔细照过镜子以后,叶千栀这才把簪子拿下来,她掂了掂重量,含笑道:“这是金簪子?做工还算是精致,花样也新奇。”

    “姑娘,这簪子还有别的头饰搭配的,您可要看看?”伙计见她喜欢,笑脸相迎道:“只不过那些头饰还没有做出来,店里现在只有图纸,您可要看看?”

    “那就看看吧!”叶千栀确实是对眼前的簪子有点感兴趣,扬了扬眉,随口道。

    伙计见她答应了下来,很是高兴,小跑着下楼,去拿了图纸,殷勤地送到了叶千栀手边。

    叶千栀翻了翻图纸,看到上面的花样,确实是很喜欢,不过她看完了以后,把图纸还给了伙计,这才说道:“这一套都是用金子来打花样?就没有想过用别的替代?”

    “姑娘的意思是......?”伙计一下子就明白了叶千栀要说的是什么了,她对金子做的金簪不太满意。

    叶千栀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指了指自己的发髻,懒散道:“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太喜欢头上的发饰太重,我刚刚掂了掂,就单单这个簪子就挺重的,再加上别的头饰,我岂不是会被它压垮?”

    “你问问你们家掌柜,看看能不能换个原材料,比如用木头雕刻?”

    面对叶千栀的提议,伙计很是为难,他苦着脸道:“您说的这些,小人不懂,只是图纸上都标记了,得用金子打造,现在换成木头,那不合适,木头雕出来的簪子,也不好看。”

    城里的姑娘和妇人,不都是追求各种金簪子、玉簪子?这可是她们女人的门面,是她们的底气,眼前的这位是什么意思?

    放着金簪子不要,一心想要木簪子,她是真不怕别人笑话她?

    “怎么会不好看?”叶千栀挑眉道:“你叫你们掌柜的上来,我跟他聊聊。”

    叶千栀执意要木簪子,伙计劝了几次,都没能打消她的念头,最后只能苦着脸去喊了掌柜的上来。

    掌柜的是第一次听到有客人提出这么离谱的要求,好在能当掌柜的人就是不一样,面对叶千栀离谱的要求,还能笑吟吟面对,甚至还跟叶千栀讨论起了该用什么样的木材更好。

    “掌柜的,黄花梨、紫檀木、红酸枝,您觉得那种比较适合这些纹样?”叶千栀问道。

    面对叶千栀的问话,掌柜的认真地想了想,而后提议道:“姑娘,您说的这三种木材,紫檀木和红酸枝更适合打家具,黄花梨木虽然可以做簪子,但是黄花梨木价格昂贵不说,还极其难得。”

    掌柜的苦着脸道:“小店没有黄花梨木。”

    坐在一旁好半天都没有吭声的圣上,听到掌柜所言,终于出声道:“木材的事情,无需你操心,你跟我们说说,这些花样可以用木材雕刻吗?”

    “可以是可以的,就是这上面有些缠枝纹需要用别的木材,这就比较难寻找了。”掌柜的一脸为难。

    从坐到叶千栀对面,圣上除了看了叶千栀挑选的簪子,图纸他是一眼都没看,现在听到掌柜的这么说,圣上终于拿起图纸翻阅了起来,看完以后,他觉得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他道:“缠枝纹需要用的木材,我也可以提供,你只负责帮叶姑娘把簪子做出来。”

    “这两样木料解决了,那就没问题了。”掌柜的拍着胸膛保证道。

    见他这么上道,圣上立刻就安排了身边的小桂子去把这两种木材找来。

    见状,叶千栀忙道:“萍水相逢,不敢过多打搅,木材的事情,我还是自己解决吧!就不劳公子挂心了。”

    “叶姑娘,我是真的很想跟你交朋友。”圣上笑眯眯道:“这点东西,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你就别推辞了。”

    叶千栀还要说什么,圣上却不想听了,直接带着人离开了。

    等圣上一行人离开了以后,叶千栀这才抚了抚衣裳,慢悠悠离开了首饰铺子。

    圣上一行人没有在林城逗留,离开首饰铺子后,圣上就回了他暂时落脚的地方。

    “小桂子,你乘快马回京,去取黄花梨木。”圣上吩咐道。

    “皇上,黄花梨木太硬,没法雕缠枝纹。”按照掌柜的刚才所言,缠枝纹是要用别的木材添加上去的,可黄花梨木怎么雕刻,也没法把它变得跟金子一样柔软啊!

    小桂子觉得掌柜的就是在找借口拒绝叶姑娘,可偏偏叶姑娘执意要用木料做簪子。

    真是让人头疼。

    闻言,圣上摇扇子的手顿了顿,他想了想后说道:“朕没有记错的话,朕的私库里是不是有个名为断崖草的木料?”

    断崖草名字听着就是一种草,可其实断崖草算是木料,只不过跟别的木料不一样,它是软趴趴的,跟草根一样,只不过个头比草根更大,韧性也更好。

    “好像是有。”小桂子不确定道,私库里的东西太多了,谁记得住那些东西啊!

    “那东西放在私库里也是积灰,你把它一同取来。”圣上吩咐道。

    断崖草据说是从海外流传过来的,被收在了宫里,先帝当年把断崖草有毒的半边用在了睿王府早死的小世子身上,剩下的解药,被丢在了私库积灰。

    圣上当年登基,接收了先帝的私库,把里面的东西全都看了一遍,对于这种无用的木料,按照他的性子来说,恨不得立刻就处理掉,好在当年他顾着寻美,倒是把这件事丢在了脑后,久而久之就给忘了。

    今天遇到了这件事,他这才想起来。

    小桂子动作很是迅速,圣上上午才吩咐,傍晚的时候,他就已经把黄花梨木和断崖草给带来了。

    “皇上,东西是现在送过去,还是明天再送?”小桂子把取来的木料呈了上来,给圣上过目。

    “现在送过去吧!”圣上看了一眼,伸手揉了揉眉间:“朕不在宫里,最近后宫可平静?皇后没有为难淑妃吧?”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0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65章 不要金簪要木簪,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