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自从宋宴淮跟闻安如见过面以后,闻安如的婢女就再也没有去糕点铺子买糕点了,她的婢女也没有出门,一直都低调地呆在府里。

    只不过方家大少爷的腿疾,五天就要换一次药,每次用的药方都不一样,这就需要叶千栀重新开药方,所以四天后,闻安如的婢女出门了。

    这次她离开将军府倒是低调得很,一路上都小心翼翼地注意着后面,生怕后面有小尾巴跟上。

    宋宴淮派来盯梢的人,武功不错,又是擅长跟踪别人,所以一路上都没有被闻安如的婢女发现不妥。

    她去了一家药铺,见了什么人,盯梢的人倒是没看到,不过她离开药铺以后就直接回了将军府,翌日再次糕点铺子。

    宋宴淮得知了这些情况,他把所有的事情都顺了顺,吩咐道:“盯紧药铺,很快他们就会有所行动。”

    事情的走向果然跟宋宴淮所说的一样,药铺里的一个小药童在闻安如的婢女离开的第二天傍晚就离开了京城,直奔林城。

    得知他的去向以后,宋宴淮愣了一下。

    这么些日子以来,他一直都在推敲,想要推出叶千栀会去哪里,可是几次的结果都是错误的,他回忆了叶千栀所有熟悉的地方,也派了人去寻找,林城他也派人去找寻过,只是派出去的人并没有找到叶千栀的半点消息。

    现在药铺的药童去了林城,那就说明,叶千栀有极大的可能在林城。

    不管这个线索是真的还是假的,宋宴淮都不敢轻视,他立刻就派人去林城查证。

    很快林城那边就有消息传了回来,说是叶千栀确实是在林城。

    得到这个消息,宋宴淮立刻派人去吏部请了假,他直接骑马出城,去林城找她。

    身处林城的叶千栀可不知道宋宴淮已经发现了她的去处,她正在首饰铺子里,看她定制的那一套首饰。

    同样的位置,同样是这几个人,叶千栀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木簪,放在了鼻尖轻轻嗅了嗅:“除了黄花梨木的香味,还有一缕淡淡的药香味儿,这是什么木材?怎么会发出药香味儿?”

    叶千栀一眼就看到了簪子上的缠枝纹,缠枝纹显然是后面黏上去的,颜色和柔软度都跟黄花梨木不一样。

    “这是海外来的一种木材,质地柔软,朕......我听长辈说起过,它好像是叫断崖草。”坐在一旁的圣上一脸邀功的表情:“叶姑娘,你不是想要拥有天底下独一无二的簪子吗?这一套首饰,在整个大盛,肯定是只有你一个人才有。”

    断崖草是海外的来物,现在海禁是解了,但是海外来的东西里,并没有断崖草的影子,所以他说这套首饰是大盛独有的,那是一点都没错。

    闻言,叶千栀的手有点抖,她没想到她和宋宴淮前段时间拼命想找断崖草,可偏偏就没找到。

    现在他们没有执意于这件事了,断崖草倒是送上门来了。

    叶千栀拿着簪子,眸光复杂。

    “叶姑娘,你不喜欢吗?”见叶千栀望着木簪子*,圣上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

    叶千栀回过神来,扯了扯唇,露出一个浅笑:“喜欢。”

    怎么会不喜欢呢,喜欢的不得了。

    有了断崖草,宋宴淮的病就能治了,他们这个小家保住了。

    “喜欢的话,那我给你戴上?”圣上见她笑中带泪,一副感动的样子,暗中好笑,不过是一套木簪子,有什么值得她如此宝贝?

    看来宋宴淮对她不太好,这才导致她收到了一套首饰就激动成这个样子。

    他完全没想到,叶千栀激动可不是因为收到了这份礼物,而是因为簪子上的断崖草。

    叶千栀捏着簪子的手紧了紧,她垂着头,掩下了眼里的紧张,小声道:“那就麻烦你了。”

    她不断在心里暗示自己,不要紧张,不要让人起疑,不然要是被看出来了,他把断崖草销毁了,那宋宴淮就真的没痊愈的希望了。

    圣上接过叶千栀手里的簪子,轻轻地插在了发间。

    “叶姑娘长得漂亮,怎么打扮都好看。”圣上的视线落在了叶千栀的脸上,痴痴道。

    叶千栀微微跟他拉开了距离,假装去照镜子,各个角度都看了一遍,等圣上坐回了他的位子上,叶千栀这才说道:“掌柜的,辛苦你了,这些银钱是给你的辛苦费。”

    掌柜的看到桌上的银钱,眼睛亮了亮,他连忙接过,道了谢。

    圣上看到这一幕,调侃道:“叶姑娘,掌柜的帮了忙,你给了银钱答谢,那我这个提供了原材料的人,你是不是得赏脸请我吃一顿饭?”

    这些天,圣上约了叶千栀好几次,叶千栀都以各种理由给拒绝了。

    不是没时间就是不想出门,要么就是他约的地方她不喜欢,理由千奇百怪,让圣上对她的兴趣愈发浓厚。

    “我今天出门的时辰到了,下次约饭,还请早。”叶千栀直接收起桌上的首饰,打算离开。

    圣上见她要走,伸手把人拦了下来:“叶姑娘,明天如何?你总不会以这个借口搪塞我吧?”

    “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

    面对叶千栀的这个回答,圣上是一点儿都不意外,叶千栀就是如此与众不同,跟他认识的那些女人都不一样。

    叶千栀被圣上拦在了首饰铺子的二楼,从远处看过来,看不太清楚里面的情况,不过叶千栀和圣上所在的位置是比较靠近窗户边,这就导致宋宴淮骑在马背上,可以很清晰地看清楚二楼的情况。

    离得有些距离,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可是圣上那张脸,离得再远,宋宴淮都认得出来。

    看到他们两人拉拉扯扯的画面,宋宴淮整个人如坠冰窟,心痛得无法呼吸。

    身旁喧嚣都已经远离,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黑白色,唯有那两个人,在他眼里是彩色的。

    他愣愣地望着远处的两人,脸上的血色一瞬间褪去,苍白如纸。

    当他意识到叶千栀要下楼的时候,宋宴淮骑着马转身躲了起来。

    他没有做好跟叶千栀见面的准备,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她。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0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68章 看见,误会,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