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家现在还没有成亲的人也就只剩下宋云绮一个人了。

    宋云飞在去年年底的时候就已经成亲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宋家还要办喜事,办的是谁的喜事?

    一个名字浮现在了叶千栀的心里头。

    心里头一时间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叶千栀能猜到是谁,秦玉蝶自然也猜得到是谁。

    “夫人。”秦玉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叶千栀,沉默了半晌,才道:“或许是我听错了,夫人,大人对您情深义重,绝对不会背叛您的。”

    “世上万物,随着时间的推移,都是会变的,更何况是人?”叶千栀嗤笑一声:“当年我跟宋云婷的关系也挺好的,这才多久啊,就已经变了。”

    来到大盛这么多年,跟她牵绊最深的就是宋家人了。

    她把宋婆子宋老爹当成了自己的父母对待,把宋云绮当成自己的小妹培养,宋云婷这个没什么接触的大姑姐,也因为宋宴淮的关系,她是真心把人当成了自己的姐姐。

    对他们一家子掏心掏肺,能做的事情全都做了,能付出的一切也全都付出了,可结果呢?

    日久见人心,只能说,她的一片真心终究是错付了!

    “你不用安慰我,我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就想不开。”察觉到了秦玉蝶的担忧,叶千栀冲着她笑了笑:“谁离开谁,都活的了,我跟宋宴淮就算分开了,我也会依旧过得很精彩。”

    “你不要担心。”

    秦玉蝶表面上答应着,可心里实在是担心的不行,恨不得代替她遭受这些事情。

    她就不明白了,人家两口子关系好着,和和美美,为什么就有这么多见不得他们两口子过得好的人出现?

    硬是把人家两口子搅合成了这个样子。

    “玉蝶,这次喊你出来,是有事情交代你去办,这段时间我在外面招惹了一个不能招惹的人。”叶千栀想到那个如同狗皮膏药一样黏着她的人,十分头疼:“我是悄悄离开的,现在我要是去宋家,就等于是直接送上门,你帮我送一封信去宋家,交给宋宴淮。”

    叶千栀简略地把圣上的事情跟秦玉蝶提了提,秦玉蝶一听,顿时紧张得不行,她左顾右盼道:“您会不会有危险?”

    “不会,他的目的是我这个人,又不是要我的命,能有什么危险?”叶千栀故作轻松道:“有些事情,我要亲自跟宋宴淮谈,你一定要把这封信交给他,一定。”

    “我记住了,一定会亲手把这封信送到宋大人手里。”秦玉蝶是个多么敏锐的人,一下子就听出了重点,对宋宴淮的称呼也改变了。

    她跟叶千栀的时候,叶千栀就已经嫁入宋家了,但是对她来说,叶千栀才是她的主子,至于宋家人,不过是旁人罢了!

    “以后传消息给我,不要亲自来,免得被人盯上了。”叶千栀叮嘱道:“我可不想入宫当皇妃,被那个人盯上了,我的麻烦就大了。”

    现在问题也不小,不过只要圣上还要脸,就不敢做出强抢臣妻的事情,最怕的就是圣上会利用自身的便利,对宋宴淮进行打压,让他跟她分开。

    想到这些麻烦事,叶千栀脑瓜儿有些疼,要不是为了断崖草,当日在林城碰到圣上的时候,她就会直接离开了。

    他们的人差不多把皇宫都翻遍了,可以说,除了不能进的地方,其他地方都找回来了,就是没有找到断崖草的半点踪迹。

    宋宴淮得知这个消息以后,心如死灰,不用说他了,就是叶千栀也没觉得能找到断崖草,只不过在她碰到圣上以后,她就想过,要不要利用这个机会。

    断崖草在哪里,怕是只有当今天子才知道了。

    她想赌一把,看看自己的运气,也看看老天爷会站在哪一边。

    当她在首饰铺子碰到缠上来的圣上时,她就开始设局。

    没想到这个局如此顺利,断崖草到手了,可她跟宋宴淮还能恢复如初吗?

    叶千栀送走秦玉蝶,自己留在城外的小镇上,望着墙壁出神。

    另一边,秦玉蝶知道自家主子被当今天子盯上了以后,一路上就格外小心,她从小就在京城长大,对于京城这边非常熟悉,绕了点路,从另一边的城门进城。

    进城以后也没有直接去宋家,而是先去了铺子一趟,拿了账本,这才去了宋家。

    从她拿着账本离开铺子开始,秦玉蝶身边会武功的婢女,低声道:“姑娘,有尾巴跟上来了。”

    “让人打发了,还有,挑选几个武功好一些的姐妹去主子身边伺候,这一路上的行踪,记得给处理了。”秦玉蝶吩咐道:“主子在城外,危险重重,派去的几个人,武功高低不重要,人品得好,得信得过。”

    “记住了。”婢女点头道。

    这些年来,叶千栀生意越做越大,可以用日进斗金来形容,手里银钱多了,叶千栀便开始做些力所能及的善事。

    先前是帮着铺路搭桥,后面看到偏僻的村子里不少女童被丢弃,便全都给捡了回来养着,还请了人教她们读书认字。

    除了女童,还有那些被家暴,被赶出家门,无处可去的妇人,她也全都收了进来。

    人越来越多,各方面的人才也越来越多,有善于做家务活的,有善于经商的,自然也有善于习武的。

    有几个好苗子,培养了好几年了,现在正好用得上。

    秦玉蝶是宋家的常客,不过从叶千栀离家出走开始,她就没有再上门了,而是一直都在外面寻找叶千栀,现在她突然来访,宋家的门房愣了一下。

    “秦姑娘,夫人不在,您要不,改日再来?”门房打开了一条门缝,小声道。

    “此次我上门,是求见宋大人,还望帮忙通报一声。”秦玉蝶道。

    前几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宋宴淮突然请了假,没有去吏部上值,要是他没有请假,找他就不会这么困难了。

    “这......”门房迟疑着,不知道该不该帮忙通报。

    “有客人来访?”门后面传来了宋云婷的声音,很快她就走到了门边,看到站在门外的秦玉蝶,宋云婷哎呦了一声:“秦姑娘今天怎么有时间上门?可是来给叶千栀搬东西的?”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0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70章 来搬东西的?,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