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云婷看到信封上的字迹时,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

    站在宋云婷身边的一个娇俏少女,见到她瞬间变了脸色,关心道:“宋姐姐,您怎么了?”

    “没事。”宋云婷把书信收了起来,强颜欢笑道:“许姑娘,难得你来一趟,我带你去后院转转吧?”

    “好啊!”许姑娘,也就是兵部侍郎的闺女许娇容,她装作没看到信封上那几个字,她含笑答应了下来,乖顺地跟着宋云婷往后院走去。

    宋宅原来的面积不大,后来宋老爹他们来了以后,生怕不够住,叶千栀便把周围的两座宅院也给买下来了,三个宅院打通,面积就是原来的三倍不止。

    屋舍太多,用不了这么多,叶千栀便把一些房屋推了,修建成了花园,宋云婷带许娇容去的地方就是花园了。

    跟别家的假山湖水,姹紫嫣红的花园相比,宋宅的花园就显得朴素了不少,乍一眼看去,一片绿油油。

    可等靠近了,才能闻到花园里淡淡的药香味。

    “我们家的花园都是种花卉,贵府的花园倒是别致,种了一院子的药材。”许娇容看着满院子的药材,眼眸微微一凝,心情愈发不爽。

    叶千栀的马甲已经掉了,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她是郁拂云,郁拂云也就是她,有人佩服她,姑娘家家,能有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可对于京城上流圈子的贵女们来说,大家都是嘲笑她。

    她们出身尊贵,衣食无忧,出嫁前靠着娘家,出嫁以后靠着婆家,日子过得逍遥又自在。

    她们出身好,自然看不起叶千栀这种出身山野,没有娘家依靠的人。

    哪怕她是京城名医,哪怕她经商有道,可对于她们来说,这都是下九流的事情,她们不屑做,自然也看不起做这些的人。

    “这些都是叶千栀执意要种的,我们家里人都不喜欢,可拦不住。”宋云婷抱怨道:“不过等将来你嫁过来了,你想怎么修整就怎么修整,我们家的人,肯定全都会支持你。”

    “宋姐姐,有件事,我不太能理解,叶千栀嫁到你们家多年,跟你们家的关系和谐,为何你对她意见这么大?”许娇容意有所指道:“你能跟我说说吗?”

    “她啊,为人是不错,可她嫁到我们家已经九年了,膝下连个孩子都没有。”宋云婷道:“我们提出让三弟纳妾,她也不同意,你说她自己不能生,又不愿意她的相公找别人生,这种善妒的女人,留着不就祸害我家三弟了?”

    “好在她有自知之明,自己离开了。”

    只是想到前几天来找她的人,宋云婷对叶千栀的怨念更深了。

    跑就跑了,可她的运气还真是好,居然碰到了当今天子,还被当今天子给看上了,对方根本就不在意她能不能生,就想着要把她接到宫里享福。

    许娇容听到她这么说,露出一个柔弱的浅笑。

    两人顺着花园逛了逛,接着又去了别的地方走了走,宋云婷把宋宅的一切都告诉了许娇容。

    等许娇容告辞离开时,宋云婷拉着她的手,念念不舍道:“许姑娘,我一个人在家里,很是无聊,以后你要是有时间,可得来找我玩啊!”

    许娇容笑吟吟地答应了下来,只是等上了马车,脸上的笑容全数消失,满脸不耐烦。

    “姑娘,您不想跟宋家这位结交,为何要勉强自己?”许娇容的丫鬟想不明白,自家姑娘为何要委屈自己,放低自己的身份跟一个一无是处的女人结交。

    “要不是为了能嫁给宋宴淮,我何必要委屈自己?”许娇容靠在车壁上,黑暗的车厢里,她的眼睛显得很亮,她轻笑道:“为了目的,暂时委屈自己,我一点怨言都没有。”

    “姑娘,您出身高贵,老爷官职也不低,您完全可以挑选比宋大人更好的人家,何必为难自己?”丫鬟心疼道,依照她家姑娘的家世,皇子妃都当得,何必嫁给一个二婚的男人?

    “我的好继母挑选的那些人,都是面子光鲜,内里却早就败落的人家,我要是乖乖听话,嫁给那些人,下半辈子是真的没有指望了。”许娇容嗤笑一声:“宋大人虽然已经娶过妻子了,我嫁给他也算是低嫁,这样的人家才好啊。”

    “姑娘,您为何这样说?”

    “叶千栀出身农家,身后没有家族势力撑腰,宋大人对她都一心一意,若是我嫁给宋大人,他对我不得比对叶千栀更好?”许娇容说道:“就是宋家这位大姑姐,以后得少跟她往来。”

    想想叶千栀为了她,做了多少事情,宋云婷不感激就算了,居然还背着人家,想要把人家的相公推给别人。

    许娇容是这件事的得益者,她自然不会反对,也不会替叶千栀说好话,可从这件事,就能看出宋云婷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种随时会在背地里捅人刀子的人,不值得深交,也不能深交!

    目送许娇容离开,宋云婷这才含笑往家里走去,只不过她刚刚走到院子里,就被人拦下来了。

    “你们干什么?拦着我?好大的胆子,敢以下犯上!”宋云婷被人拦下来,不让走,原本的好心情瞬间消失殆尽,她抬头,声音尖锐地喊道,只是话刚刚说出口,就看到了从远处走过来的宋宴淮,她脸上堆笑:“三郎。”

    宋宴淮从远处走来,衣袍空荡荡的,显得极其不合身,他神情憔悴,眼里布满了血丝,他目光锐利地盯着宋云婷,把她看得头皮发麻,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栀栀写给我的信呢?交出来。”宋宴淮打量了她半天,把她看怕了,这才开口。

    他声音很是沙哑,说完话,还干咳了好几声。

    宋云婷见他咳嗽,想要上前帮忙,只是她刚挪动一步,站在周围的奴仆就全都围了上来。

    被人这么盯着,她就是想帮忙,也只能打消这个想法了。

    “三郎,你身体不舒服,还是先回屋休息,这些琐事,我来处理就行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80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72章 信呢?,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