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宋宴淮,这样的他,让她感到陌生。

    恐惧从心底四处蔓延,直到全身。

    宋宴淮看宋云婷的眼神,让宋云婷心底发虚,让她不敢与之对视。

    “你做了什么事情,惹他生气了?”宋婆子把宋云婷从身后扯出来:“别躲着,有胆子做,就得有承受的能力,事情没闹出来的时候,你什么都有胆子干,现在怎么就没有承受的勇气?”

    “你给我站稳了,别往后躲,你要是敢躲,信不信他还没动手,我就先打你一顿?”

    “别以为老娘脾气好了,你就胡作非为,你要是做了错处,我照样收拾你。”

    “娘,您怎么可以这样?”宋云婷被宋婆子的一番话砸晕了头,她想过了各种可能,就没有想到宋婆子会是这种反应:“我做了什么事情,那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他好。”

    “你们不帮着我就算了,还怀疑我,还质疑我。”

    “你们还是我的家人吗?”

    说好的,家人之间无条件信任呢?

    “你说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好,那我问你,你跟许家接触,也是为了我好?”宋宴淮嗤笑一声,连姐姐都不愿意叫了,他拧着眉头道:“你做的那些事情,我都知道,只不过,我没时间跟你计较这些,我不计较,你胆子倒是愈发大了。”

    先前还只是在他们耳边敲边鼓,一直说许家的那位姑娘有多好,现在就不一样了,她都直接把人领回家来了。

    “你前几天去布庄定了好几匹的红布,人家问你,这些红布用来干什么,你跟人家说,咱们家里有人要成亲,我就纳闷了,二哥去年年底就已经娶妻了,宋羽他的未婚妻还没出孝,你现在准备红布,是不是早了点?”

    “还是说,你的红布根本就不是给宋羽准备的,而是你早就想好了,要把栀栀从这个家里剔除,然后把你满意的那个人塞进来?”

    面对宋宴淮的声声质问,宋云婷慌得不行,眼睛四处乱瞄,求助地看着宋婆子和宋老爹。

    在宋宴淮把这些事情一件一件摆出来以后,宋婆子和宋老爹就觉得自己没脸面对宋宴淮了。

    “许姑娘家世好,你娶了她,就有了得力的岳家支持,对你的仕途有益。”宋云婷见宋婆子和宋老爹没有搭理她,对她的求助视若惘然,害怕得不行,可她还是强自镇定,把早就找好的借口给说了。

    “没有得力的岳家,我也走到了这个位置。”宋宴淮冷声道:“男子汉大丈夫,想要什么,就该自己去争取,依靠女人,那不是成吃软饭的人了?”

    再说了,他也是吃了软饭的,只不过是吃叶千栀的软饭。

    要不是叶千栀帮助他这么多,他的仕途也不会这么顺利。

    水泥、水车,那都是叶千栀提供的方子,只是这种事情,没法对外公布,只能全都挂在了他的名下。

    “有捷径不走,那不是傻子吗?”宋云婷知道这话不好说也不好听,只得小声嘟囔着。

    别看她把声音压得这么低了,可是宋宴淮几人都听清楚了。

    面对死教不改的宋云婷,宋宴淮唯一的那点子耐心,也被她消磨殆尽,他冷冷地表示:“所以你为了走捷径,就把我给卖了?不知道你卖了一个什么样的价钱?能让你为了那点子东西,让我夫妻分离?”

    “你胡说什么?”宋云婷心一惊,眼瞳一缩,身子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额头上的冷汗,一下子冒了出来。

    “是胡说,还是事实,你心里清楚。”宋宴淮本是不想把话说的这么直白,可到了这一步,他不说不行了:“你背着我们去外面放了印子钱,借了你银钱的人,到了日子,没有银钱还债,你去请了人动手,谁知道动手的人力气大了点,直接把人给打死了。”

    “出了人命,你怕的不行,好在这个时候,有个人出来帮你,他要你做什么?”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随着宋宴淮的一字一句,宋云婷整个人都跌倒在了地上。

    眼前一黑,当日的情形再一次在她眼前回放。

    要说她是真的对叶千栀有意见,那是不可能的,顶多就是心里极度她,觉得她命好。

    她是宋宴淮的姐姐,有这样一个弟弟,日子应该过得挺不错的,事实上,来了京城,她的日子是一天比一天过得更好。

    特别是卢子安的事情解决了以后,宋云婷彻底放下了心。

    按理来说,到了她这个年龄,儿女都大了,也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操劳了,就该坐在家里享享清福,过松快的日子。

    可她的儿子没有成亲,在京城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娶媳妇的花销也不便宜。

    要给儿子娶媳妇,得有个落脚的地方吧?总不能让新媳妇也跟着他们母子住在宋宴淮这里。

    所以她绞尽脑汁想着买宅院。

    京城物价高,宅院更是贵的离谱,为了能够多攒点钱,宋云婷在‘有心人’的介绍下,知道了放印子钱这个办法。

    她手里有点银钱,不多,但是放印子钱的成本是够了。

    就这样,她利用这个办法开始谋财,谁知道后面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还闹出了人命。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宋宴淮冷冷道:“事情你都敢做,还怕别人知道吗?”

    宋婆子和宋老爹也被宋宴淮说出的*给吓到了,他们没想到,他们眼里乖巧的大女儿,居然背着他们做了这么多的事情,甚至为了一己私欲,还破坏他们夫妻的感情,让他们两人走到了如今这个地步。

    “你....你还是我们的女儿吗?”宋婆子瞪大了眼睛,颤声道:“你以前是那么善良的一个人,现在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她的五官没有变化,还是那么熟悉,可是做出的事情,怎么就那么让人唾弃,让人嫌恶!

    宋云婷站在原地,静默不语,对于这些事情,她没有辩解,也没有解释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9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74章 戳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