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云婷最在意的东西是什么?

    是宋羽!

    对她来说,宋羽是她的希望,是她下半辈子的依靠。

    宋羽是绝对不能出事的。

    刚刚宋宴淮说了这么多,宋云婷都不为所动,可现在当她听到叶千栀手下的人会报复她,会对她在意的人下手,她立刻就慌了。

    宋云婷跑到宋宴淮面前,哀求道:“三弟,你帮帮我,一定要帮帮我,小羽他不能出事,他是我的指望,是我下半辈子的依靠,你去跟栀栀说,我以后不敢了,再也不会了,你帮我求求她好不好?”

    “我替你求她?”宋宴淮冷笑道:“你让我怎么求?我连她在哪里都不知道,你让我怎么去找她?”

    “你们夫妻多年,她对你情深义重,一定不会如此绝情的对不对?一定会留有余地的对不对?”宋云婷急切道,心惶惶不安。

    “你们姑嫂多年,你不也做出了这些事情?”宋宴淮嘲讽道:“事情没有发生在你身上的时候,你不知道痛,事情落在了你头上了,你倒是知道痛了,可惜晚了!”

    “晚了?”宋云婷呆住了。

    宋宴淮扬了扬手上的信纸,脸色难看得不行:“栀栀特意托人送信过来,你为何要毁了?”

    “是许姑娘说,你们都分开了,这信就没必要给你看,免得你看了,心里难过。”宋云婷那时候一心就想着撮合许娇容和宋宴淮,自然是人家说什么,她立刻就照办了,半点犹豫都没有。

    “蠢!”

    被宋宴淮骂了,宋云婷也不敢说什么,刚才她倒是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可是到了现在,被宋老爹打了一通,又被宋宴淮骂,宋云婷才恍然觉得自己确实是挺蠢的。

    宋宴淮迫切想要知道叶千栀究竟给他写了什么,他丢下宋云婷,直直往外冲去,想要去找秦玉蝶,想问问她,叶千栀在哪里。

    他追了过去,扑了个空。

    秦玉蝶并不在,宋宴淮没有找到人,他失望而归。

    宋云婷被宋宴淮告知,说是叶千栀的人会对他们家的店铺动手,她担心得不行,等到宋羽回来的时候,连忙迎了上去,关心道:“小羽,最近店铺里忙不忙?”

    “还好。”宋羽回答道,看到宋云婷双颊红肿,宋羽惊了:“娘,您这脸是怎么了?被打了?”

    “没有没有。”宋云婷摆摆手道:“是吃了东西,过敏了。”

    宋羽是个男孩子,没有女孩子细心,宋云婷这么说了,他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便相信了。

    “你店里有没有人找你们麻烦?”宋云婷不敢把话说的太过于明白,只得有些含糊道。

    “没有,最近店里的生意可好了。”宋羽回答道。

    听到宋羽这么说,宋云婷便放心了。

    这一晚上,宋家灯火通明,宋宴淮坐在靠窗的位置,望着窗外。

    宋婆子端着安神茶从外面进来,看到宋宴淮落寞的背影,心疼得不行。

    “三郎。”

    宋婆子把安神茶放在了宋宴淮的手边,关心道:“你眼眶发黑,最近没休息好吧?喝点安神茶,晚上睡个好觉。”

    “娘,我睡不着。”宋宴淮扭头看了宋婆子一眼,难过道:“她不在我身边,我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劲。”

    “早知道会这样,我当时就不该说那些混账话。”

    “好了好了,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后悔有什么用?”宋婆子轻轻拍着宋宴淮的肩膀:“三郎,你对栀栀的感情,我们都看在眼里,想要求得栀栀原谅,有难度,但是咱们不要怕困难,要敢于面对。”

    “该怎么求就怎么求,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老话说,烈女怕缠郎,只要找了栀栀,你总会有办法的,对不对?”

    “可是我现在找不到她,一点消息都没有,秦玉蝶也不在。”宋宴淮情绪低落道:“栀栀写信过来,信上的内容一定很重要,可信.....”却被宋云婷毁了。

    叶千栀信上说了什么,谁也没看到,谁也不知道。

    宋宴淮不知道的是,宋云婷毁掉的那封信早就被人给换了,换了信的人就是许娇容。

    三天后,叶千栀按照信上所言,如约而至。

    到了约定的地方,从清晨等到了午时,从午时等到傍晚,宋宴淮一直都没有出现。

    当空中只余下了一抹残阳的时候,身后终于传来了脚步声。

    叶千栀以为是宋宴淮来了,惊喜地扭过头,入目的是一个陌生少女。

    身穿浅蓝色衣裙的许娇容从竹林外面款款走来,她站在叶千栀面前,冲着叶千栀嫣然一笑:“叶姑娘,我是许娇容,是宋大人的未婚妻,你写给宋大人的信,我们收到了,只是宋大人有事要忙,所以让我来赴约。”

    “您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就行,能办到的事情,我们一定尽力办,办不到的事情,我们想办法也会给您办妥。”

    许娇容一副女主人的姿态,说话的声音温温柔柔,可对于叶千栀来说,这声音如同如同一把利刃,直直插在了她的心口。

    叶千栀写给宋宴淮的信,内容很简单,只有两行字,约他见面,想要聊一聊。

    叶千栀怎么也没有想到,在短短时间内,在他们还没有和离的时候,宋宴淮就已经有了未婚妻,这个未婚妻还能替他来赴约。

    心被一把钝刀,一下一下割,让她痛不欲生,可叶千栀面对许娇容的时候,态度大方,说话的语气也不急不缓:“他能替我办的事情不多,你传句话给他,多谢他这些年来的照顾,往后余生,各自安好。”

    丢下这句话,叶千栀转身就走。

    她步子不快不慢,非常优雅地离开了竹林,她不想被许娇容看到她难堪的一面,或者说,她不愿意在宋宴淮新欢的面前丢面子。

    等出了竹林,彻底离开了许娇容的视线后,叶千栀突然呕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跟在叶千栀身后不远,保护她安全的几个婢女,见状,连忙跑了上来:“主子,您还好吧?”

    “没事。”叶千栀挣扎着站了起来:“不要担心,扶我下山吧!”

    最后一抹残阳照在了叶千栀身上,叶千栀望着夕阳的方向,苦笑道:“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9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76章 我是他的未婚妻,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