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回到暂时落脚的宅院,秦玉蝶已经等在那里了。

    见到叶千栀嘴角带着鲜血,一身狼狈,她连忙上前,扶着叶千栀,关心道:“主子不是去跟宋大人见面吗?怎么弄得如此狼狈?”

    “我没见到他,他差了他的未婚夫过来,跟我见面。”叶千栀顺着秦玉蝶的力气,坐在了椅子上,秦玉蝶倒了一杯水给她,叶千栀喝了水,这才道:“我还停留在过去,可人家已经从里面离开了,甚至连未婚妻都有了。”

    “玉蝶,你说,男人都是如此薄情的吗?”

    秦玉蝶摇摇头,一脸茫然道:“主子,我还没有喜欢过人,不知道喜欢人是怎么一回事。”

    “罢了,既然人家态度都这么明显了,我还妄想跟人家和缓关系,还想着我们之间的关系能恢复如前,真是自欺欺人。”

    叶千栀是个果断的人,许娇容的出现,叶千栀痛彻心扉,但是也清醒了过来。

    “主子,有件事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上次我送信的时候,我没见到宋大人,但是宋云婷给了我一张和离书,说是宋大人写的。”秦玉蝶一直都没有把和离书拿出来,她知道自家主子想要跟宋宴淮见一面,两个人好好聊一聊。

    她怕叶千栀看到了和离书会难过,就隐瞒了下来。

    她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觉得以宋宴淮和叶千栀之间的感情,他们两人见了面,聊开了,事情是有转圜的余地,可她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宋宴淮会没有来赴约,来的是许娇容。

    现在看到自家主子这么难过,秦玉蝶心疼得不行,也不敢再隐瞒了,只能把和离书拿了出来。

    叶千栀把和离书摊开,看到上面熟悉的字迹,眼泪扑簌簌地往下落。

    原来,人家早就给了和离书,态度早就摆出来了,是她自己弄不清楚状况,这才导致自己陷入了难堪的境地。

    “主子,是我的错,早知道,我就该把和离书拿给你。”秦玉蝶认错:“对不起。”

    “不关你的事。”叶千栀摇摇头道:“你不把和离书给我,是为了我好,和离书是从宋云婷手上拿来的,你那时候定然是在想,这件事宋宴淮或许不知情,或许还有转圜的余地,所以你才隐瞒下来。”

    秦玉蝶没有解释自己这么做的原因,当时叶千栀猜到了,她拍了拍秦玉蝶的手,安慰她道:“别有心理压力,这件事跟你无关,有没有这封和离书,我都是要跟他见面的。”

    她早知道这封和离书,她看到许娇容的时候就不会那么意外,也不会狼狈逃离。

    “玉蝶,你给我铺纸研磨。”叶千栀走到书桌旁,拿起毛笔:“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他给了我一封和离书,那我也该给个回礼。”

    叶千栀没有写过和离书,但是她看了宋宴淮写的和离书,她想了想,提笔写道:凡为夫妇之因,前世三生结缘,今生结为夫妇,若结缘不合,比是冤家,故来相对,既,二心不同,难归一意,快会诸亲友,各还本道,愿夫君相离之后,重遇佳缘。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写完以后,叶千栀把和离书晾干,等干了以后,让秦玉蝶折叠起来,接着她提笔写了一封简短的信,短短两三句话,不过是恭祝他喜得佳缘,再遇良人,还把断崖草放在了信里,言明,这是给他准备的贺礼,恭祝他和许姑娘,夫妻恩爱,儿孙满堂。

    “玉蝶,这封书信,等我离开京城以后,你再送去给他。”叶千栀把所有的东西都收好,交到了秦玉蝶手上:“最近这几天,我会把名下的产业重新整合,玉蝶,到时候这些产业一半交给你,另外一半,我托给朱辛月。”

    “主子,您这是要干什么?”秦玉蝶推辞道:“主子,没了宋大人,您还有我们啊!”

    叶千栀的话让秦玉蝶感到不安,她这种态度,说这样的话,给了她一种交代后事的感觉。

    “你别紧张,我就是想出去外面走走。”叶千栀解释道:“这几年,因为一些事情,我困在京城,动弹不得,好不容易现在重得自由身,我自然是要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想去外面走走,散散心。”

    “主子,那您还会回京城吗?”秦玉蝶紧张地问道。

    “等心情好了,自然会回来。”叶千栀颔首道:“我不是跟你们说过吗?有没有男人都不要紧,只要手里有钱,咱们女人的日子就不会难过。”

    “我的产业都在这里,我不回来这里,还能去哪里?”

    “那就好,我就怕主子一走了之,不回来,那我可不依。”秦玉蝶得了准话,放下心来,她故意打趣道:“主子,您在外面好好玩,要是遇到了长相俊美,合心意的少年,您也可以带回来。”

    “好,到时候要是遇到了合你口味的少年,我也顺带给你带回来。”叶千栀知道她不放心自己,所以故作轻松道:“到时候你可不能退还给我啊!”

    “有俊美少年陪伴,我哪里舍得退还给你啊!一定留着。”

    两人说说笑笑了好一会儿,秦玉蝶知道叶千栀身边除了她们,再也没有别人,也没有亲人,所以自告奋勇留了下来,陪她说话逗趣。

    有她陪着,叶千栀心情松快了不少。

    她是个行动力非常强的人,既然跟宋宴淮已经绝无可能了,所以处理起这些产业,她速度也非常快,跟宋云绮有关的产业,叶千栀直接把店铺转给了宋云绮,而供货的那些作坊,是秦玉蝶一手创办的,跟宋云绮没关系。

    肥皂那边的作坊,是叶千栀起头弄的,但是后续的事情是宋云绮在管,所以她就没要,直接给了宋云绮。

    店铺作坊切割得干干净净,这些事情全都是秦玉蝶在处理,叶千栀没露面。

    宋云绮几次推辞,还提出要跟叶千栀见面谈谈,全都被秦玉蝶挡了回去。

    等到事情处理完了,叶千栀借助楚家的渠道离开了京城,秦玉蝶这才托宋云绮把信送给宋宴淮。

    “宋姑娘,这封信很重要,希望你能亲手交到宋大人手上。”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9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77章 和离,离开,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