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大人怎么来了?您就不怕您的未婚妻看见了生气?”秦玉蝶提醒道:“这里是我家姑娘的地盘,您可别来,免得许姑娘再来找我们麻烦。”

    “未婚妻?”宋宴淮还没开口质问秦玉蝶,就被她话里的信息给惊到了:“我没有未婚妻。”

    “你有没有未婚妻,我不关心,我家姑娘也不关心,只是,你得管好你的女人,别让她出来乱吠。”秦玉蝶讥笑道:“我家姑娘是个讲道理的人,应对不来这些事情。”

    “栀栀呢?”宋宴淮没有跟秦玉蝶争执,他来这里是找叶千栀,而不是跟人讨论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我家姑娘不在,你要找她的话,还请排队。”秦玉蝶道:“近段时间,她都不在。”

    她找出了一本本子,翻了翻,随意看了两眼:“前面排了两百四十九个人了,你是第两百五十个。”

    秦玉蝶的态度不好,话里话外都在嘲讽他,宋宴淮眉头微微蹙起,对于秦玉蝶的态度,宋宴淮倒是不意外,他跟叶千栀的关系到了这个地步,秦玉蝶会给他好脸色就怪了。

    “我找她有事。”宋宴淮着急道:“急事。”

    “巧了,这些找她的人,哪一个不是有事?”秦玉蝶合上本子,冷着脸道:“宋大人,我家姑娘跟你已经和离了,你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了,你来这里找她,会让人误会的,宋大人不在乎自己的清誉,我家姑娘可不行,她还要嫁人呢。”

    秦玉蝶的这句话,宛如一把刀子,狠狠地扎进了宋宴淮的心口,他没法接受叶千栀的身边出现别的男人,一想到这个画面,他整颗心揪着疼。

    “秦姑娘,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宋宴淮急着找叶千栀,倒是没有认真听秦玉蝶刚刚说了什么,现在被她冷漠对待,这才回想起了他刚刚走进来的时候,秦玉蝶说的话。

    什么未婚妻?什么叫管好他的女人?

    他没有未婚妻,女人就更无从提起了。

    “事情你敢做,居然没胆子承认?”秦玉蝶对宋宴淮的行为愈发不齿:“我家姑娘约你见面,你不来就算了,还让你的未婚妻来赴约,你知不知道我家姑娘见到她的时候,有多吃惊和伤心?”

    想到那天的一幕幕,秦玉蝶对宋宴淮的恨意更明显了:“既然你有了新欢,坦白直言就是了,我家姑娘又不会扒拉着你不放,没必要搞这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小动作。”

    这次,宋宴淮倒是听清楚了,也明白叶千栀为什么对他避而不见,秦玉蝶用这个态度对待他了。

    “你误会了,我没有未婚妻,除了叶千栀,我谁也不要。”宋宴淮满心苦涩道:“不管什么事情,我都可以解释。”

    “晚了。”秦玉蝶嗤了一声:“摔碎的花瓶,重新粘起来,你觉得那还是以前的花瓶吗?”

    “花瓶的样子跟以前一样,大小花纹都一样,可花瓶上的缝隙,并不会因为粘合而消失。”

    秦玉蝶半点不松口,宋宴淮在这里磨了许久,都没能打探出叶千栀的情况,无奈,他只能先去调查未婚妻这些事情,打算等事情调查清楚了,再来找叶千栀。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宋宴淮一直都疑惑,他没有写和离书,为什么叶千栀给他的和离书上盖有官府的印章,这次调查,他才知道,宋云婷给了叶千栀和离书,叶千栀是拿着那封和离书去官府办了手续。

    除了和离书,许娇容假装他的未婚妻去他跟叶千栀泡过温泉的竹林相见,除了这些事情,他还发现,在他们夫妻这些事情中,有好几个人都插手了。

    除了谢令奕、许家,连当今天子都插手了,不然宋云婷拿出的那封和离书,从哪里来的?

    这封和离书不是出自他的手,他人也不在场,叶千栀是怎么做到把他们当年的婚书拿出来的?

    要知道他们成亲的时候是在老家,婚书也是在竹山县的时候立下的,婚书自然是留在了竹山县的衙门,他们要和离,也该回竹山县,可事实是,叶千栀一个人就把这件事给办了。

    要说这件事后面没有推手,宋宴淮不相信。

    事情调查清楚了,宋宴淮没有急着去找叶千栀,而是挑选了其中几个人开始清算。

    宋云婷是他的姐姐,宋宴淮于情于理都没法拿她如何,另外一个是当今天子,他能如何?

    所以只能找谢令奕和许家算账。

    谢令奕是江湖人士,跟宋宴淮斗了多年,双方的关系一直都是胶着,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没有明确谁更占上风。

    这次宋宴淮出了狠手,找了谢令奕不少麻烦,在找谢令奕麻烦的同时,宋宴淮也开始查找许家的过错。

    没有人敢明着说,自己是干净的,包括标榜自己是书香门第的许家,宋宴淮随便查了查,就找出了一大堆的错漏。

    他毫不客气直接在早朝的时候全都给抖了出来。

    许侍郎完全没有准备,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宋宴淮拿出来的证据,每一样都能把他钉死。

    宋宴淮抢了御史们的饭碗,这让御史们很是不高兴,他们很快也收集了不少许家的罪证,许家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一件件全都被抖出来了。

    许侍郎顾得了一件事,也顾不了这么多的事情。

    此时的许家,就如同一个筛子,随便动一动,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一件件全都披露在人前。

    许侍郎花了小三十年才爬到了这个位置,这些事情被抖出来以后,许侍郎就知道他这个侍郎之位是保不住了。

    他心里隐隐有个感觉,这些事情的处理结果出来,他轻则告老还乡,重则怕是这条命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事情最后的结果跟许侍郎预估的差不离,圣上看在他这些年兢兢业业的份上,倒是没有要他的命,可他这个位置是保不住了,圣上直接贬他去了北边的苦寒之地当县令。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9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80章 许家的下场,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