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许娇容没有想到,门房说泼就泼,她完全没有准备,被泼了一个正着。

    许娇容长这么大,还真的没有被人这么收拾过,京城的人,都讲究面子,哪怕再讨厌一个人,表面上也是不敢流露一二,不然就会被人说这个人不知礼数什么的。

    许娇容以前没少在暗地里使坏,被她算计过的人,叶千栀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她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在她看来,她也没有做什么,不过是说了几句让人误会的话,除此之外,她什么都没做。

    她来的时候,是傍晚,这条街上,不少人路过,看到这一幕,全都驻足,扭头往这里看过来。

    狼狈的一面,被这么多人看到,许娇容羞愤欲绝,恨不得直接挖一个地洞躲起来,只不过她来这里的目的没有达成,她就算再羞愤、再难堪,她都没有离开。

    门房可不管她要在这里站多久,泼完了水,直接就把门关了起来。

    大门后面,门房正在跟宋婆子说刚刚发生的事情,宋婆子听完后,有些不满道:“早知道她今天会上门,我就不该让人把粪水收走。”

    在宋婆子看来,泼洗脚水太小儿科了,对付许娇容这种没脸没皮的人,就该用粪水招呼。

    宋婆子语气里的可惜太过明显,门房和婆子一听,脑海中不由得把洗脚水转化成了粪水,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震惊两字。

    他们家的老夫人,还真的是与众不同,轻易招惹不得。

    “看来我得抓紧时间,去多收集点粪水,免得下次她来的时候,又没得用。”宋婆子自言自语道。

    就在她自言自语的时候,门外传来了马车的声音,宋婆子一听就知道是宋宴淮回来了,她连忙吩咐道:“把大门打开,让老爷进门。”

    她怕许娇容缠上宋宴淮,等门房刚刚把大门打开的时候,她顺着门缝就到了门外,刚刚站稳,就看到许娇容跪在马车面前,用力磕头,求宋宴淮高抬贵手。

    周围围着的吃瓜群众,看到这一幕,全都议论纷纷了起来。

    宋婆子看着这一幕,气炸了,不等宋宴淮出手,她一个箭步上前,拎着许娇容的衣领,把她从地上拎了起来。

    宋婆子做惯了力气活儿,别说一个一百斤不到的小姑娘了,就是再来个三十斤,对她来说,也没什么区别,她直接把人拎起来,丢到了一边。

    “许姑娘,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你害得我儿子夫妻分离,还不满足,现在又来搅风搅雨,你就这么耐不住寂寞?还是说,这世上,除了我儿子外,就没有其他男人了?”宋婆子声音又快又急,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求你高抬贵手,别再来祸害我儿子了,行不行?”

    许娇容不是想要利用自己处于弱势的处境来扭转局面么?

    宋婆子就是不让她如愿。

    别看她强了一辈子,示弱这种事情,她还真的没有做过,不过宋婆子是谁啊,稍微转化了语气和脸上的表情,就学得惟妙惟肖了。

    起码周围看热闹的人,在听到宋婆子说的话以后,全都站在了她这一边。

    一个破坏了人家夫妻感情,企图上位的女人,大家是唾弃的,原本还有几个人看到许娇容那娇娇弱弱的身姿时,内心有些动摇,总觉得这样的女孩子,做不出这种事情。

    “你们男人啊,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你看着她柔柔弱弱,不像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那就是大错特错了,这样的女人,才该堤防。”有个大妈见他们不相信,便以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事情为例子,讲给他们听。

    在大妈看来,这种柔柔弱弱的女人才可怕呢,她们当菟丝花习惯了,遇到了事情,不会想着想办法解决,就想着依靠男人。

    被大妈这么一科普,唯独几个站在许娇容那边的男人也倒戈了。

    对于周围的一切,许娇容都没有注意,她眼含眼泪,整个人娇娇弱弱地站在马车前,轻轻地啜泣道:“老夫人,红口白牙,您怎么可以张口就诬陷人?您说得这些事情,我都没有做过。”

    “没做过?”宋婆子冷哼一声:“你要不是包藏祸心,干什么要跟我闺女结交,干什么要来我们家玩耍?还把我儿媳妇写给我儿子的书信给调换了?”

    “你要不是早就盯上我儿子了,你会调换书信,会挑拨我儿媳妇和我闺女的姑嫂情意?会跑去跟我儿媳妇见面,还跟她说,你是我儿子的未婚妻,这么不要脸的事情,你都敢做,现在怎么就不敢承认了?”

    她做过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全都被宋婆子给抖出来了。

    宋宴淮身为男人,当街跟一个姑娘家掰扯这些事情,赢了对他名声也没好处,宋婆子就怕这件事影响到了宋宴淮,所以她完全不需要宋宴淮出面,她自己一个人就怼的许娇容无话可说。

    “我.....”许娇容咬着唇,红着眼睛道:“我那时候就是随口一说,谁知道她当真了,我真不是故意的。”

    “事到如今,你还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你要是指着我男人,对我说,他跟你有染,你说我信不信?”宋婆子呸了一声:“虽说我家老头子年纪大了点,长得磕碜了一点,但是对你这种缺男人的女人来说,他好歹还是符合男人这个标准的,你看上他,也正常。”

    “有些人啊,就是喜欢抢别人的男人,没办法,人家就是有这个嗜好。”

    宋婆子以前就挺损的,只不过她来了京城以后收敛了不少,现在被许娇容的所作所为气到了,一时不察,本性一下子就暴露了出来。

    “你....你.....”许娇容心毒,但她打嘴炮还真的是打不过宋婆子。

    “老婆子,你可别胡说,我连街边的花花草草都不多看一眼,更别说人了。”宋老爹听说了门口的闹剧,急匆匆跑了出来,谁知道刚刚出来,就听到了宋婆子那一番话。

    他一听,浑身的冷汗都冒出来了,就怕宋婆子真以为他背着她做了不道德的事情。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8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82章 有抢男人的嗜好,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