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雪球,你也想她了对不对?”宋宴淮轻声道:“我也想她了,很想很想。”

    雪球窝在宋宴淮的怀里,喵声喵气地叫唤着,似乎是在附和他。

    一人一猫站在院子里,宋婆子几人躲在了院子外面,看着宋宴淮和雪球说着话,宋云绮看了半晌,有些担心道:“娘,三哥和雪球在说什么呢?咱们要不要过去?他身体刚刚好一点,这样站在大太阳下,身子可受得住?”

    “以前栀栀在家的时候,雪球跟她最亲了。”宋婆子摇摇头道:“三郎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咱们不要插手,一旁看着就行了。”

    不管是谁,遇到这种事情,都承受不住,宋宴淮和叶千栀夫妻多年,两人感情笃深,他哪里能承受得住这样的打击?

    只要他不自残,没有做出伤害自己的行为,不管他做什么,宋婆子都是不会干涉的。

    宋宴淮抱着雪球,走到了叶千栀以前经常坐着休息的窗边,抱着它,一起坐了下来。

    叶千栀还在家的时候,雪球和宋宴淮是没法和平相处的,雪球是只爱惹事儿的猫,哪怕有叶千栀在一旁盯着,雪球时不时还是会犯错误,每次它犯错误,宋宴淮气急败坏就要惩罚它。

    关小黑屋,没收小鱼干,那都是习以为常的事情,雪球一开始的时候会害怕,但是后来这样的事情多了,雪球也就习以为常了,去小黑屋就跟回家一样熟悉,有些时候都不用宋宴淮出声,雪球见他进来,就乖乖躲进去了。

    反正关在小黑屋也不可怕,等宋宴淮离开了,叶千栀会来陪它。

    现在叶千栀不在了,雪球似乎也知道叶千栀离开了,它倒是乖觉地趴在宋宴淮的怀中。

    屋里处处都留下了属于叶千栀的痕迹,这把椅子是叶千栀坐过的,床幔是叶千栀挑选的,衣柜里有一大半的衣裳是叶千栀的,连空气中淡淡的花香味,都是因为叶千栀在窗下种了兰花,现在兰花开了,花香浓郁,房间离得近,若有似无的花香顺着窗户飘了进来,填满了整间屋子。

    这里是他和叶千栀住了好几年的院子,每一样物件都是叶千栀精心挑选的,每一样都是他们日常生活中用得上的。

    宋宴淮看着屋里的摆设,眼眶发热,眼泪涌了出来。

    这些日子,他一直不停地哭,眼睛已经肿起来了,他现在眨眨眼睛都费劲。

    宋宴淮回到京城的第二天,他就让人在家里摆了灵堂,以发妻的仪式,给叶千栀立了一个衣冠冢。

    叶千栀出事的这个消息,打了秦玉蝶几人一个措手不及,他们没有想到自家主子不过是出门散散心,一个人好端端出去,怎么就尸骨无存了?

    秦玉蝶不相信这个消息,她跑到宋家的灵堂大闹一场。

    面对她的吵闹,宋宴淮没有理会,他声音倦怠道:“我比任何人都希望她活着,好好活着。”

    事故现场他是去过的,茫茫大海,无边无涯,船只被旋风拍打得散了架,船上一百多号人,就只有一个人活了下来,能找到尸体的也不过十几号人,还有几十号人,连快碎布都没能留下。

    他一直都在祈求老天爷,希望叶千栀平平安安,可事故太过于惨烈,生还的几率太渺小,宋宴淮不知道她是否活着。

    或许叶千栀跟被救的那个人一样幸运,在事故发生以后,被路过的船只给救起了。

    宋宴淮不确定,他给叶千栀举行葬礼,不是他认为叶千栀不在了,而是万一她真的遭遇了不测,有他在这里给她举办法事,她的轮回路能好走一些。

    “就算你是好心,这件事也不应该你来办,我家姑娘生前就跟你和离了,你们不是夫妻了,你没有资格给她操办这些事情。”秦玉蝶站在灵堂前,据理力争:“我家姑娘的丧事,我会办,就不劳烦宋大人了。”

    “在我心里,她一直都是我的妻子。”宋宴淮跪在*上,后背挺直,他的视线落在了最前面的灵牌上,声音沙哑。

    “宋大人说笑了,我家姑娘跟你可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你啊还是别扯着我家姑娘不放。”秦玉蝶冷笑道:“我家姑娘活着的时候,清清白白一个人,去了那边的世界,也是清清白白一姑娘,你别扒拉着我家姑娘不放,抹黑她的名声,影响我家姑娘的良缘。”

    “她活着的时候,没碰到对她一心一意的痴心人,去了那边,希望她能遇到一个疼爱她、懂她的知心人。”

    秦玉蝶话里的意思很明白了,她就不乐意宋宴淮操持叶千栀的后事,恨不得立刻就把宋宴淮给丢出去。

    甚至为了*宋宴淮,她还特意说了这样的一番话。

    听得宋宴淮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拳头握得咯吱作响。

    “秦姑娘,你别说了。”要不是顾忌着秦玉蝶是叶千栀的手下,宋宴淮怕是早就爆发了,他强忍着怒火道:“我这辈子只有叶千栀一个妻子,以后,我不会再娶,身边也绝对不会有别的女人,也不会有异腹子,我的妻子只有叶千栀。”

    这番话,他说的是掷地有声,把灵堂内外的人全都给惊着了。

    秦玉蝶也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好半晌都没能反应过来,等她回过神,已经错过了绝佳反驳的时机。

    秦玉蝶扫了他一眼,哼了一声,倒是没有说什么,也没有表示自己不相信。

    她不*了,丧事自然是进行得顺顺利利。

    宋宴淮这边在办丧事,宫里的圣上也得到了这个消息,他轻叹一口气,有些唏嘘道:“天不假年,好好的一个美人,怎么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他惦记叶千栀挺长时间,前头他派了人去找叶千栀,但一直都没有叶千栀的消息,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叶千栀的消息,是个坏消息。

    叶千栀他是没机会得手了,圣上感慨一番也就过去了,翌日上朝时,圣上特意给叶千栀追加了诰命,还给宋宴淮放了长假,让他好好调理心情。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78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87章 我想她了,很想很想,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